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晓晓,你真是健忘啊!

    更新时间:2019-02-02 11:27:32本章字数:2127字

    “在看什么?”

    宫欧揽过安知晓的肩膀,顺着安知晓的目光看过去,别墅卧室里,却只是漆黑一闪,什么都看不到。

    “没什么,我们走吧。”

    安知晓被宫欧带上了车子,狭小逼.仄的空间里,气氛有些沉闷,宫欧大开车窗,车子渐行渐远,混入了茫茫夜色之中。

    “你大半夜的,去顾铭家里做什么?”宫欧终于提起来这个话题,安知晓顿了顿却不知道如何开口,“难不成你是去重温旧梦的?”

    重温旧梦这四个字说的格外讽刺,比这窗外的冷风还要再刺骨上几分,不是你说的,要我去拿V计划的吗,要不然就让我同方良辰调解的。

    “那宫总这么晚了过来又是为什么?”安知晓也学着宫欧的口吻顿了一下,“忘不了旧情.人,想要伸出援手,然后旧情复燃?”

    宫欧锐利的眸光瞪过来,安知晓却笑得眉眼生花,这四个字的力度,可一点也不比“重温旧梦差”。

    “方良辰不算什么,我要的,是V计划。”

    宫欧的眉头紧紧锁着,不过一秒,又舒展开来,安知晓不禁苦笑,原本安知晓还抱一丝的希望,这不过是亚绯挑拨离间的戏码,不过现在看来,是宫总意思了。

    人啊,一旦没有了利用价值,就是这样,会被无情的抛弃。

    “宫总不记得了吗,你让亚绯姐找我的,让我和方良辰调解,这不,我为了证明自己还有利用价值,不被你的利益所牺牲了,我就去了顾铭家里,帮你拿到V计划的资料。”

    安知晓笑着指了指宫欧的口袋,宫欧腾出一只手摸索了一下,拿出来一个优盘,他很是自然的将优盘收起来。

    “你看过优盘里面的内容吗?”

    “没有,我也不知道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不是V计划,但是顾铭所有重要的文件资料,全部都在里面,就算不是V计划,你也可以赚不少了。”

    宫欧眼底闪过一丝别样的神情来,剪短的嗯了一声,便没再吭声,安知晓心里憋了一团气,脸颊气的圆鼓鼓的,又不知道如何发泄。

    ………………

    第二天.

    清晨,安知晓穿着一身精干的职业装,一张精致的小脸上,透着精明,开完会亚绯直接就把安知晓留在了会议室。

    “安知晓,V计划你从哪里来的?”亚绯不愿和她废话很多,直奔主题,“是不是又去陪顾铭睡了一晚上啊,这是你惯用的把戏了。”

    安知晓盯着亚绯那张神情复杂的脸,缓缓的拉开椅子,然后坐了下来,微微勾起唇角,一双美目异彩流光。

    “亚绯姐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呢,难不成,亚绯姐就是这样经常陪睡,然后换来的商业计划吗?”

    “安知晓我劝你最好不要胡说八道,你知道得罪我的后果吗,我可以马上让你从这个公司滚蛋!”

    亚绯凌厉的目光落下来,白皙的双臂环在胸前,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安知晓也丝毫不畏惧,迎着她的目光,就逼了上去。

    “亚绯姐这是恼羞成怒了啊,难不成刚刚好,是被我说到了点子上了,不过让我从这个公司滚蛋,亚绯姐 你说了还真不算,毕竟宫总喜欢的人是我。”

    亚绯凉凉的笑着,眸光越发的讽刺,宫欧都能不顾你的感受用方良辰换V计划,你还觉得他的心里有你啊,孩子话!

    “安知晓啊,你那里来的优越感呢,你以前还能凭着你家里和你这张脸蛋让宫欧高看你几分,现在你家早都破产了,V计划给了宫欧,你现在还有什么底牌呢,这张脸你能让你用多久啊?”

    亚绯微微笑着,;立起来,缓缓的朝着安知晓靠近,伸出手来还未触碰到安知晓的脸,就被安知晓一把打开。

    安知晓怒目而视,牙齿咬咯咯作响,很明显,亚绯这是触碰到了安知晓的逆鳞。

    “安知晓我警告你,离宫欧远点,我说不定还能留你一个全尸,我的东西,不喜欢别人碰。”

    亚绯反手握住了安知晓的手腕,安知晓脸上的怒气逐渐压了下去,冷冷的甩开了亚绯的手,同样的,气势逼人。

    “宫总可不是东西,更不会是你的东西,你在他身边呆了多少年,他可曾睁眼看过你,从前,你比不过方良辰,现在,你比不过我!”

    亚绯被安知晓一句话呛得哑口无言,安知晓笑着甩了甩头发啊,转过身,径直走出了会议室,未曾察觉到身后亚绯一双犀利的眸子,似乎是要将安知晓碎尸万段。

    ………………

    夜幕降临,城市里的霓虹灯争先恐后的亮起来,安知晓还奔忙在路上,亚绯说宫欧有一个很重要的文件忘了拿,明天开会要用,让安知晓给送过去。

    安知晓上了出租车,报了地址之后,就倒在车子上昏昏欲睡,也不知道出租车到底颠簸了多久,安知晓被一阵激烈的震荡给撞了醒来。

    只听“咣当”一声巨响,安知晓的额头狠狠的撞在了出租车的后座上,安知晓的脑袋一下子清醒过来,她这才回头看四周,这根本不是宫欧的别墅,她哪里知道这是哪里!

    “师傅,这是哪里?”

    安知晓警惕的盯着前面的司机,那司机一句话也不说,只股子的打开门,然后走了下去,安知晓一下子就慌了,最近新闻上各种的出租车传言一下子从脑海里涌了出来。

    完了,自己该不会是遇到了那种变.态杀人狂吧!

    安知晓这样想着,单薄的身子瑟瑟发抖,一只手紧紧的攥着自己的包,另外一只手伸过去开车门,后背渗出来一层冷汗。

    安知晓小心翼翼的开了车门,陌生的环境让她 不由得心慌意乱,她打量着四周的环境,这里好像不是城郊,更不可能是谁的家里,而是,工厂。

    “晓晓,你来了啊,想我了没有?”

    冷不丁传来的话让安知晓一个激灵,这是谁?

    安知晓瑟瑟发抖的回归头,只见顾铭穿着蓝色的工作服,缓缓的朝着自己走过来,浑身的冷气,逼得人喘不过气来。

    “顾铭,”安知晓后退了一步,“我怎么在这里,这是哪里?”

    顾铭轻轻笑着,然后将自己的口罩摘下来,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可是眸子里的寒光,就让人瘆得慌。

    “晓晓,你真是健忘啊,你真的不记得这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