• 第17章:人生若只是相遇(1)

    更新时间:2019-01-28 19:25:30本章字数:3117字

    如果人与人只是相遇,没有发生任何的情感,这个世界会如何呢?像空气还是流星?抑或是风与尘的碰撞?他与她之间相爱却不能相守,在命运的轮回里照旧是剪影!而她呢?失落的心是否可以停靠?

    陈梗美看着方世渊帅气的背影有点难过。

    她早就知道平日威风凛凛留级又跳级的他在某一天已经完全对她的好友倾心,致使她想要迈步时为时已晚!

    错就错在她太过于在乎名与利。好早好早的时候,她就对这位叛逆的留级生有了好感,连最好的朋友也不曾告知,只因为她不允许自己喜欢这样无上进心的男生。

    倘若她知道心意时便不再掩饰,或许还会在他心中占有一席之地吧!可如今就算瞎子也看得出,她是无望了。

    多可笑!年纪轻轻的她、学习超级棒的她、老师眼中乖宝宝的她、居然喜欢上了暗恋自己好友的人,并且还比他们都来得早。

    是谁说小屁孩不懂爱?该死的是那么准确。现在的她们也是年轻的,可是再也不是十一二岁的过家家兴致,她们懂爱了,并且还是人生中最重要的爱情初恋,没有人可以轻易改变、误导一个人的恋爱对象。即使以后不能走在一起,他们都将成为今生的依恋、、、

    爱上这样的人是对还是错呢?她还可以有努力的机会吗?他会给她机会吗?他能尝试接受她吗?还是她帮助他达成心愿会比效好?是了,他的目光自始至终都跟着小精在转,纵然站在他面前的是她,他的眼睛里也没有她的存在,别说会发现她的心中有了个他。

    她该帮他的!

    可是、、、心好痛!

    “别看了,世渊。由她去吧!很快她就会倒班,现在的她应该暂时不会回来了。”梗美强忍下心中的不甘,对愣看着街道的方世渊说道。

    “她什么时候下班?”方世渊淡淡地问,方才见到唐精后的眼中光彩迅速暗淡,没有转身回看说话的梗美。

    “大概晚上九点多,不会迟多久!”梗美有点感叹自己,此生注定了她必须趟这浑水。为了她、他、也为了好友。

    “我能在这里等她吗?”他继续道,看着唐精消失的方向,“我想和她说说话。”

    他想和她说话!他当然想和她说话。

    自从那件事后,两人整整三年不曾对话。以前小精会招惹他逗他玩,总想着要感化他;她自认为人本无辜,任何的喜怒哀乐都是为了掩饰心中的彷徨;所以,小精无数次告诉她,他还可救药的。

    可是,她发现错了吧?因为她终于明白他其实是清醒的,甚至比她自己还要清明。她一定后悔了自己的狠心,也后悔了不该去惹比自己清明的人!

    想到错,陈梗美才发现自己才是最错的一个人,她早该阻止的不是吗?嘲讽地笑着自己,原来错得最离谱的是她,后悔的也是她,自责的还是她。

    “你等不了的。十点后上冲关口会停止进入,你会回不了珠海的。”她诚实地提醒他,毕竟他晚上需要赶回宿舍的。“就算见到了,她今天一定也不会理你的,不如改天吧,改天我带她去找你。”

    “你懂我的是吗?”世渊忽地转身注视她,那眼神是那么地肯定,“你很聪明,不会不知道我如今的心情。我想她!”

    人生最悲哀的是什么?莫过于心上人对你说他想另一个女人吧!一根刺深深地插进陈梗美的心脏。“是的,我懂你。所以我知道怎样才是最好的安排,你也该比我还明白的不是吗?为什么还要坚持呢?”

    “如果我能够管住自己的话,现在还需要这样吗?”方世渊定定地看着梗美。她还留着学生式的齐肩短发,此刻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的智慧会比他好?她又用何种办法来骗她去探望他?

    “你不能管好你自己那又如何?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小精就那么笨任你猖狂?你就非要像三年前那样傲骨不可一世,然后再来独自后悔?”梗美咄咄*人。

    “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样,我没有后悔过。”

    “是啊,你怎么会后悔呢。你是这样的自负,甚至跟本不把我们这些俗子看在眼里,可你真的明白你错在哪里了吗?事情证明,如今的你还是不明白、、、,你不明白任何一个人的内心想法,你只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自己想干什么,然后就去实践,然后才会知道有了遗憾,却还是强调自己不后悔。”

    陈梗美快速地质问着他。她的确把他看得很透,所以才会深陷进去不能自拔。她对他的注意超出了正常的范畴,对他比对好友小精还要理解,她活该受罪的。

    方世渊有点意外,他不明白梗美为何这么激动,却终究不追原因。“那我腊月十二在女神像下等你,不管刮风下雨,我都会到!”

    这个高中生呀,他还是这样,还是这么地不可一世,连句谢谢都没有就跨步而去。他就这么笃定她,吃准了她会做这样一件无聊的事情?她完全可以不在乎,不用去管他的,可该死的是她不会这么做。

    “她一定会到的!”梗美高声应了句,心却有点发凉。这方世渊还真会伤女人的心,他就不知道对女生说等她是多么一件幸福的事情吗?

    可那个‘你’不是她。

    唐遥看着痴痴的女孩,无声地唉了一下。陪同她一起的建玲,肯定地道了一句。

    “美美喜欢那个靓仔。”

    梗美自沉寂中醒觉,惊慌地看向唐遥,“遥姐,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只是一会儿。进屋吧,别冻着了。”

    她们揽着她入里面,面面相觑,还是建玲先开了口。

    “刚才那个人是谁呀?来找小精的吗?他是不是喜欢小精?小精是不是不喜欢他?为什么不喜欢?”

    建玲疑惑地看着两人,不明白她们为什么都不作答。

    于她来讲,这再也正常不过了。都是十八二二的,难免内分泌作祟,然后就情情爱爱的。她不知道这是不是所有学医人的正常思维,但她能肯定这是医学上绝对存在的论点。

    有时她也满郁闷的,难道就因为她的头脑如此明确,才找不到她对上眼的或看上她的人?她也是人类好不好,难道还分医学上的人不产生激素?

    “遥姐,我不会因为这样而做出伤害小精的事来。”美美诚挚地对唐遥承诺。

    是吧,她不会的吧?无论如何她都会控制住自己的。

    “小美,我妹那么相信你,迫使我不得不也相信你。小精也许没有心机,但她的眼光看人很准,只是她老是口不择言,才会屡遭报复。”唐遥给大家倒了开水,顾左而言它。

    她想给她一些忠告。

    “我就算是背判我的父母,也绝对不会故意去伤害我的朋友。小遥姐,我知道你很疼小精,但是我对她的姐妹之情绝对不会逊色于你。我不能够给自己找到有利的证据,但是,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情是没有人能够拒绝的,你也一样。”唐遥断然地道。她不知道为什么如此按不住自己,这么的激动是为了什么?

    她心里强烈地不安,总觉得有事会发生,又理不清到底是为何。所以她是为了自己的烦恼而责问小美?

    “哎呀好了,你们就不要再吵。这是我的家,不许你们争个你死我活的!”建玲出来当和事佬。

    果然,两个女人成就一场架,至理名言啊!

    她非常讨厌女人们的勾心斗角,这也是她为什么放着公司的宿舍不住的原因,那里面有着太多的女生,总是为芝麻绿豆的事就吵起来。为了别人的头发长过自己的也能够眼红,这就是女人。

    “对不起,玲姐。”/“对不起,建玲。”,俩人惊觉是有点过份了,一致道歉。

    “好啦,大家和和气气的多好?全部都跟我去溜冰场去,迷死那些小子们,然后去接小精下班吃宵夜。”捂住将要出言的唐遥,打着胜利的手势,“不许拒绝我。难得我倒班,要是不陪我玩,全部滚出我的房子。”

    心里偷笑着想:小精骂人的话真经典,以后要多学学,免得被公司部门里的狐狸精给欺负得一愣愣!

    绚丽的霓虹逐渐笼罩逝去的黄昏,方世渊寂寞地望向对面店铺忙碌的身影。

    在唐精的店对面有家日式的餐厅,他隔着窗注视了她几乎整个下午,他计划着坐最后的一班车回去。

    摸上自己少了半截的右尾指,思绪纷纷,嘴角勾起纯情的一笑。

    其实他一点也不介意自己身体的破损,反而在她倔强地向他挥起那水果刀时,心里暗许着他们从此就会纠缠不清了。

    想着他们的未来,那弧度更是张狂。

    当她爱惹麻烦地在他身边转悠,他就在想,如果她愿意为了他而不顾自己的生与死,他就决定,将自己的未来交予她。一生一世为了她而活,照顾她,给她快乐,和她一起快乐。

    他的计划里没有算上有着大小四个老婆的爸爸,那个给他血统的男人,纵使他会将他的财产的一半分给他,他的人生里依然将他除外。

    他自小的孤独,因为小精而不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