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乞丐?

    更新时间:2019-01-29 16:05:10本章字数:3070字

    “啊……”白云飞挣扎着爬起来之后找到一根柱子靠在一旁坐了坐了下来,略有些迷茫的看着周围的环境阵阵疼痛穿透心底他的脸越显惨白一丝丝汗水从额头流了出来。

    这是一所破旧的房子,有百十平米大小,房间之中有五根粗大的定梁木,自己便靠着的便是其中的一根四周的围墙也有很多裂纹给人一种历尽沧桑而一股微风便能将其吹倒的感觉,抬头望去那房顶已经残破不堪已经没有多少瓦片遮挡只有一些破草铺盖在上面时不时便有灰尘伴随着那一缕缕燥热的阳光从穿过房顶的缝隙缓缓落下。

    白云飞苦笑一声略带一些无语的说道,“别人穿越我也穿越,别人穿越不是什么达官贵族就是武学天才,而我却是称一个残疾的乞丐,贼老天我跟你有仇么?”说着右手向天空竖起一个食指,发泄着心中的不瞒。

    看着血迹已经风干的双腿白云飞又是一阵苦笑虽说前生学过一些医,但是却没有深入对于这骨折还真没有什么办法,找到一些粗树干从身上扯下一些布条做了一下简单的包扎。

    抚摸着自己那略略疼痛的胸口说道“既然老天给我一次从来的机会我变不能再碌碌无为,一定要闯出一番天地来,还有既然我接管了你的身体那这些仇将我替你去报!”

    “你醒了?”就在白云飞感慨万千的时候从房间外传来一道苍老而又沉稳的声音,白云飞循声望去只见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走了过来。

    这老者长相很平常一张大众脸满头雪白的头发,全身上下穿穿着破烂的衣裳,而最为特别的是他用那带着手套的双手端着一个破碗走了进来,一阵阵药味在空中弥漫。

    “您是?”白云飞轻声问道看着这位满脸慈爱的老者他实在是不能和那群凶神恶煞联系到一起不过因为这件事情后心中却阵阵的警惕着要知道现在的他可以说是满城皆兵了。

    “不用担心我不是坏人,我只是这里的一个老乞丐罢了,要不是白羽大善人的话我也活不到现在”老者在那褶皱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将破碗抵到白云飞面前说道,“苦了你这孩子了,把这药喝了吧,可以止痛的,对你的伤口会有好处的!”

    听到老者的话白云飞脸色一僵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老者眼睛略有些湿润了,所以没有听出来老者话中的语病来而且老者的举动令他想起前世那个已经过世很久的爷爷,接过药碗他一口喝下良药苦口一股股苦涩的味道从舌尖传到咽喉最后流到肚子中,良药虽苦但是苦不过他的心。

    看到眼睛红润的孩子老者深吸一口气拍了拍白云飞的后背喃喃自语道,“白羽大人是一位多么伟大的魔法师可是没想到遇到如此厄运这到底是造的什么孽啊!”

    听到老者的话白云飞的双眼不知不觉更加湿润了,哇的一声抱起老者大哭起来,“爷爷……”不是他想哭而是他这副只有十多岁的身体脑海中那一股记忆在作祟。

    看着哭泣的少年老者将他紧紧抱在怀里轻轻拍着脑袋说道,“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一些,这一切都会过去的,以后有爷爷呢!”

    过了许久之后白云飞停止了哭泣不过心中却是骂翻了天,“这具身体不是我的么?为毛我还会哭?”

    但是脸上却没有丝毫变动将眼泪擦拭干净露出一丝天真的笑容说道,“老头爷爷请容许我这么叫您!放心吧我已经没事了,我要好好活下去,虽说我现在没有任何能力了,但是我要看着我的仇人比我先死!”

    听到白云飞的话老者一愣这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说出来的话么?看样子这孩子真的受到很大的打击,精神都有些问题了。

    转眼间便是几日白云飞的双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不再那么疼痛。

    只是被打断双腿而不是挑断脚筋而又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所以不能再向正常人一样正常行走但是拄着拐杖还是没有问题的。

    既然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他便时不时陪着老乞丐出去乞讨,日子久了他自己也习惯了之后不用再老乞丐的陪同下也能自己拿着碗行走于大街小巷之中。

    走累了便来到一家酒楼外停了下来,歇息片刻有时候偶尔店小二会送碗水有时候会有人给个馒头,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偶尔他会看看手中的那枚木质的戒指,这枚戒指不知道是用神材料制成坚硬无比。

    记忆中这枚戒指是他的父亲留给他的不过到底是做什么的他便不知道了。

    随后他问过老乞丐不过按照他的说法这可能就是一枚普通的雕刻戒指而且他也不知道这枚戒指是什么材质做的。

    这一天他正打算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的时候一身穿黑色魔法长袍的男子急冲冲的冲他身边而过险些将他撞翻,还没等白云飞开口大骂便被那魔法师眼中露出的寒光噎了回去。

    男子也消失在人群之中看着他离开的方向白云飞用手摆弄着破碗中的那几个银币低估道竖起中指,“不就是一个魔法师么?有什么好神气的,等爷学了魔法之后让吃不俩兜着走!”

    不过没过多久那魔法师转身走回来把白云飞吓了一跳暗道不是这小子听到我的心声了吧。

    不过在他乱想的时候那魔法师突然开口而他的呻吟略带深沉还有一丝冰冷“小子站住!”

    白云飞闻声四处张望发现周围并没有什么人随后指了指自己轻声疑问道,“尊贵的魔法师先生您是在说小的么?”

    魔法师没有回答他的话双目紧紧盯着他从上倒下看的白云飞心中直发毛片刻后魔法师将目光定格在他左手手指上的戒指皱了皱眉头问道,“这么戒指是谁给你的?”

    “这个是小子的父亲留给我的,不知道魔法师先生有和问题?”白云飞下意思抬起手,心理暗道这戒指不会是宝贝吧。

    “你父亲留给你的?”魔法师目光从戒指上离开之后再白云飞身上停留片刻。

    “既然是你父亲留下的那就要收好,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么戒指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说着白云飞看了看戒指不过等他抬头的时候却发现那位魔法师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样子这枚戒指真的是一个宝贝!”想着想着他便靠坐在石狮旁边坐了下来细心观察这这枚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戒指。

    酒楼小儿见此也没有驱赶他,因为这乞丐以前的父亲为了这个城镇做出了很大的贡献虽说没有城主那样但是几乎可以说是说受到很城中很多人的尊敬。

    “哎呦!快来看啊这不是白家的大公子么?”这时一位身穿长袍的少年走过来说道,在他的身后还有两人。

    听到少年的话周围行走的人脸上露出鄙夷之色,而这少年确当做没看见一般走到白云飞面前居高临下的说道,“小乞丐叫声爷爷这一金币就归你了!”

    听到少年的话白云飞抬起头望去记忆中对这个少年极为不齿,这少年乃是安其拉三股势力之一的林家大少爷林傲跟他同岁但是别看林傲年纪小但是平时欺男霸女,有一次被他碰到了两人还因此打了一架,而且白羽生前与这林傲的父亲也是死对头,他可以想象白羽的死便和林傲的父亲有很大关系。

    “好吧,我是你爸爸的爸爸的爷的孙子,我的乖重孙子!”看着林傲白云飞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当他的话说完之后周围看热闹的人顿时一愣随后发出轰然大笑。

    看着周围狂笑起来的众人林傲也刚刚反应过来,脸上一阵通红犹如火烧一般满身怒气“你个杂种,也敢骂我你这个臭乞丐!”说着抬起右脚向白云飞脸部踹去,白云飞只是双脚残疾而不是双手所以那林傲悲剧了。

    “啊!!!!”惨叫声不断响起。

    只见白云飞一个侧身躲开林傲的攻击之后双手死死的抱住他的右腿张开大口猛然向他的小腿咬去,痛的他惨叫不已另一只脚急忙像他脸部踹去,不过不论林傲怎么拷打白云飞他也没有松开自己的嘴最后经过几分挣扎之后俩人便被林傲的随从分开。

    隐约之中可以发现有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从白云飞嘴中涌动着。

    “你这个疯狗!”看着白云飞留着鲜血的嘴林傲捂着自己被咬的小腿肚子心中略有些心有余悸,不过更多的是怨恨,然而疼痛却占据了所有现在的他恨不得将眼前这个男子杀掉已结心头只恨。

    白云飞擦了擦自己的脸,将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用舌头舔了舔嘴角上的鲜血双眼露出一丝野狼一般的寒光,要不是因为这里是大街上他早就扑过去咬断对方的喉咙。

    他本来就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但是不等于别人骑在头上拉屎也不还手的人,他的人生格言你给我一粒米我还你一代,但是你踹我一脚,我定让你躺在床上。

    “林傲这欺负人的本事越来越高了!”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从众人身后传来一阵悦耳又优美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