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变故

    更新时间:2019-02-02 11:27:05本章字数:3053字

    林风喊话的时候,使用了真气,所以那声音在沼狱里面经久不息,沼狱之中顿时便安静了下来。虽然仍旧有不少因为伤病之类的原因,在声吟着,却比林风刚进来的时候安静的多。

    林风见大家基本上都安静下来了,此时也走到了关押少女的牢笼前面,再次震声喊道:“韩如雪,你在这里吗?”

    沼狱里面的人面面相觑,不少人都互相四处查看着。只是这些人完全互不相识,人人都处于绝望状态,哪里还分辨的出来谁是谁。

    林风皱着眉头,朝着那关押少女的牢笼一个个看过去。这个牢笼里面关押的人怕是有八九百人,其余两个牢笼也差不多是这个数。要是一个一个的找,那要找到何年何月才行?

    就在林风头大的时候,朱大头却拉着林风指了指那牢笼之中说道:“在那里,你看!”

    林风顺着朱大头所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见韩如雪正在牢笼之中靠左侧的位置。此时的韩如雪不仔细看根本认不出来,已经变得蓬头垢面,气息十分虚弱了。恐怕要不是韩如雪还有点修为,估计早就一命呜呼了。

    此时沼狱外面却传来一阵骚乱,似乎有无数的人朝着后山奔去,整个天冰门噪声大起。林风眉头微皱,用蛮力砸开了那牢笼上的锁扣。随后将韩如雪救了出来,交给朱大头说道,你在这里守候一会,我去外面看看情况。

    朱大头面色一边,拉着林风说道:“还是我去吧,后山那里不是你能去的地方。”

    牢笼打开后,那里面关押的少女却也没有第一时间往外冲,而是十分惊恐的听着外面的声音,似乎是十分惧怕后山传来的动静。

    此时韩如雪已经昏迷了,靠在林风身上。林风将韩如雪推倒朱大头身上,让朱大头扶着,拍了拍朱大头的身子说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大不了我跑就是了,况且这里交给我,我也没能力保护的了这么多人啊!还是交给你我比较放心。”

    朱大头欲言又止,见林风执意要去后山,只好扶着韩如雪说道:“那你见机行事,多加小心,注意安全,要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林风重重的点了点头,一边朝着沼狱外面走去一边说道:“我知道,有些事必须我自己来做。”

    朱大头看着林风走出沼狱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视线里,叹了口气喃喃自语到:“哎!也不知道何时能再见了,希望下次见面,能让我大吃一惊吧。”

    。。。。。。

    林风走出沼狱的时候,天冰门的所有弟子几乎全都蜂拥而至,朝着那后山奔去。林风眼尖,看见那两个先前守着山门的弟子竟然也朝着那后山奔去。

    一个健步追了上去,拉住其中一个便问道:“兄弟,这后山什么情况?怎么所有人都往那里去啊?”

    那兄弟原本被人拉住,有点不爽,一转头看见是林风,顿时说道:“风凌兄弟,原来是你啊!后山那里有个大阵,大阵里面困着什么东西。至于具体是什么东西,我们也不知道,每一次那里面的东西躁动的时候。门主便会召集所有弟子,加固那个大阵。只是先前还一个月左右一次,最近却是越来越频繁了,这个月已经是第三次了,听说那大阵不稳,快要崩溃了。”

    “大阵?困着什么东西?”林风紧皱着眉头,当下知道这名弟子估计也不知道什么内情。要不是天冰门需要集合所有弟子之力,来稳固那个什么大阵,估计他连那大阵都不知道。

    当下不再多问,紧随着人流也朝着那后山奔去。这天冰门的弟子各自穿着不同眼色的服饰,外门弟子统一白色,内门弟子统一蓝色,精英弟子寥寥无几,却是穿着黑色衣服。

    林风一路随着人流朝着那后山奔去,却见不同等级的弟子奔到那后山之上后,井然有序的分开成好几拨了。这些人见林风穿着黑色的衣服,都以为林风是精英弟子,一个个主动让开道路。

    林风倒是没费多大劲就跑到了那后山之上,放眼望去,上千名弟子,分成了十个阵容。每个阵容都有一百人左右,正围城一个圈,朝着面前一块发着淡白色光芒的萤石里面灌输真气。

    而那萤石林风大约数了一下,至少也有十五六块。天冰门门主,功德长老各自镇守着一块。剩下的则是分发给那仅有的几个精英弟子去守了。

    此时众人都面色紧张,却是无人察觉林风的到来。林风大约看了一下,山下已经没人再朝着山顶奔来了。估计这天冰门的弟子,已经全数聚集在这里了。

    林风朝着那山顶后面看去,只见众人灌输真气的萤石后面,却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峡谷。峡谷之中雾气缭绕,隐隐传来一阵阵低沉的吼叫声。

    每一次吼叫声传来,这写萤石上面散发出来的淡白色光芒便会微弱一丝。结合先前那名看门弟子的言语,林风猜测这天冰门应该是在镇压什么东西。

    所谓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此时这天冰门几乎所有人都聚合在一起了。若是能破坏他们他们的计划,岂不是十全十美的事情?

    林风想到这里,不再犹豫,疾步朝着其中一块萤石走去。那块萤石分配了两名精英弟子镇守,此时那两名弟子已经面色苍白,看样子真气已经消耗的所剩不多了。林风悄无声息的摸了过去,朝着那两名弟子背后猛地一掌。

    那两名弟子睁开不可思议的眼睛,看了林风一眼,随后便一声不响的倒了下去。而这一变故,却是让峡谷里的那个东西再次发出一声吼叫来。

    这声吼叫较之以前,更为巨大。声浪甚至带来一阵罡风,峡谷里面漫天的雾气甚至都被吹开了不少。林风隐隐约约看见那峡谷里面,有一个轮廓看起来十分巨大的长着翅膀的怪物。

    天冰门门主跟功德长老察觉到异动,功德长老皱着眉头睁开了双眼,刚好看见林风偷袭击毙那两名天冰门精英弟子,顿时大怒,恶狠狠的冲着林风吼道:“小子,你找死不成?”

    林风耸了耸肩膀装出一副被冤枉的神情说道:“门主大人,天地良心啊,我是看见这两位师兄都快耗光真气了,想要为他们分担一点压力。虽知道我刚刚准备给二位师兄灌输真气,二位师兄就累的吐血倒了下去。”

    那功德长老正待发火,收拾林风,却见那天冰门门主摇了摇头小声对功德长老说道:“现在我们不能松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你别说话,我来稳住这小子,待得大阵稳固,有的是办法收拾他。”

    林风自然没听见那天冰门门主的话,也不知道现在整个天冰门的人都无法停手。否则林风早就撕破了脸皮,眼见那天冰门门主转过头来和蔼可亲的看着自己轻言轻语的说道:“小友,功德长老误会你了,别介意。你现在接替那两位弟子的岗位,朝着你面前的萤石灌输真气,稍微稳固大阵,我重重有赏如何?”

    林风眼珠子一转,见那天冰门门主跟功德长老的态度截然相反,就是傻子也能猜到,他们现在肯定是没有时间跟机会找自己算账的。

    那功德长老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林风明明偷袭杀了他们天冰门精英弟子,自己还要赔笑到:“实在对不起,我刚才没看清楚,误会你了,等会稳固大阵了,我一定赔礼道歉。”

    林风心里一阵暗爽,这特么的就好玩了,既然你们没办法现在收拾我,而且看样子还需要我的帮助。又口口声声说什么奖励,此时不宰你们更待何时?

    于是装出一副正义满满的样子来说道:“门主跟长老放心,我虽然加入天冰门时日尚短,可是眼见天冰门需要我,我自然要尽自己的一份力。只是。。。。。。”

    林风故意没有说完,果然那天冰门门主眉头略微一皱,随即恢复正常仍旧和蔼可亲的笑着说道:“小友有心了,小友有何需求尽管说出来,我做主,只要天冰门能做到,一一满足与你。”

    林风心里一动,看来自己猜测的没错。这天冰门上下此时确实是无暇分、身对付自己,而且还要靠自己才能稳固这大阵。毕竟按部就班,现在被自己杀了两人,眼前这块萤石是空下来了,却是无人看守。

    而此时,那峡谷之中再次传来一声更加巨大的吼叫声。甚至有不少低阶弟子在这一吼之下,已经吐血昏倒了。那萤石的光芒,变得更加暗淡起来。

    那天冰门门主似乎是急了,不待林风说话,便朝着林风抛出一个小布袋来,随后说道:“小友,你先拿着,日后十倍奖励给你。”

    林风倒是听出来那天冰门门主言外之意了,无非就是等抽出手来,十倍讨回。只是看着那天冰门门主丢过来的那个小布袋,不过拳头大小,瘪了瘪嘴,不屑的说道:“还真够小气的,给我这么小个袋子,里面能有啥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