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真相只有一个

    更新时间:2019-01-29 15:51:16本章字数:2378字

    “丁扮,你怎么样?”

    那几个小混混根本都不理窦文祥的死活,冲过来向着丁胜问道,丁胜也是被摔的有些七荤八素,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我没有事。”

    他说了这话之后,又止住了有两人想要去追王思远的意图,“你们不用追了,那小子太厉害了,我不是他的对手。”

    天哪!

    他这话说出来,四个手下都惊得呆住了,要知道丁胜向来在拳脚上都是不服人的,这一次说得如此干脆,显然是心服口服。

    真看不出来,这外表斯文的王思远,竟然有着这么大的能量!

    丁胜想了一会,就这样坐在晕过去的窦文祥背上,打起了电话。

    王思远离开了上岛咖啡之后,叫了辆车回到医院,此时由于院长的表态,门口的人群已是少了许多,不过那美丽的女主播还在门口继续着她的播音,

    “距离陆天翔院长承诺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我们相信,任何不符合职业道德的行为,最终都会水落石出,而相关的责任人,也一定会被法律严惩的。”

    正说到这儿,突然间一个身影挡在了她与摄像机的面前。

    “你在做什么,知道这是现场直播吗?”美丽的女主播名叫夏雨,她不虞竟会有人做出这样的事情,一时间,好看的大眼睛中,满是怒意。

    “小姐,你口口声声的职业道德,但是这件事情,你真的调查清楚了吗?若是没有调查清楚,就妄下断言的话,我对于你作为新闻工作者的职业道德,也是感到极大的怀疑啊。”

    王思远的这些话说出来,让夏雨更加气愤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赶紧让开。”已经有工作人员上前欲要拉开王思远,可是他们如何用力,也根本拉不动王思远分毫。

    王思远的神情平静,那一双如同能够看透人心的眼睛,就这样盯着夏雨看着,甚至都让她有了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

    “难道说,真的是我弄错了。”

    夏雨的心中想着,这件事情,是有人向他们电视台提供独家消息的,虽说她并不知道具体是谁提供的,但是事情的真实性,可是连台长都确信无疑的,这才让他们有了这独家率先报道的机会。

    但是眼前王思远的一席话,还有他的眼神,好像有魔力一般,却让她生出了怀疑。

    王思远看出了夏雨心中的动摇,正想着再说些什么,目光一转,却望见了有一个拉低了鸭舌帽,走到了医院里面,他的左手拿着一张折起来的报纸,里面好像是藏着什么东西。

    “不好!”

    直觉上,王思远感受到了一种危险的来临,他也不再多说,而是一个箭步,向着那个人追了过去。

    “真是神经病。”见到王思远离开,一位摄像师低低嘟囔了一句,然后向着有些发呆的夏雨打了个招呼,

    “小雨,不用理他,这种人我见得太多了,就是想出风头呗,我们继续播。”

    夏雨却并没有回应,呆了一呆之后,却仿佛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向着医院里面奔了过去,

    “你们跟我来,追上他。”

    随着她清脆甜美的声音响起,长长的马尾和裙摆同时迎风飘荡了起来。

    前面的那人走得极快,王思远虽说不断拉近了距离,然而还是没有追上,他远远的看到那人奔行的方向,正是往重症监护室的方向。

    待到那人奔到离门极近的位置之时,王思远离他却还有十米的距离,他甚至已然望见了,正在重症监护室内,皱眉思索着病情的林嘉仪。

    前方那人的左手扬起,一道寒芒闪耀了起来,也让王思远的心中,猛的一抽,连忙大声的喊道,

    “嘉仪小心!”

    这话一说出口,他的身体腾空而起,一脚踩在走廊上的椅子上面,另一只脚便重重的踩在了一个人的头顶之上,借着这两下的力道,他的身体好似离弦之箭,正正的飞了出去。

    “是王思远的声音,他终于回来了。”

    林嘉仪心中一喜,但是显然未能理会到王思远这一句话之中的含义,她猛的一下抬头,望见的却不是王思远,而是一个拿着薄薄长刀、戴着鸭舌帽的男子。

    “你这个无良医生,我砍死你。”

    他怒吼一声,一刀便砍了过来。

    “啊!”

    林嘉仪惊得大叫一声,下意识的向后躲去,然而身后却已是没有太多的空间。

    间不容发之际,王思远掏出了一个硬币,一指飞弹,这硬币如流星飞腾,正中那男子持刀右手的腋下。

    疼痛让他挥刀的方向有了变化,一下重重的擦着离林嘉仪的袖口,劈在了桌面之上,发出了颤巍巍的声响,虽说只是割破了袖口的部位,然而那紧贴着她手腕的冰凉,还是让她的心如风中的叶,有一种无力飘落的感觉。

    而偷袭她的那个人,显然是不甘心自己的计划被破坏,又大吼一声,奔着朝她所在的位置,再度冲了过来。这动作让她的身体一软,下方的椅子也再坐不住,要向后摔倒了过去。

    但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却比那人更快,一脚踢中了他的面门,而后,如大鹰一般的落在了林嘉仪的面前,伸手便搂住了即将摔倒的她。

    “没事了,一切都结束了。”

    王思远的低低话语响在林嘉仪的耳边,不知为何,让她有了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她不由自主的抱紧了王思无的肩膀,抽泣了起来。而在这个时候,保安也都冲了过来,将那人给制伏在地。

    “无良医生,我要砍死你。”那人一边挣扎着,一边大声的喊骂着。王思远搂着如小鸟般无助的林嘉仪,眼望着前方的一片混乱,心中却是一片的平静。

    夏雨也在这个时候,赶到了这里,她的眼睛望着前方不远处搂着林嘉仪的王思远,不知为何,心中却是一颤,泛起了一片小小的涟漪,还有一种涩涩的感觉在心中蔓延着。

    但她好歹是有着好几年的工作经验,很快就平复了心情,开始实时播送起现场的情况起来。

    王思远的电话恰在这时候响起,是王若依打过来的,接通电话之后,里面响起了兴奋的声音,

    “王大哥,太好了,你没有事了吗,刚才可是将我给吓死了,那些人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我没有事。”王思远的回复,一如既往的淡定,

    “对了,若依,我要你查的东西,你查到了吗?”

    “查到了,药品科内的重金属无素并不算多,我仔细的查了一下,有一包砷有过打开的痕迹,经过称重后发现,比库存要少了一些。”

    “那就是这个原因了,谢谢你,若依。”

    王思远立起身来,朗声说道,

    “我已经可以确定,这是有人蓄意弄出来的一个阴谋,但是真相只有一个,而且,在我治好了病人之后,便可以找到了。”

    他的这一句话,让整个喧闹的现场刹那间变得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望着那个缓缓步入重症监护室的身影。

    “他真的能够做到吗?”

    林嘉仪望着王思远的背影,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