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终见总裁

    更新时间:2019-02-02 11:27:55本章字数:2051字

    “不知道。”保安摇头。

    许棉的眸子越发的暗淡了。

    “不过我听说今天公司有个重要会议,你可以在这里等等看,万一运气好,碰上新总裁也说不定。”保安的话重新给了许棉希望。

    “谢谢你,谢谢。”许棉感激的不住点头。

    弄的保安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不用谢我,我工作职责所在,不能放你进去。”

    “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这个消息对她来说真的很重要。

    “你要是冷的话就进保安室坐着,总裁的车牌号我知道了,他来了我就叫你。”保安人很好。

    许棉摇头。“我就在这里等着吧。”

    “那好吧,要是冷的话就进来,我叫夏晨。”保安说道。

    “谢谢你,我叫许棉,许就是那个许,棉就是那个棉。”

    “哈哈,这个介绍好有趣,第一次听说,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挺有趣的人。这是我们新总裁的车牌号,你拿好了,千万别说是我给你的。”

    许棉苦涩的笑,以前跟秦迹在一起的时候,她的确是个很有趣的人,可是现在秦迹不在了,她也就不会笑了。“谢谢你,夏晨。”

    “应该的,我妈说能帮别人就帮一把,不少块肉,自己也开心。”

    夏晨进去了,许棉就靠着栏杆等啊等,一辆辆车子驶过来,放下人之后又开去了地下车库,却没有一个人是赫连总裁。

    手里那张薄薄的纸被雨水打湿,车牌号早已经背的滚瓜烂熟。

    蓦地,一辆银灰色限量款的劳斯莱斯魅影从远处驶来。

    冷酷的车新线条,裹着优雅的银色光感,被雨水冲刷的越发的精致,像是不败的帝王,缓缓向她驶来。

    她又确认了一遍手里的那张纸条,然后快速冲向雨帘中。

    雨下的很大,她根本没办法看清楚车子的速度,她只知道要拦住那辆车子,才能救爸爸。

    十米,五米,两米,一米……

    “吱嘎!”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冰冷的机盖撞上她的身体,许棉顾不上腿上的擦伤,跑到车窗旁,轻敲车窗。

    在后座上慵懒的小憩的男人,缓缓的睁开那双冷魅的眼眸,对司夜说道:“怎么回事。”

    “有个女人拦了我们的车子。”司夜边说边降下车窗,看清来人,表情微微一滞。

    许棉见车窗被打开,赶紧说道:“您好,我是赫连集团财务主管许毅的女儿许棉,我想跟赫连总裁谈一谈。”

    “许棉。”后座的男人,眯起眼眸,幽深的黑眸里隐藏着浓烈的火焰。他细细咀嚼这两个字眼,六年了,这个名字早已经刻进了他的骨子里。

    司夜面容严肃,看着许棉,刚想说话,却被后座的男人打断了。“开车。”

    “啊?好的,东家。”司夜接了命令,想要升起车窗。

    许棉见状,想都没想,就把手伸了进去,车窗毫无预兆的夹到了她的手。

    司夜吓了一跳,赶紧又降下车窗,焦急的询问道:“小姐,这很危险的。”

    许棉完全听不进他的话,“拜托你,我想见一下你们总裁可以吗?我真的有事找他。”

    司夜叹气。“小姐,每天想要见我们东家的人成千上万。”

    “不,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是来找你们总裁算账的!”许棉忽然大声的说道。

    “算账?”司夜愣住了。

    “是,你们总裁污蔑我父亲挪用公款,我是来找你们总裁算账的!”

    许棉的声音很大, 路过的人纷纷看向这边。

    银色的劳斯莱斯魅影里,到处笼罩着危险萧寒的气息。

    赫连祭的冷眸眯了眯,前座的司夜不知道要怎么处理,面前的这个女人是……

    他只能求助后座上的男人。“东家。”

    赫连祭眼底血腥浓重,可脸色却漠然的毫无变化。“这点事情都不会处理,你应该回炉重造了。”

    司夜吓得满头冷汗,赶紧升起车窗,开车朝着大楼前驶去。

    许棉忍着腿上的疼痛快步跑着追上去,可是人究竟是没有车快,很快她就被甩开了。

    许棉没有放弃,跟夏晨要了几张纸,写上大大的一行字,怕雨淋湿了,又一圈一圈的缠上透明胶带,举着大字报,重新回到雨帘里,跪在大楼的前面。

    人来人往,车来车往。

    很多人么看了一眼,却因为上面的字纷纷离开。

    大字报上用黑色娟秀的字迹写着:赫连集团总裁黑白不分,让主管做替罪羊,下落不明!

    这样的字眼,还真是胆大。

    18楼总裁办公室里的赫连祭,升起落地窗前的百叶窗,漫不经心的看着窗外的这一幕。

    楼层太高,他看不清上面写着什么,可是那个倔强的背影,就算是化成灰他都认得。

    许棉,六年不见,你还是跟当年一样倔强。

    可是,你的倔强如今在我看来一文不值。

    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一个秦迹爱你。

    秦迹死了,被你亲手杀死的。

    “叩叩叩”

    门,被轻轻的叩响。

    赫连祭坐回老板椅上,没有开灯,任由昏暗的光线将他吞噬。“进。”

    司夜走进来,手里多了一沓资料。“东家,这是许毅的资料,还有公司最近出的一千万公款被挪用的资料整理。”

    “我没有让你调查这些。”冷冽萧寒的眼眸里,掺杂了夜的不可探究。

    司夜赶紧颔首。“抱歉,东家,我只是觉得许小姐再这样闹下去,对我们公司的形象很不好,更何况您刚接手赫连集团,传到老总裁的耳朵里,可能会有不妥。”

    赫连祭讥诮勾唇,“司夜,你不擅长撒谎。”

    司夜额头上不停的有冷汗冒出,不敢吭声。

    “下去吧。”他摆了下手。

    “是。”司夜转身,想要赶紧离开这里,再待在这里,他怕会被这里的低气压给闷死。

    “等等。”赫连祭忽然叫住他。

    司夜疑惑的转身。“东家。”

    “资料放下。”

    “啊。好的。”司夜愣了片刻,把资料放到桌子上。

    司夜走后,赫连祭淡淡的扫了一眼桌子上的那沓资料,手指轻轻摩挲着那些纸张,唇角忽然勾起,隐藏在昏暗光线下的双眸越发的幽暗,邪魅的脸气势逼人。“我很期待,在这里见到你,许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