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划清界限

    更新时间:2019-02-02 11:27:29本章字数:2003字

    唐且见她突然垂首掉泪,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刚才被江小暖狠咬一口激起的情绪也被她这眼泪“浇”了透彻。

    无奈一笑,复又将她搂入怀里,好声好语哄道:“怎么着就哭了?”

    因为落泪而导致的抽噎,身体抖动,丝毫不将唐且的示好放在眼里。

    好半天,她才缓缓的止了哭声,咬着唇半天不吭声。

    唐且一阵心疼,伸手轻轻抬起她的下巴,让她和自己对视。

    凝白的肌肤,因为情绪激动而染上一层粉红,煞是迷人。

    “难以接受?”

    唐且心中料想到了七八分,昨晚的时候,他才知道这是她的第一次。

    她之前又哭的那么伤心,倒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安抚她,心下却是越发心疼和想要好好待她。

    清秀的小脸渐渐恢复了平静,迎上了他的目光,直直的望进他幽深的黑眸中,心中莫名的升出丝丝悸动。

    江小暖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难以接受?或者说要怎么才能够接受?

    从女孩走向女人,她从来没有想过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为什么昨晚你会去那间包厢?”

    半天,江小暖有些无力的问出一句话。

    唐且闻言却是微微蹙眉,难道她是希望别的男人去吗?然后看到她昨晚的那个样子?

    思索一会儿,语气平淡的说道:“如果你真的冷静了下来,想一想不就知道了吗?”

    所以是真的吗?

    江小暖身子轻轻一颤,从内心深处是无法接受这个回答。

    是的,只要她冷静下来,想一想就好了,这个问题并不复杂。

    她和陆晨有约,她并没有和别人说起过这件事;而之前也从秦逸风嘴里知道了陆晨所在的公司现在正在和唐且所接手的唐氏有业务上的往来。

    昨晚唐且会出现在包厢里,只能是陆晨一手安排的,还串通服务生给她下套。

    她从高中时候起,虽然做事情随性,但是也都考虑过后果,知道轻重。

    怎么都没有料到,会有这么一遭,自己会亲身经历。

    唐且不吭声的注意着她神情的变化,靠近她:“这是事实”。

    不轻不重的四个字,仿佛是给江小暖受了重创的心脏上在来了一拳。

    转开了,不愿意就这么面对他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江小暖知道她现在有些犯矫情了,可是毕竟有些东西对她而言就是一次,她很在乎。

    “为什么是你?”

    她冷硬的语气道出心里最不愿承认的那一面。

    为什么是唐且?

    怎么就会时隔多年之后纠缠不清?

    明明两人都没有什么关系了不是吗?

    闻言,唐且一双如谭渊的眸渐渐发寒,搂着他的手臂发紧,不容许她闪躲。

    “那你希望是谁?是昔日万分呵护你的男友陆晨?”

    已然被激怒的唐且说话也开始不留情分了,江小暖的一句为什么是他,狠狠的刺中他的心脏。

    从小到大高高在上的唐且为什么在她眼里就是那般的不堪?总是被她嫌弃?

    “江小暖,我告诉你,被我上你应该感到荣幸!”

    唐且的话让江小暖一愣,而后便是一抹冷笑:“荣幸?我为什么就要觉得荣幸?唐且,有人愿意被你睡那你就去找他们呀!为什么要扯上我?”

    话音刚落,江小暖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眨眼间,他们二人之间就变成了唐且在上江小暖在下的姿势。

    唐且弯了弯嘴角,饱含讽刺之意的笑浮现:“你要搞清楚一件事,不是我找你,是你那个名副其实的男朋友把你送到我身边来的。”

    江小暖咬唇,气急无语,因为唐且说的是事实,她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所以呢?他把我送的你身边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为了能够从我这儿拉到一笔大单子,救活他接手的快要半死的公司,好在他那从不正眼看他的父亲面前博得一席之地。”

    唐且也不遮掩,大方的全部告诉了她。

    只是江小暖在听了之后确实怔然,有些没明白唐且口中“接手的快要半死的公司”的意思。

    陆晨不是只是在盛翔上班吗?怎么就变成了接手公司的人了?

    “你说清楚”

    唐且笑了笑:“看来有很多事情你那个男朋友都没有告诉你吗?想知道?就去问他呀。”

    说罢,还在她脸上轻柔一吻,然后利落的翻身起来。

    身上的压迫感骤然消失,江小暖一愣,下意识的目光追随着他的身影。

    却是看到没有穿衣的身体,面上一红,紧忙挪开,将自己缩在了薄被之中。

    唐且见状,却是扬起一抹轻柔的笑,走到衣柜前,拿出衣服,就直接穿了起来。

    躲在被子中的江小暖脸上的温度怎么都散不去,闭上眼睛,眼前浮现的就是唐且那副健硕的身姿。

    “你今天好好休息,我去书房了,需要什么你就叫安姨”

    说完,唐且又看了一眼床上缩成一团的“物体”,然后就离开了卧室。

    听见关门的声音,江小暖才小心翼翼的将头从被子里探出。

    没有见到熟悉的身影,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觉得有一丝怅然。

    放松后,她舒展身体躺在柔软的床铺上,身上又是一阵酸楚感。

    其实,倒不是唐且口中所说的那般,与其说的江小暖在嫌弃唐且,倒不如说是在嫌弃自己。

    没有比较就没有差距,也许一男一女来比较并不公平,起点发展也都会成为影响的因素。

    但是她和唐且之间的差距真不是说缩小就能缩小的。

    她自知她这样的人和唐且如果站在一起,定然是迥异的。

    所以,江小暖心里是害怕的,光芒万丈的人必定是夺取他身边其他人的目光。

    若这明亮的光之中有任何一点瑕疵,都会被人所背后嗤笑,而江小暖就觉得自己是那瑕疵。

    自尊心高上的她怎么会容许,有人来笑话她?想一想都不可以。

    如果做不到和唐且平起平坐,那么久彻底远离就好。

    能够划清界限一次,就能有第二次,这对江小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