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没什么意思

    更新时间:2019-02-02 11:27:28本章字数:2064字

    唐且的话,不能不令江小暖多想。但同样的,她也不敢去多想。

    有些事情,知道不说破,是一种明智的举措。而且,她不觉得,唐且还会对她存在念念不忘的情况。

    倒真不是瞧不上自己,而是从实际角度来说,她没有什么值得让唐且好惦记的。

    车子行驶到别墅,停稳后,唐且率先下了车,绕到另一边,亲自帮江小暖打开了车门。

    她这才后知后觉,满脸呆愣的下了车。

    看着面前庭院式的别墅,她大脑还没转过来,有些无措的两手相握,吞吐道:“带我来这儿干嘛?”

    江小暖之前的情绪还没有理好,所以对于唐且当时所说的帝景也自然是没有多注意。

    现在自己人已经在这儿,这般问,又显得很怪异,但是不问,也很怪异。

    走到门口的时候,大门从里面被打开,一中年女子慈善的脸带着笑,说:“先生您回来了。”

    唐且点了点头,回头瞥了眼还站在原地,没有动静的江小暖,轻声:“进来吧。”

    “哦哦”

    随即小碎步赶忙跟上唐且,在安姨的目光注视下走了进去。

    安姨起初在看到唐且身后的小姑娘时候,还是有些惊讶的,随后便是了然的笑了笑。

    坐在沙发上的江小暖内心很是忐忑,别墅内装修简约却不简单,每一处都透露着设计师的别有用心的想法。

    “你休息会儿吧,有需要的你就叫安姨,我还要上去处理点事情。”唐且说完就向楼上走去。

    江小暖蓦然起身,有些不安的看向唐且,恰巧的撞上他投来的目光。

    听见身后传来的动静,唐且不解的回头,就看到江小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唇边勾着笑:“怎么了吗?”

    “我……”面露难色,江小暖想说的话哽在喉间,她心中已经知道自己把这话说出来会有不好的结果,可是——她还要说:“我想回去。”

    果不其然,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唐且的脸色就沉了下来,相较于之前柔和的眼眸也冷了起来。

    他走下了楼梯,走到了江小暖的面前,淡淡说道:“小暖,你知道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江小暖心中不是滋味,一时间竟然觉得自己这样很不厚道,前一刻还受人家安慰,转眼自己好了就一脚把别人踹开。

    见她没有回应,唐且叹了口气,落座于沙发上,继续淡然道:“虽然之前说过,不再和你联系,但是今天看到你在路边哭的那么伤心,我还是做不到置之不理。”

    看了一眼时间,也不再过多的坚持什么:“安姨的手艺不错,留下来吃个饭吧,吃完饭我让司机送你离开。”

    江小暖下意识看了一眼时间,这才刚过两点,不用想唐且说的也应该是晚饭,而她早饭吃的晚,这会儿也不饿。

    心下也明白,唐且已经做出了让步,如果她在固执的说什么,必然会让氛围显得尴尬。

    末了,点了头,算是同意的。

    唐且见状心里像是松了口气,便没有说什么,去了楼上忙自己的事情了。

    江小暖一个人在客厅有些无聊,对于电视这种很多年都不怎么用的家电,她怎么都提不起兴趣。

    倦意涌了上来,她又不好意思直接地找安姨说她想睡觉,索性靠在沙发上,心想就小眯一会儿,就一会儿,最后整个人都躺在沙发上,与周公幽会去了。

    安姨端着果盘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江小暖睡在沙发上,惊讶之余又不免有些心疼,见唐且没有在客厅想必是去了楼上,也便没有去打扰他,自行找了毛毯盖在了江小暖身上,免得她睡感冒了。

    唐且忙完事情下来的时候,就看到一副难以来形容的场面。

    睡姿不雅的某人横躺在沙发上,原本身上盖着的毛毯已经大半的掉在了地上。

    安姨看到自家先生站在楼梯口,看着客厅中的人儿,虽然表情称不上好,但是那双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先生,要叫这位小姐起来吗?”

    “你去准备晚饭吧,我叫她起来。”

    走到沙发边,却是将毛毯捞起来,又盖在了她的身上。

    眸光凝视着她,包含了太多了倾情愫,最终却只化为充满柔情的声音:“小暖,起来吧。”

    江小暖转了转身子,嘟囔了一声,并没有醒过来。

    唇边溢出一抹浅笑,不是很忍心打扰,还是要叫她起来,毕竟吃饭还是需要按点的。

    “小暖”又叫了她一声。

    江小暖好看的眉皱了起来,很是不满意有人打扰她睡觉,却是睁开了眼睛,入眼发亮的灯光让她发懵。

    这是哪儿?她是谁?他又是谁?

    “该吃饭了”笑容蔓延开来。

    江小暖听到唐且的声音,整个人猛然清醒,终于是反应了过来,她在唐且的房子。

    只是……一想到自己竟然在沙发上睡着了,发红的脸上温度又升了几度。

    她都不好意思去面对唐且了。

    “我去餐桌那边等你”

    把地方留给江小暖,唐且知道她现在是不好意思了,也不挑破,不得不说,江小暖在某些事情上,脸皮还是很薄的。

    手指摩挲着质感良好的毯子,心中不禁感慨,这一条毛毯得多少钱呀!

    起身叠好了毯子,将其放在沙发上,她问了卫生间的位置,去洗了一把脸。

    害怕唐且等的急了,赶忙过去,坐在莹白的桌前,看着上面丰富的饭菜,散发着惑人的香气,满满都是一种“家”的感觉。

    江小暖真是觉得自己饿了。

    可是自己怎么说也不是主人,哪儿好意思先动筷子。

    唐且执筷开动,递给了她一个眼神,后者乐呵乐呵的也拿起筷子开始开动。

    江小暖没有吃饭时候说话的习惯,她喜欢全身心的和食物交流。

    而唐且自幼的家教告诉他食不言寝不语,自然而然也不会说话。

    所以餐桌上只有两人吃饭发出些许动静,再无他声。

    吃饱喝足后,江小暖心满意足的放下了筷子,抬起头,正好瞧见唐且在擦嘴。

    又忍不住感叹:优秀的人,连擦嘴都显得不一样。

    “对了,你是什么时候回的国?”

    唐且的手一停,看向江小暖的眼神悄然发生着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