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人生若只是相遇(2)

    更新时间:2019-01-28 19:25:30本章字数:3015字

    “好妹妹呀你怎么这么笨,这么好玩的溜冰居然学不会!”

    “就是,很简单的啦。笨小精!”

    四个花样的女人站在市政公园的溜冰场上,四周的男男女女高呼着飞来飞去,而唐精却要两边让人扶、后面给人推着才能前进。

    很不高兴被人取笑,可自己又这么不争气。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跟着舅父的舞狮队里学功夫,舞刀弄枪没问题,跟人耍功夫比武也常常胜利,可为什么偏偏对这离地心的圆球没辙呢?

    这三个女人居然玩到她下班了也不自知,还是她自己寻到这里来的

    “你们几个就不要再落井下石了,我已经够悲哀的,想玩的都玩不了。”

    “我们也很可怜好不好?放着那么多有活力的帅哥们,能看不能动!”身后的美美探着脑袋抗议。

    唐遥痒痒笑,建玲放开手原地摆了个圈,陶醉着。“咱们南国的冬季就是美呀,我爱这天气,玩半天了也不出汗。”

    旋转中美丽的弧度,让旁边的两个女人羡慕不已,纷纷离她而去。

    “好妹妹在旁边好好看着,自学成才啦,无聊的时候就帮我们相好对象喔。”建玲拉着两人离开,独留她危险地站在中间。

    远处的她们无比快乐,高吭的嘻笑冲击她脑海。也好,她本就不爱太亢奋的运动,这样的她们很疯狂。

    美美故意去逗弄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惊险连连,她给她拧了一把汗。建玲与姐姐更是被几个大哥哥围在中间唏嘘着。还好这是公共的场合,都是为了娱乐自己,不怕有太出轨的调戏。

    她小心翼翼地龟行着到场边欣赏她们的风姿,几次有男生来邀她出去玩都被拒绝。

    她不喜欢不相熟的男女聚在一起,这是从小自我保护的习惯,不会因霓虹的迷醉而改变!

    “嘿,美女!我来给你弹吉他助兴怎样?”从场边伸过一只手来轻拍了她一下。

    扭转头,她看到了白天的猪哥,怀里抱着个吉他。

    “好呀,你弹吧!”

    “你想听什么?我认识很多歌曲喔!”他对她猛抛媚眼。

    “你最拿手的,什么都行!”她敷衍着,不想和他有太多的牵扯。

    他莲花指地挠挠耳朵“嗯,那英的‘征服’好不好?”

    “好!”她转了头,冷漠地说着,不知道他什么表情。

    今天的她心情奇差。不只程明基走了,还因遇见了方世渊。

    她本以为她再也不会遇到他的!

    猪哥声音还挺好听的,她不由自主扭转了头,男子背对她靠着铁护网,单脚搭着小孔。

    一曲罢了,他自信地回头,见到她专心凝听着。

    “宋子明,酒吧驻唱!”柔柔的眼神,白净的面孔,有种带妖的美丽。

    唐精有点迷惑,这人正经起来还挺有气质的,“唐精,村姑一个。”穿过手与他相握,礼貌地自嘲。

    “你像公主,尤其向我笑的时候!”深怕她不信,还对天举手,“我从不说谎,更不会以此来骗女人。”

    噗嗤一笑“我没说不信呀,干嘛要这么紧张!”

    “可我怕你不信呢,我只怕你不信、、、”他有点深情地看她,惹得她警钟敲响。

    奇怪,现在的人都不懂什么叫做君子止乎礼的吗?

    “哎,酷酷的帅哥,再盯着眼珠要掉了啦!哈、哈、哈、、”唐精忍不住他的滑稽相,捧着腹部大笑,或许也有点沾沾自喜吧,试问哪个女子会不在意自己的美貌?

    “你等等。”

    宋子明快步走到付款区进场。他的溜冰技术很好,一个腾空旋转就到了她这里。学着西方绅士的风度,九十度的弯腰邀请。

    “美丽的小姐,请让我带你起舞吧!”

    现在由刚才疯狂的说唱曲变成了浪漫的抒情歌,但是唐精还是摇了摇头。“我动不了,你带不起我的。”

    “没关系,我有力气的。那吉它可是不轻的喔!”宋子明坚持着,欲主动强来。

    甩开他的手,她尖声高喊。“才不呢,会摔倒的是我,到时候痛的也是我,我才不干。”

    “没试过你怎么能这么肯定?”

    “说实话,你就长着一副让人信不过的脸皮,我不想让自己冒险。”

    唐精嬉笑说着,可宋子明还是有点受伤了。他以为她会与他一般的感觉,现在看来是他自作多情了。

    有种失望弥漫。

    远处眼尖的建玲快速来到他们身边,兴高采烈高呼“太过瘾了,好久没有这么过瘾咯。”

    见到失落的宋子明,安慰道“这位帅哥不要太丧气喔。你看这天都沉下去了,人也疲倦了,想玩改天嘛!”她鼓励性对他眨眼,令他又复苏了希望。

    唐精不理睬他们的自导自演,沿着扶手出场。分手时,那两人破天荒地特别热络。只是待宋子明走远时,建玲拉她到一边,无比神圣的对她道:

    “小精精,我这么够朋友,你一定要给我制造机会,否则绝交!”

    没错!她陈建玲就是看上了这么有才的公子。

    从她在远处听见那首‘征服’开始,她就决定她要的白马王子就是这样。

    也许这就是老天的安排,要不然为何她才唠叨完就出现一个这么对她味的对象呢?

    玲姐的假期很快就过去了。

    回来时,她装得若无其事,可依然逃不了唐精敏锐的双眼。

    唐精陪着她一起不语,不想弄坏她已平服的心,更不想因此而把她气走。其实她很坏心得希望她能留下来。毕竟,她早已厌烦来去匆匆的陌人,不想去面对新的人、事、物。

    希望终究是希望!老天就算听到了她的祈祷,估计也是放弃了她。

    对她好就意味着将要对别人不公,天也不好做啊!

    还是从老板娘口中得知了忙完春节的那几天玲姐就会离开。她不知道玲姐发生的事究竟是如何,但从那郁郁寡欢的脸来看,一定不会有好结果。默默地希望出奇意外吧,可玲姐还是不放过她,依然教会她面对险恶的世界。

    “啊精!你说对了,你真的说对了。”沉寂十多天后,她终于爆发了出来,发狠地胶着自己芊芊十指,委屈着盈泪,却又不甘心地拭去。

    “对不起!”都怪她乌鸦嘴,好的不灵坏得灵,她为何要激动得爆出来呢?好好的凝听,做个旁观者不就完了,就算判断力很精确也不能够由自己去伤害一个人呀!

    感情玲姐是和着血泪吞了,她不敢看向她,看向这个说话刻薄却又该死有理的乡下妹。

    她忘了自己也是出自乡下,而且山比人家的还多,这就是她悲哀的一面。她没有自知!

    “是我的错,居然听不出前女友暗藏的含义.”似要胶断自己的指才能解恨般,她用疼痛掩饰着。“真可笑,他说他没有结婚,我就以为我们会有以后。可谁知道居然会有这样笨的女人,还会给他生了两个孩子、、、”

    “玲姐,别难过了!”唐精心疼地搂着她,陪着一起伤心难过。

    女人要永远学会保护自己,才能不会被人伤害。就算没有人安慰、帮助、解困,也要勇敢面对自己的理念,莫要贪图一时之欢,犯下大错。

    “我是不是好傻?恋爱两年了才知道他是别人的爸爸,别人的男朋友。”她无助地看上唐精,希望有人告诉她,她没错,她真的没错。

    唐精握住她双手给她勇气,“没事的。如今的人很看得开,你会再找到自己的爱人。活出精彩给他看,然后让那女人知道,她跟错了人,也缠错了人,好吗?”

    “不,你不了解。他真的对我很好,他一定还爱我的。等我把孩子堕了后,他还会来找我、、、”

    “那是你活该了,我无话可说。”生气地甩掉她,她郁闷地懊恼。

    这年头是怎么了,尽有这些白痴女人?同时也让她明白了,永远不要同情别人,那是助人变蠢的毒药。

    唯有给她们最痛苦的事实,才能从深渊里拉上来。

    “小精、、、”玲姐还想冲她诉苦,被她伸手打住。

    “我不相信这世上有纯粹的爱情。情与天地同存,就脱不了柴米油盐和七情六欲。那种想要娥皇女英的男人简直就是禽兽。他可以选择自己的伴侣,就不能够看着锅里,吃着碗里的。那样的他还不如天天叫妓,夜夜笙歌,别搞什么感情出来骗你这种傻到极点的女人!”

    唐精连珠炮地数落着玲姐,益发思念他乡的程明基。

    看这个男人多好,他对高贵美妇的爱一定很深很深,否则为什么这么的不舍,这么的难过。玲姐的这个男人连他的一根毫毛也比不上。

    对女人不尊重的男人,猪狗都不如。

    “我很抱歉对你造成困扰,你说得对,他真的是个混蛋。可就是这样的混蛋给过我快乐,这快乐让我选择原谅他,陪在他身边、、、”

    声音越来越低,直到淹没不见。

    时至如今,那快乐远远比不上现在的痛苦。她独自面对的还有很多,今后的路很崎岖,却无人可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