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月龙轩

    更新时间:2019-01-29 16:05:11本章字数:3106字

    时间就在弹指之间过去了,白云飞静坐在窗口抚摸着手中的戒指望着外面碧蓝色的天空轻轻叹了一口气,算算时间这已经是他来到这陌生世界的第二个年头。

    在这这两年之中他学会了隐忍,学会了低调,学会了凡是不那么张狂,但是不等于输掉了他心中的那份倔强,输掉心中那份对于整个大陆的渴望。

    而这两年之中他经常会做一个梦,但是梦之中的景象却是完全一样的,他梦见自己站在条巨大的水塘旁边,水塘周边粉红玉器搭建而成四周有高大的琼楼玉宇,是不是有仙女一样的人在空中飞过,一个个人脚踏飞剑的仙子在水池上方穿行,好像剑仙一般,好像神话之中的世界一样。

    这个梦一只围绕在他的心头,因为这梦就好像真实发生过一样,而且他是他亲身经历过的,不过时间长了之后他就没有在理会这件事情只是把它当成一场梦而已。

    除了那个梦以外这两年之中最大的收获便是那枚戒指,两年的时间让他对这枚戒指了解了许多这是一枚空间戒指,其中的空间无限大,但是还有些其他功能现在的他只能用出一小部分。

    便是从戒指之中撤出两条银丝,在银丝之上笼罩着一股强大的生命气息,但是如果说是银丝倒不如说是琴弦更加贴切一些,不过按照他的猜测两条银丝不是他的底线,说不定这枚戒指可以制造出一张无形的琴。

    两年前的某一天夏天华正式将燕尾琴交给他之后便不再教导任何关于魔法或者音律上的事情,用他的一句话就是“我已经将我的所有都交给你了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去教导你得了!”

    随后他便只留下一句话小隐隐于林大隐隐于市,从那以后白云飞便天天带着燕尾琴到街上乞讨,因为没有储物戒子所以便将燕尾琴背在身后。

    乞讨累的时候他便会将琴卸下抚琴弹上一首,刚开始只有一些闲暇的人前来听曲,偶尔也会给上一些银币渐渐的人更少了不是因为他弹的不好而是因为这些人已经听腻了,不过白云飞也不着急开始试着将魔法融入乐曲之中,随后他每天在老地方弹奏一首,他的客户可以说越来越多了。

    “老李你也来了!”一身穿灰色麻衣的老者看着旁边那满头白发的老者笑着说道。

    “你不是也来了么!”另外以为馒头银发的老者笑了笑继续说道,“原本我以为自己活不过一个月可是没想到那天来到这里听到这乐曲好像使我的顽疾化解了一些!”

    白云飞看着身前的两位老者笑了笑有礼貌的说道,“两位爷爷今天怎么这么早?还没到时间呢!”这两位便是他的常客自从那日自己讲魔法融入琴音之后两人基本上就会天天来,三人基本上都混得很熟了,不过他也只是知道这两位老者一个姓李一个姓王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你小子,两位爷爷来陪你聊聊天不可以吗?”哪位姓李的老者露出一丝和蔼的笑容说道。

    “可以这么不可以,不过既然两位爷爷都来了我就破例一回为两位爷爷弹奏一曲!”说完将琴放到双膝之上闭上眼睛,看到白云飞的动作两位老者相视一笑闭上双眼。

    再说白云飞双手扶弦脑海之中出现一座座群山一条条河流鸟儿在空中飞舞“噔!”琴音想起随着琴音出现的还有一层淡淡而又透明的光芒向四周扩散,周围行走的人无不停下脚步细细聆听这琴曲的玄妙。

    高山流水可以说是辅助魔法类有安神的效果,然而这时如果有魔法师前来一定会惊讶起来因为白云飞使用的真是已经失传的精神系魔法,因为这股强大的琴音完完全全可以影响到一般的魔法师。

    听着旋律两位老者渐渐睁开双眼看着沉醉在乐曲之中的白云飞相视一眼摇了摇头,“这么一个大好年华,这么一个乐律天才竟然受尽如此之苦。”

    “老小子你就放宽心吧我敢打赌此子定不是池中之物!”两人笑了笑点点头再次闭上眼睛,聆听眼前这少年给他们带来的美感。

    许久之后白云飞睁开眼睛发现除了眼前的二老,其余的人还都沉浸在乐律之中难以自拔,这令他大感奇怪要知道平常人听到词曲之后定不会比施法者醒来的早,不过他也没有想太多而是在想如何才能挣到更多的金币,因为他想到一个曾经在前世的满大街可以看到的乞讨方法。

    片刻之后周围的人渐渐醒来发现身体舒服了很多很上的疲劳也消失了,开始纷纷向白云飞身前的罐子里面放银币,就这样他乞讨的到银两也越来越多,随后他每天来到固定的地方弹奏几曲这样既可以练习也能得到更多的钱财,就这样他坚持了整整一年可以说是风雨无阻。

    一年后夏天华将他手中的钱取走盘下了一家茶馆从此这爷俩二人也算过上稳定的日子,不过茶馆的位子刚好是在他乞讨的旁边没有变化以来喝茶的人倒是越来越多,而他也只是每天下午弹奏两首曲目罢了,不过令他奇怪的是那两位老者再也没来过。

    然而因为生意越来越火爆夏天华也雇了一些其他的乐师,在白云飞休息的时候弹些小曲供大家欣赏。

    “小越这是什么地方?你带我来这里干嘛?”一位长相秀气的男子看着身边的男子问道。

    “我说你哪来那么多问题?我带你来的当然都是好地方了!还有别叫我小越!”被称为小越的男子对他挑了挑眉满脸不愿意的说道,“好了我们到了!”

    男子抬头看去这是一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茶馆,“月龙轩!?有意思!”男子笑了笑说道。

    “有意思的在里面呢,走了对了先给你透漏一个秘密过段时间不是有个令你头疼不已的乐师比赛么?在这里可能找到解决的办法哦!”小越再次说道。

    “哦?如果是这样那真的要进去看看了!”

    “夏叔我来了,老地方!”小越大步走进来对着柜台说道,顿时惹得周围一震白眼

    “是越爷啊!地方给你留着呢!”一旁的小二急忙将他领到一处靠窗的地方便离开了。

    几分钟后被称为夏叔的老者拎着茶壶走过来说道,“你小子来到我这就不消停,不知道我这里不许大声喧哗?”

    “忘了忘了,再说这不是给你带来一个客人吗!”小越猩猩的笑了笑指了指身边的男子说道。

    “夏叔你好!”男子对着老者笑了笑。

    “客气了,既然来了就等等吧,马上就到时间了,我也去看看那小子准备好没有!”老者笑了笑对身后的小二摆了摆手说道,“给这两位家一些果盘花生!”便离开了。

    “怎么样?”小越看着身边的人说道。

    “还不错,此地优雅而又宁静周围这些都是一些贵族吧,不过这跟乐师比赛有什么关系?”男子疑惑的问道,“难道这里有人弹奏乐曲?”

    “算你对了,看样子你真的是孤陋寡闻了,咱们安其拉城虽说不算是什么强势之地好歹也是一方小霸主连傲视与狂龙帝国都不敢雷池一步,但是每年却因为这乐师比拼输掉多少东西你算过没有?而这月龙轩的少掌柜子便是这两年崛起的人物,而且听说他对乐律认知已经出神入化了!”小越将手中的花生皮扔掉盯着男子说道。

    “真的假的?不会是骗钱的吧!”男子疑问道。

    “我就知道你不相信,之前我也是抱着你这想法来的,不过来了之后我便知道我错了,他的琴声真的可以说是出神入化了,不然你以为我拉着你来这里干嘛?”小越鄙视的看了男子一眼随后又看了看不远处的那道屏障。

    男子听完他的话右手轻轻敲打着桌面露出一副沉思之色。

    “小子准备好了吗?”夏天华看着坐在窗口的白云飞问道。

    “老头我想问你如何将七系魔法融入到琴弦之中?”白云飞所问非索答的问道。

    “你现在的心境不够根本不能达到等你什么时候达到中级魔法师了便能初步融合了!”夏天华沉思片刻说道。

    “哦!”白云飞请哦一声推着轮椅与夏天华离开房间。

    “小子你现在是什么等阶?”路上夏天华问道。

    “你猜呢老头?猜对了我明天给你弹奏一天怎么样?”白云飞嬉皮笑脸的说道。

    “得了!你小子嘴里没有一句真话。”这两年之中夏天华侧地领略到白云飞的无耻与不要脸的能力了。

    “开始了!”小越听到屏风后的声音说道。

    “你怎么知道?”男子再次问道。

    “你看周围的反映就知道了,还有就是这少掌柜做的是轮椅!”小越满脸惋惜的说道。

    “轮椅?他是?”还没有他说完便听到一段优美的乐符从屏风后传出来。

    “这……轻音流水优美圆润没有十多年的工地是不能到达这种地步的,真想现在去会会他。”男子起身便要过去。

    看到男子那惊讶的表情小越嘻嘻的笑了起来,急忙将他压制下来。

    “不可……”

    听到小越的话男子便再次坐了下将心平静下来继续体味着乐曲中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