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感恩戴德

    更新时间:2019-02-02 11:27:05本章字数:2993字

    随着体内所有的光团全部化为真气之后,林风睁开了双眼。除了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修为有所增强之外,林风发现自己的视力也比先前更加明锐了。

    此时虽然刚刚破晓,可是天色仍旧有点昏暗,但是林风发现自己竟然能看到百米之类的蚊蝇小虫震动翅膀。甚至能够察觉到,百米之类的任何风吹草动。

    而就在林风突破到炼气期的同时,天冰门门主跟功德长老也同时睁开了眼睛,诧异的看着林风。显然,这两个人也察觉到林风的变化。

    林风发现那两个人看着自己,想必是发现自己已经成功突破了,便没有继续装出那副痛苦的神情来。天真无邪的笑着说道:“多谢门主赐药,虽然这药有点不太一样,不过好在有惊无险。”

    那天冰门门主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愣了好半晌,才鼻孔里发出一声重重的声音说道:“哼,眼下稳固大阵要紧,你最好别给我耍什么花招,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林风耸了耸肩膀,暗自思忖难道对方无法察觉到自己在偷偷的汲取这萤石里面的真气?否则为何会这么说?可是若对方没有察觉到,那为何不会怀疑,自己朝外面输出真气还能成功的提升修为?

    然而没等林风想清楚,那峡谷里面再次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声。无数的雾气在那吼叫声中,翻滚起来。而那些稍微低阶的修士,原本就输出了很长时间的真气,此时被这吼叫声,弄的纷纷吐血倒了下去。

    有不少弟子甚至开始恐怖的停下了继续灌输真气,毕竟大家也不是傻子,眼见再这么下去自己恐怕会死在这里。

    那天冰门门主也是一脸凝重,见很多弟子吐血而亡,还有不少弟子已经停手了。脸上的神情说不出的难看起来,思忖半晌这才说道:“大家不要停手,今日之后每人都可以领取一百颗下品灵石,一枚开光丹,一枚聚气丹。”

    林风心里一惊,这可真是大手笔啊!虽然已经有不少修士吐血身亡。不过余下的活着的修士怕是也有好几百人,一枚开光丹加上一枚聚气丹价值恐怕最少也要三千颗下品灵石,加上没人一百颗下品灵石,这可是一笔巨大的金额啊。

    不过林风也知道,以天冰门门主阴险狡诈的性格,恐怕这只是一个空头支票。只见天冰门门主话音落地,果然不少修士都开始犹豫起来。有一些选择了相信,继续朝着那萤石里面灌输真气。而有一些则左右摇摆不定,不太确定最终是否能兑现。

    看样子这天冰门门主在天冰门里也没多少威望,否则恐怕不会有人犹豫不决的。林风想了想,随后笑着说道:“大家不用怀疑,刚才门主可是给了我五千颗灵石的。”

    那天冰门门主跟功德长老诧异的“咦”了一声,他们没想到林风竟然会帮自己说话。此时这个节骨眼上,虽然不知道最终能否稳固住这大阵,但是拖一会是一会,万一成功了自己还有时间去星辰谷请求支援。可是万一失败了,那边是十死无生的局面。所以即便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他自然是不会放弃的。眼见林风竟然为自己说话,顿时投去了一抹感激至极的神色,甚至隐隐觉得这小子虽然有点讨人厌,但也不至于非杀了不可啊。

    可是这种感激之情还没能持续三秒时间,天冰门门主便再次有了恨不得掐死林风的心了。如果眼光可以杀人的话,恐怕三秒钟之后的天冰门门主的眼光,已经将林风碎尸万段了。

    林风顿了顿,看着天冰门门主感激的眼神,眨了眨眼睛,摆了摆手,那意思像极了“哥们,咱俩谁跟谁啊!用得着这么客气吗?”。然后下一秒,林风便叹了口气愁眉苦脸的说道:“只是我现在真气即将耗光,眼看着无数的同门师兄弟,真气耗光死在这里,我心里也是十分痛惜的。等下恐怕我也会真气耗光死在这里,我手里这些东西大家便拿去分了吧。”

    林风一边说,一边故意释放出自己刚刚进阶到炼气期的修为来。林风身上穿着黑色的精英弟子眼色的衣服,加上这炼气期的修为伪装不得。于是顿时有更多的修士停下手来,甚至原本因为天冰门门主给出的诱人奖励继续灌输真气的修士,此时也停了下来。

    那天冰门门主的双眼几乎都快滴出血来了,恶狠狠的说道:“大家不要听他的一派胡言,这峡谷之中镇压的乃是万恶之源,今日若能成功镇压,我便会急速的赶往星辰谷请求支援,若是不能成功镇压,恐怕我们大家全都要死在这里。奖励绝对不会少发一点的,即便是你们为了自己活命,现在也要尽全力稳固这个大阵。”

    此时加上死去的修士跟已经停手的修士,仍旧坚持着朝着萤石里面灌输真气的天冰门死忠修士不过数十人。而因为这些修士的停手,加上林风现在已经开始肆无忌惮疯狂的汲取着萤石里面的真气,那天冰门门主跟功德长老的压力徒然增加好几倍,更加不可能抽出手来对付林风了。

    林风邪邪的一笑,说道:“嘿嘿,门主大人背后有星辰谷自然是万无一失的,若是成功了门主大人便是大功一件,若是失败了,以门主大人筑基期的修为仍可全身而退。至于我们嘛,不过是炮灰一般的蝼蚁修士,自然死不足惜的。”

    此时随着林风疯狂的汲取那萤石里面的真气,他虽然刚刚进阶到炼气期,但是修为已经彻底稳定在了炼气期前期,甚至隐隐有要突破到炼气期中期的感觉。林风自然知道自己的真气较之同等级的修士,强大的多。

    聚气期十一层的时候,林风便可以对付炼气期的修士。此时林风已经到了炼气期,自然不再惧怕那天冰门的门主。虽然有个功德长老在,但是此时二人被这大阵所牵扯,自己更加不同怕他们了。

    而且数千位修士的真气汇聚在这大阵之中,这简直就是一个源源不绝的真气之源,只要林风愿意,全部汲取到自己体内,随时都能突破炼气期。在这里自己的实力是越来越强的,即便真的打斗起来,自己也完全不用担心真气会耗光。

    只有林风才能肆无忌惮的汲取这里面的真气,而其他人相比之下,则是真气越来越少。那天冰门门主之所以没有察觉到林风在汲取真气,便是因为整个天刑大陆上,恐怕也没人能够随意的使用其它修士的真气来提升修为。

    那天冰门门主原本是想拿出星辰谷来,一是用来震慑其他修士,二是用来增加自己的可信度。却没想到林风抓住这一点,强行把白的说成黑的,黑的说成红的。此时气的牙痒痒的天冰门门主确实拿林风无可奈何。只是眼见林风仍旧坐在那萤石前面,其他修士基本上都停手的情况下,林风似乎仍旧没有松开自己的双手。

    顿时阴笑着说道:“呵呵,你们不要被他蒙骗了,他是想独吞我的奖励。你看看,他到现在都没有松开松手,若是他不相信,岂会如此做法?”

    林风郁闷了,我特么的没放手是因为我特么在汲取真气啊!你们不放手却是朝着里面灌输真气,这特么的能一样吗?只是那天冰门门主故意拿这事来说,自己却一时半会不好接口了。

    顿时周围一群修士便对着林风嗤之以鼻,不停的有修士发出一阵阵鄙夷的声音来。

    “特么的,这小子看着倒是一片好心,却没想到用心这么险恶,还想着吃独食。”

    “就是就是,幸亏门主大人英明神武明察秋毫,否则我们还真被这小子骗了。”

    “这小子看着人畜无害的,怎么做起事来这么龌蹉猥琐?”

    不过也有人持相反意见,对着那些狂喷林风的修士,唇枪舌剑的对干起来。

    “放你娘的臭狗屁,人家这是为了你们好,你们竟然还不领情?”

    “就是,人家害怕你们真气耗光死在这里,这里死了这么多人,你们都特么的瞎了吗?”

    “跟这些智障说个毛线,以他们的智商哪能听的懂?人家这是用心良苦,自己扛下来继续灌输真气,好给我们时间逃跑,你们好心当成驴肝肺,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让林风更加无语的是,自己还没想到怎么反驳那天冰门门主,此时天冰门存活的修士竟然分成了两拨,大吵起来,而且眼看便随时都有动手打群架的趋势。

    林风只觉得一头黑线,一万头草泥马从身边狂奔而过。卧槽,还有这种草作?我特么的在偷着汲取你们的真气?你们还觉得我是在救你们?我故意破坏天冰门门主的计划,就是想要天冰门万劫不复,没想到你们竟然还会对我感恩戴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