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借刀杀人

    更新时间:2019-02-02 11:27:06本章字数:2988字

    那天冰门门主此时终于爆发了,他披头散发睁着血红的眼睛,狂吐了一口血之后,指着众人,恶狠狠的说道:“呵呵,好,很好,今日我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做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了。你们一群蝼蚁一样的家伙,以为我会怕你们吗?今日你们一个也别想离开,全都死在这里吧!”

    “什么?门主竟然如此险恶?”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啊!竟然会用这么多条无辜的人命,修炼邪功?真是万死不辞啊!”

    林风看着义愤填膺的人群,心中那个爽啊!这特么的简直就是缺什么来什么啊!原本还担心众人念及旧情,自己不好下杀手。此时功德长老竟然反水,自发的细数着那天冰门长老的种种罪行来。这特么的比自己去讲,说服力简直要大的多。

    毕竟那功德长老也算是天冰门门主的心腹了,众人自然心知肚明。眼见功德长老站出来滔滔不绝的细数着天冰门门主的罪行,一个个顿时跟打了鸡血似的。要不是林风压着,估计早就冲上去暴揍那天冰门门主了。

    林风之所以没让他们冲上去,是基于两个方面的原因。其一,这群人的修为实在不够看,冲上去估计也是送死。其二,自己的逼看来还能再装一会,何必这么快就谢幕呢!而且那天冰门门主虽然众叛亲离,可是毕竟是筑基期修士啊!所谓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要是拼着两败俱伤同归于尽什么的,搞不好自己也要交代在这里。

    而打蛇打七寸,既然动动嘴巴就能让天冰门门主方寸大乱,实力大降,何乐而不为呢?即便是对方没有实力大降,看着对方吐血那也是极好极好的事情啊!

    天冰门门主此时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看着眼前曾经对着自己卑躬屈膝的人,此时像是看仇人一样看着自己,若不是那个巧舌如簧伶牙俐齿的林风镇压着,恐怕这群人早已冲向自己了。

    特么的,我给你们那么大的好处,让你们帮我稳固一下大阵,虽说有可能会死,可是也有可能不死啊!你们特么的这么看着我,像是我杀了你们全家似的,要不是那个家伙镇压着,让你们冲上来,那是必死无疑啊!

    天冰门门主越想心里越郁闷,忍不住又吐了一口血出来。要不是刚才为了稳固大阵,此时体内的真气已经所剩无几了,他早就弄死眼前这群人了。

    天冰门门主从怀里摸出来一把恢复真气的丹药,胡乱的塞进嘴里,吃豆子一样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阴冷的呵呵呵的笑着,恶狠狠的盯着眼前这群人。

    而那功德长老此时仍然在细数着天冰门门主的罪行,甚至连天冰门门主偷看别人洗澡,有脚气脚臭这种事都说出来了。

    林风见那功德长老好像是能说道天亮,连忙摆了摆手打住了。却没想到那功德长老竟然指着天冰门门主说道:“禀告少侠,这老家伙在吃恢复真气的丹药,要不要我趁着他真气还没恢复结果了他?”

    林风对这功德长老算是彻底无语了,这特么的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功德长老这种人肯定也不是什么好鸟,可是现在毅然决然的反水了,站在自己这一边,跟这么大一群修士同仇敌忾,自己却也不能说什么。

    林风装出一副宽容大度的样子,制止了功德长老继续说下去,随后说道:“无妨,诸位也无需如此激动。这天冰门门主罪恶多端,虽万死不辞。不过毕竟一身修为仍在,他是筑基期修士,你们冲上去岂是他的对手?让他恢复真气吧,我要光明正大的跟他战斗一场,像个男人一样不用任何法宝,跟他战斗一场。即便最终不敌,可是死了我一个,相信这个世界上仍旧有千千万万个我这样的人。我相信,你们也是我这样的人。”

    这一下所有人彻底服气了,原本反水的功德长老,只是觉得林风占据了优势,所以才反水的。此时听到林风的话,甚至也对林风十分敬服了。

    功德长老立马站了出来,拜了下去,随后一反常态,一脸严肃的说道:“相信少侠洪福齐天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而且我站在这里,若是这老不死的敢耍花招,我定不会放过他的。”

    几乎所有人都开始议论纷纷,他们虽然见过好人。可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林风这种光明磊落,敢作敢当无惧生死的人。

    只是众人却无法揣摩出林风此时心中所想,林风不过是装了个逼。之所以要这么说,便是不想让天冰门门主使用法宝罢了。因为林风身上除了一把射出一道小雷电的匕首外,毛都没有一个。

    而天冰门门主毕竟是一门之主,虽然这天冰门的实力不过尔尔,可是那天冰门门主再怎么说也是个筑基期的修士,还是从星辰谷出来的,家底肯定比林风强的多。

    原本天冰门门主倒是不在乎别人怎么想的,他只要能杀了林风,哪怕不择手段也无所谓。眼前这群人不过是乌合之众,对他不构成威胁。可是功德长老可就不同了,功德长老本身实力也到了筑基期。而且功德长老对天冰门的门主可谓十分了解,功德长老这么说了,自己就不得不掂量一下了。

    此时仍旧在恢复真气的天冰门门主,阴冷的注视着眼前这群人,思绪却在快速运转起来。他知道现在的林风不过是炼气期,即便不凭借任何法宝,也绝无可能是自己的对手。只是正因为如此,他才想不通这林风哪里来的底气,如此镇定自若的要跟自己打一场?

    而且看样子这小子似乎并不惧怕自己恢复真气,原本凭借他现在的巅峰状态,对付自己胜算起码也有五六成。若是等自己恢复真气了,即便有底气恐怕胜算也不足三成。天冰门门主想不通,所以他虽然真气早已恢复的七七八八了,却仍旧没有起来,仍是狐疑的盯着林风。

    林风倒也并未着急,而是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盯着那峡谷。之前大阵尚未稳固的时候,峡谷之中那个存在还有所动作。而现在已经无人稳固大阵了,峡谷之中反而静了下来。

    想起之前朱大头告诉过自己,这峡谷之中的存在不是自己能够接触的。再来联想到先前那种巨大的动静,仅仅的吼叫一声便给人一种地动山摇般的感觉。林风不仅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因为这天冰门门主是基本不可能对自己产生什么很大的威胁的。反而是那峡谷之中未知的存在,才是最为恐怖的。

    林风跟天冰门门主各有所思,而林风的表情却让天冰门门主逐渐放下心来。天冰门门主以为这林风是害怕了,毕竟一个炼气期的修士要空手挑战一个筑基期的修士,害怕才是正常的。

    而林风的表情看在旁人眼里,那就完全不是这回事了。大家顿时又议论纷纷起来,人群十分躁动。

    “这老不必死的真实人心险恶,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想着占别人年轻人便宜。”

    “就是就是,这么大人了,真实活到狗肚子里去了。本身修为都比别人高,又活了这么久,还赖在这里恢复真气。”

    “这种人真是让人作呕啊!要是我我宁愿自缚双手,也不恢复真气,那样才公平嘛!”

    “哎,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啊!你看看这少侠,人家不仅毫不在意坦坦荡荡的让他恢复真气,甚至自己提出来不用法宝。”

    天冰门门主刚刚压抑住自己的怒气,才冷静了一下开始判断局势,听见这话,顿时又急火攻心起来。什么叫特么的我年纪大跟年纪小的斗法,那就是欺负人?特么的你没看见这天刑大陆上多少人死在聚气期?照你们这么说,特么的大家斗法都不用看修为,看年纪就行了?再说不用法宝是特么的对我不公平好吗?这小子能拿得出来什么法宝?

    然而众人自然不会理会天冰门门主的想法,全部一边倒在对着天冰门门主指指点点起来。林风见氛围营造的差不多了,而那峡谷之中的存在看样子自己也奈何不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于是林风摆了摆手,顿时人群就安静下来了。这效果简直让天冰门门主不爽到了极点,我特么的当了几十年门主了,都没这种威望。这小子才来多久?

    人群安静下来后,林风清了清嗓子,装出一副极为尊敬的样子,对着那天冰门门主轻声问道:“请问您恢复好了吗?这峡谷之中那个存在的恐怖之处,想必你比我更清楚!我死而无憾死不足惜,可是眼前这么多人的性命你真的不管不顾了吗?我看我们还是早点了结的好,省的那峡谷之中的存在反应过来了,大家就都要死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