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每年和女神表白一次

    更新时间:2019-02-02 11:27:56本章字数:1993字

    顾西城故作轻松的耸耸肩。“跟我想的一样,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会被你拒绝,所以我以后每年都跟你告白一次吧,这样时间久了,我可能就习惯了。等我老了之后,我也能特别自豪的跟我的孩子们说:我被我的女神拒绝了一辈子。”

    许棉被他的话逗笑了。“你连老婆都没有,哪里来的孩子。”

    “我可以领养。”顾西城笑道。

    许棉又不说话了,低头继续喝粥。

    蓦地,她抬头看着顾西城。

    “是不是想通了,想要做我的女朋友了?”顾西城问道。

    许棉翻了个白眼。“顾西城,你单身是有理由的。”

    顾西城也不反驳,嘴角挂着坏笑。“许棉,我说真的,我真的还不错,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

    “不了,你那么好,要留给值得你爱的人。”她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道。

    顾西城靠着椅子坐着,他今天在外面找了她一天,脚上的鞋子都湿透了。

    “西城,你能不能把手机借给我用用,我想给我妈打个电话。”她有些担心。

    顾西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她。“除了男人,打给谁都行。”

    许棉笑了笑,拨通了一串号码,上面写着“丈母娘”三个字。

    顾西城有些尴尬的笑,“我为了方便记忆。”

    许棉也不说什么,听到电话里母亲的声音,心都安定了下来。“妈,我是棉棉。”

    “西城找到你了吗?你们现在在哪里?”许琴的声音满是焦急。

    “妈,您别担心,我和西城在外面吃点东西,今天一整天都在赫连集团调查,所以没顾上吃饭,您今天身体怎么样。”许棉觉得自己就是个罪人,一直不停的在跟母亲撒谎。

    “你就别担心我了,西城已经帮我找了住的地方,有西城在身边照顾你我就放心了。你见到你爸爸了吗?”

    许棉咬着唇,“还没有,今天一整天都在忙着调查,明天公司会安排我跟爸见面的。”

    “不是误会吗?那为什么你爸还不能回家?”许琴很担心许毅的高血压犯了。

    “妈,这是正常公司的程序,爸是公司的财务主管,事情调查清楚之前,要隔离的,这是为了避嫌。”

    “我是不懂什么避嫌不避嫌的,我现在很担心你爸的高血压,明天你去看你爸的时候我也一起去吧,顺便把药带给他。”

    “都需要买什么药,您告诉我,我去买就好,现在爸是特殊时期,所以只能去一个人。您和我爸都老夫老妻的了,我都六年没见过我爸了,这个机会好歹要让给我吧,妈。”许棉尽可能放轻松语气。

    “你这孩子,嘴巴跟你爸一样贫,那我把药名告诉你,你明天带给你爸。”

    “好。”许棉说完,面前已经多了一张纸和笔。

    顾西城向来细心。

    许棉感激的朝他笑了下。

    许琴说了几个药名,临挂电话的时候补了一句。“棉棉,明天你跟你爸说,我在家里等他回来,陪他下棋,以后下棋我都让他赢”

    “嗯,好。”许棉的眼眶红了起来,许琴和许毅的感情一直很好,这么多年两个人也没有红过脸,吵过架。

    她跟秦迹在一起的时候就想,将来她和秦迹也要像他们一样。

    挂了电话,手里的那张纸已经被顾西城拿在手里了,“这些交给我,你负责好好休息。”

    “不用了,我自己去买就行了。”许棉伸出手,想要把那张纸要回来。

    手心里突然多了两颗药丸。“吃了药早点休息,明天我陪你去见伯父。”

    “不用了,明天赫连集团会派人来接我的。”

    “正是因为他们派来的,我才更不放心。”顾西城的脑海里在酒店门前遇到赫连祭的场景,一直盘桓不去。

    “嗯?”许棉没听明白他的意思。

    “早点睡吧,我就在门外,你要是有事就叫我。”顾西城帮她倒了一杯温水,放到床头柜上。

    “嗯,好。”许棉看着他走到门口,忽然又叫住顾西城,“西城。”

    顾西城转身。

    “谢谢你。”她对他是真的感激。

    顾西城微微笑了下。“下次叫我的名字,我希望是同意做我的女朋友,而不是谢谢。”

    “不正经。”许棉和顾西城已经认识九年了,两个人曾经是好朋友,现在也是好朋友,可是也许是因为长大了,关系好像渐渐远了。

    顾西城坐在医院的走廊里,给北城第一私人侦探关泽修发了一个短信:帮我查一下赫连家族的全部资料。”

    “收到。”关泽修很快就发来短信,他向来话少,作为侦探这是必备要素。

    豪庭盛世的私人房间里,赫连祭驻足在落地窗前,眸色如浓墨晕染,刚刚接许棉走的男人是顾西城,有意思。

    他不过是下楼是取点东西,就看见如此有意思的一幕。

    许棉,你的魅力还真不小,跟初恋男友上床,让爱慕你的男人在外面等待。

    他轻笑着,那笑容没有半丝温度。

    门,被轻轻的敲响。

    “进。”

    门外,专属客房服务员站在门口,有些怯怯的开口:“东家,您有什么吩咐。”

    “把钢琴抬出去扔了。”赫连祭的语气森冷无温。

    “啊?好。”服务员吓了一跳,这架钢琴不是新买的吗?这就扔了?

    服务员迅速联系好了工作人员,两个男人穿着鞋套走了进来,一个人抬着钢琴的一角。

    赫连祭透过落地窗反射的影子,看着他们抬走了那架钢琴。

    刚刚他在上面要了许棉,她竟然是第一次,这些年她都没让男人碰过她?

    钢琴从房间里被抬出来,刚好碰到从外面赶来的司夜。

    “夜少。”工作人员礼貌的颔首。

    “钢琴要送去哪里?”司夜记得这个钢琴是前段时间刚买的,价格不菲。

    “东家说要丢掉。”

    “丢掉?”司夜一愣,想了想又说道:“送到东家别墅的地下仓库里,别告诉他。”

    “好的,夜少。”

    “叩叩叩”

    他敲响赫连祭的房门。

    “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