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这般厉害

    更新时间:2019-02-02 11:27:29本章字数:2037字

    江小暖在服务生送上茶水后就为自己倒了一杯,不疑有他的就喝了下去。

    在包厢内又坐了一会儿,突然觉得身体有些不对劲。

    江小暖脸色随即一变,心中的不安顿时扩散开来。

    立即站了起来,想要迈步离开包厢却不想自己刚抬腿就觉得身上的力气一时间像是被什么抽走。

    直接的瘫软在地上,幸亏包厢地上有铺着触感娇软的地毯。

    她不天真,已然料到了是要的那杯茶里有问题。

    有些虚的扯了扯嘴角,心中已然把自己骂了一个底朝天,以往总告诉自己凡事多留一个心。

    如今倒是松懈了,被人下了套。

    如果这事和陆晨没有关系,江小暖不解自己怎么就被盯上了。

    虽然只要朋友叫她出去玩,她没有事情的话都会应约,印象中自己也并没有招惹什么人。

    怎么好端端的就被摆了一道。

    有人说排除掉所有的不可能,剩下那个即使在不可思议也就是真相。

    更何况,如果是陆晨对她下手,倒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

    只是她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让她有一些意外又觉得可笑。

    说到底,大家都是俗人。

    身体越来越觉得热,喉间发渴的让她难受不已,四肢无力,理智也在慢慢的抽离,她现在就是想要爬到包厢门前,都是困难,更何况她还想要拉开那笨重的门。

    即便知道希望是微乎其微,但是江小暖还是不得已的在内心里抱有一丝希望,不甘心就这么被陆晨报复。

    唐且推门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江小暖无力的趴在地上,而在墙壁上的暖色灯光的照耀下,她巴掌大的小脸上漫着不正常的嫣红色的景象。

    双眸微微发暗,唇角却不由自主的微微上扬。

    之前陆晨笑的富有深意,告诉唐且准备了一份逞心如意的礼物送给他。

    见他自信满满的样子,唐且原本不予搭理的心情也染上了一丝好奇。

    不知晓是什么能让陆晨说的那么信心十足的样子,自己这前来一瞧,心中的感觉倒也是复杂了几分。

    他上前来到江小暖面前,伸出手将她从地上捞起来,扶到沙发上。

    江小暖大脑昏沉,已然失去了大半的意识,浑身无力,有人扶着她,自然而然的就将全身的重量寄托于其,根本就没有精力在意来者是谁。

    唐且的大手覆在她的身上,冰凉的手掌触碰她发烫的皮肤,烫到的不止是他的手,同时也烫到了他心脏的某一处。

    “唔……”

    冰凉的感觉让江小暖下意识的叹谓一声,娇弱无力的声音引人遐想。

    不由自主的想要更多,身体都微微挪动靠近。

    唐且俊美的眼眸中闪过很多情愫,手向下挪去,滑至她的腰际间,在她耳边低声惑语:“江小暖,你知道我是谁吗?”

    然而江小暖并没有给出回应,只是在唐且手动作的时候身子好似敏感的颤了一下,又没有反应。

    “呵呵”唐且的双唇间传出低低的笑声,然后将她直接公主抱起,跨步离开了包间。

    有人有心送礼,唐且哪儿有不收的道理,更何况,这份礼的确很合他的“胃口”。

    意识涣散之际的江小暖,只觉得自己好似汪洋大海里的一叶扁舟。

    在汹涌的海面上努力撑着船,顺着海浪起起伏伏,最终以在狂风暴雨之际,从黑幕般的天际劈下一道闪电而结束。

    恢复意识过来的江小暖,缓缓睁开沉重的眼皮。

    入目的景象是陌生的莹白,大脑泛起一阵疼痛,下意识的就想要抬手去揉。

    却是刚动了一下手臂,就觉得自己的身子传来异样的感觉,尤其是腰部以下,简直像是做过了什么剧烈的运动而酸疼难耐。

    诧异间,惊觉身边的感觉不对劲,扭头看去,撞入清亮的眼眸之中的是一张俊逸安详的睡颜。

    然而江小暖却是没有那份欣赏的心思,这张脸她是怎么都不会忘记的。

    结舌:“唐、唐且!”

    在薄被下相拥的二人,皆无其他遮掩物,这一切都告诉着江小暖,二人之间发生了什么。

    愤慨至极,好似错觉自己有了些力气,不由分说的直接伸手将唐且推开。

    将仅有的薄被扯过,咬着牙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唐且原本睡得正好,突然被一股大力推拒,使得受了惊扰慢悠悠的转醒过来。

    睡眼迷蒙的看到江小暖用一双气红的双眼愤气的看着自己,自然是想到了她这般是为了何事。

    帅气的脸上露出的宠溺般的笑容,微微倾身,伸手一把将她扯回了怀里。

    强劲有力的臂膀紧紧的桎梏住她,埋头于她脖颈间,落下一吻,声音轻柔道:“别闹,再陪我睡会儿。”

    江小暖闻言都要气的哭出来,奋力抵抗,好歹把他的头颅从自己脖子间挪开。

    抵不过他的大力,心中又是气急,二话不说的凑近他,张开红唇一口就咬上他的脸。

    下口的力度好似要将他脸咬破一般。

    唐且倒吸一口气,被江小暖这么一咬整个人也清醒了过来,见她迟迟不松口。

    恼怒的伸手在她酸软的腰部掐了一把,这才得以将自己这张脸从她的嘴中救下来。

    这一遭,也将唐且之前那所剩不多的瞌睡一扫而光,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

    此时他脸上的表情阴沉的可怕,冷鸷透着寒意的声音从他口中漫出:“我倒是不知道你嘴上功夫这般厉害!”

    抬手摸了摸脸上的齿痕,轻轻触碰就引得他蹙眉。

    幸而没有出血,但深深的痕迹也见江小暖当时带着多大的怒意。

    俗话说脸是一个人的门面,更何况唐且这么优秀的人,这张帅脸也没少为他加分,如今挂上一个鲜明的牙印,怎么都让他无法出门。

    江小暖小手死死拽着薄被,被黑了脸的唐且吓到,他发了狠的语气使得她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身子。

    但只要她动一下,身上的酸楚感都清楚着提醒她抹不去的事实。

    心里越发的委屈,低着头,怎么都劝不住自己。

    “啪嗒、啪嗒”

    泪珠坠落,印湿在被子上留下一滴滴水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