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凌夏回想

    更新时间:2019-02-01 21:10:30本章字数:2256字

    凌夏转身就出了皇宫,想起自己与仲文仪的合作,自己第一次认真的想着到底合不合适,分析心中的利弊。由此可见,凌萱的一番话在凌夏的心中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也可看出仲文仪与凌夏的合作并不是坚不可摧的,虽然在凌夏的心中只打开了一点点的裂痕,但是至少是个好的开始。

    当凌夏从御书房出来已近夜幕,他站在隐蔽的城楼角上,看着整个朝歌京城华灯初上,依旧繁华喧闹,心中的却是心绪难平。回想自己在被迫来到朝歌之前,自己也是四楚的三皇子。

    想起刚刚仲文仪高高的坐在帝座上,不容人侵犯的唯一威仪,气势磅礴,那种指点江山的气势,不许人挑战的权威,手掌天下大权,是那么的不可一世。而自己那时是站在一个下属的位置。

    凌夏想到刚刚仲文仪言语中的责怪和语气中的驱使,想想在即哪还有一个皇子的高贵,俨然成了一个随时被人差遣的下属,心中真是无比的憋闷。自己曾经也是离那个位置最近的人,几乎是顺理成章,唾手可得。

    但是最终一切都是跟自己失之交臂,自己也是从云端跌倒尘土里,是那种可以任人摆布的尘土,现在更是有家回不得,有国归不得,还是供人差遣,虽是合作,但是地位却是悬殊,自己的心中更是有恨难平有怨难述。

    作为四楚的三皇子,身份亦是何等尊贵的。自己的母妃亦是四楚的皇贵妃,在后宫之中与皇后并肩分权,协理六宫。

    他想到在自己年幼之时,母妃长相并不是多么的出众,但是其性格温婉和善,善解人意,才华不输当朝大儒,母家更是书香门第文人世家,外公在朝中担任丞相之职,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母妃身份显赫又有才学,本是一个洒脱的女子,但是最后却成了制衡前朝后宫的一个牺牲品。

    外公对虽是书香门第,但是对母妃的教育并不是古板僵硬,条条陈规的约束,而是让母妃在接受基本的文学教育之后随心发展。所以母妃的性格是比较活泼开朗的。

    别人家未出阁的小姐们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即便出去也是保护的很是严实,丫鬟护卫一堆这就不用说了,要不是结伴是根本就可能出来的,怕沾染上流言蜚语,污了自己的清白,影响了母家的名声。

    外公对家族名声虽是看中,但也不是古板固执的,因为不可能用僵死的教条把人逼吧。

    相对别人他更是相信自己孩子的品行,出门采买什么的这点事不会拘束他们的,即便沾上什么流言蜚语,外公也是相信自己人的,正所谓清者自清。

    虽然母妃是个活泼跳脱的人,但是从未放肆行为,外人多半也是忌于丞相的权利没有诬陷的事发生在母妃的身上。

    母妃本意就是做个潇洒的女子,不受束缚,外公也是不想约束母妃才会给母妃很大的空间。

    女子终究是要家人的,咋母妃适婚的年纪,外公家并没有像别人家的名门望族机急忙着给自己家的闺女寻找良缘,即便有人鼻子尖上门提亲,只要是母妃不同意的都会回绝掉。但是最终也当不掉某些居心不良的人惦记上了。

    在母妃刚成年的那年,四楚皇帝就下旨妃丞相家长女为四妃之一的贤妃,身为臣子,君命不可违,圣旨已下,就不可能抗旨了。

    按道理说丞相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位高权重了,不必要在后宫巩固自己的权势地位,外公就更不会有此想法了,因为四楚先皇驾崩之前就下了谕旨说道“四楚在,文家有子世代为相”这是给文家家族生生世世的荣耀,也是束缚文家的枷锁,到最后也文家覆灭的根源。

    到了这一代文家没有儿子,外公其实也早就对权势没有太多的留恋,但是文家几代享受四楚的恩宠,对文家人形成了根深蒂固的报国和效忠的思想。

    外公本是想到了晚年就退下,给年轻人一些施展的空间,但是没人相信外公是真的能放下手中权势,以为那是对外界的一众说辞罢了。当然那些有心人士视文家为劲敌的人就更不可能相信了。

    文家这代无子,只有两个女儿,外公是觉得几代承君恩宠到这代是该结束了。而且文家男人世代钟情,一生无妾只有一个妻子,而且文夫人在生下小女儿的时候,因为年龄偏高在生产且难产时伤了要害,终生无法再育。

    文家人曾经怀猜测过是不是有人蓄意伤害文家夫人在生产时难产,因为文家夫人虽然年龄较比一般普通生育的女子年龄是偏高些,但是一直保养的很好,外公当时更是担心夫人的身体吧京城最好的大夫请到府中暂住。

    所有的饮食药物甚至是衣服都是要经过很详细的检查的,虽说不是生儿子,但是外公对文家子嗣很是看重,不管男女,更是忧心夫人的身体才会如此百般的照顾。

    即使千万倍的小心,结果在生产时还是损伤了身子。

    外婆也是个很大度的女人,知书达理,待人宽厚,母妃就是遗传了外婆的性格。生育只有因为没有为文家添丁自责不已,曾经一度的想要给外公纳妾,但是都被外公严肃的拒绝了。

    但是的外公正值壮年,若是纳妾的话是绝对会儿女成群的,但是文家男人几代都是专情的,即便没有儿子来延续香火或继承父业,外公相信都是有因果关系的,所以也没强求。

    在外人看来就不是那般了,甚至会猜测外公是在等个时机,更是有不实传言说外公其实早有外室,甚至育有一子,但是碍于文家夫人,不想打破相敬如宾的和谐场面才没有承认的。

    其实真真假假外公并不在意,因为外公自己洁身自好,自己做的事不一定要每个人都知道,流言止于智者,但是却阻碍不了有心人的挑拨,昏庸之人听了留言就会信以为真的。

    至少四楚国的皇帝就相信了,否则也不会那么迫不及待的下封妃圣旨了。

    当宣旨的太监到达文府时,对别人来说封妃是莫大的喜事,甚至说的家族的荣耀,但是对于文府而言这道封妃圣旨是一把架在文家人脖子上的刀。

    看着满院的赏赐彩礼,文家人脸上没有想象中的喜悦,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布满了哀愁和无奈。

    在宣旨太监宣读完圣旨厚,母妃脸上没有高兴也没有过多的哀愁,反倒是外公一脸的愁容,因该是他深知自己女儿的脾性,并不适合宫中生活,而皇上的册封也并不是惦念文家的功德,反倒是威胁自己的一把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