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有事

    更新时间:2019-02-02 12:21:31本章字数:2079字

    “怎么?”百合停住了脚步。

    杨素素走上来,佯装抱歉地说:“你自己去印恐怕不太好吧,刚才杨科长走之前让我先学习一下科室的规章制度,好像除了我们科室的人,你们都不好亲自来复印文件吧?”

    院办公室有专人负责打印复印事务,按照规定百合自己是不能动所有复印机器的,这些规定百合自然比她更熟悉。

    只不过她跟负责复印的赵姐已经很熟悉了,加上以前在党委办公室的时候,打印复印工作量大,完全出于人道主义的好心,她向赵姐请教了一般誊印复印的程序,很多时候不麻烦赵姐,自己就直接印了。

    很明显,杨素素只不过想刁难她。

    “是吗?我还真不知道有这个规定,那麻烦你了!”百合回杨素素一个不好意思的笑,把手里的文件递给了她。

    杨素素刚刚还在绽放的笑变脸似的换上了一副不可思议状,甄百合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指使我?!

    “哦,对不起,忘记你是新来的了,你应该还不会做这些基础的工作!”百合收回文件,故意把“基础”两个字咬得重重的。

    从始至终,她都努力让自己微笑着。即使比不上杨素素雕塑般的笑功,但也绝不会就悻悻离去。

    果然,杨素素脸上的笑又渐渐恢复了,从百合手里拿过文件:“这点小事,不学也会!”

    看着她雄赳赳气昂昂地向复印室走去,百合恶作剧地嘟嘟嘴:也不怕辐射,还真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好员工!

    两分钟之后,杨素素把文件原封不动地递给了百合,笑得极其诚恳抱歉:“甄助理,不好意思啊,我没找到复印机的电源,还是你自己印吧!”

    看着她脸上突然变得格外温柔的笑,百合觉得自己一定是产生了错觉:这姑娘怎么越看越善良了?!

    “没事!我自己去印!”百合接过文件,心里很不道德地暗爽,有扳回一局的感觉。

    复印文件对她来说轻车熟路,可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的复印机像跟她有仇一样,不是卡纸就是出墨不匀,来来回回把滚筒拿出来好几次,还是复印不了!

    按照以往这种情况,她肯定早就去找赵姐来处理了,可一想到那里坐的是杨素素那尊大神,如果这样出去,还不得被她冷嘲热讽一番。

    想到这里,她打开复印机,确定没有任何卡纸之后,将滚筒拿出来使劲摇晃,来了个“人工匀墨”。

    十分钟后,当百合拿着复印好的文件从杨素素面前经过之后,杨素素那张画着精致妆容的小脸皱得像极了晒干了的橘子皮:“哼!还挺有能耐,我换了一个废弃的滚筒,居然被你折腾好了!没有男人的女人,还真是够爷们的!”

    当百合把复印好的文件交给年与江的时候,他盯着她的脸足足看了十秒钟,眼睛里闪着错综复杂的眸光。

    错愕,好奇,似乎还有隐忍的笑意。

    “领导,我复印的东西在这里,不在我脸上……”年与江灼热的目光让她浑身不自在,干笑着问道。

    “那我怎么在你脸上看到了呢?”年与江指了指书柜侧面的穿衣镜,“你自己看看!”

    百合将信将疑地看了大领导一眼,边踌躇地向镜子走过去边腹诽:好家伙,他嘴角上扬,似乎在笑。

    当看到镜子里自己那张堪比花猫还花的脸时,百合又很成功地给黑白相交的脸上增添上了第三种颜色:绯红!

    脸上鼻子上全都是一道道黑色的墨渍,丢人丢到党这来了!

    “啊!怎么会这样!”她惊呼一声,捂着脸就往外冲。

    “过来!”

    大领导在身后喊住了她,她不得不停下脚步,双手捂住脸慢慢转身,眼睛从指缝了露出来:“年书记,我能不能先洗把脸再过来。”

    “过来!”年与江已经彻底敛去了脸上的笑意,霸道地命令她。

    百合不得不极不情愿地低头蹭着小碎步挪了过去。

    年与江从座位上站起来,绕过桌子走到她面前:“手放下来。”

    “不!”百合想都没想就拒绝道,这是什么领导啊,这么喜欢看下属的笑话吗?哼,真是怪癖!誓死不从!

    年与江不由分说地掰开她的手,按住她的脑袋:“手上比脸上更黑,越捂越黑!抬起头来!”

    士不可杀,更不可辱!她将头垂得更低,紧闭着眼睛:“您饶了我吧,年书记。您要是喜欢看大花脸,改明我生旦净末丑各化一次,化好了您再欣赏,成不?”

    年与江无语,拿出手里的湿巾,毫无耐性地说:“再不抬头,我就来强的了!”

    “啊?”百合蓦地抬头,才看到他手里的湿巾。

    年与江再次看到她脸上的墨渍时,眸子里忍不住放射出玩味的笑,一手轻轻按住她的头,另一只手拿起湿巾,帮她擦起脸上的污渍。

    百合受宠若惊,连忙后退两步,避开了他这突如其来的暧昧举动,“我,我自己来吧!”

    “过来!”年与江剑眉蹙起,脸上是显而易见的不悦,那双桃花眸突然变得凌厉,仿佛在挑衅:臭丫头,敢违逆我?

    百合不由地哆嗦了一下,只好咬着唇胆战心惊地走了过去,微微仰起脸。

    年与江满意地收起脸上的寒意和严肃,用湿巾一点点替她擦去脸上的墨渍,手上的力道用得恰如其分,既擦去了黑墨,也没弄疼她的脸。

    男人俊朗的脸和深邃的五官就这样在眼前放大,百合心里暗暗惊呼:分辨率放大的情况下,居然还可以帅得这么具体!

    看着他眸子里放射出来的温柔和认真,百合感觉到自己那颗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小心脏又开始咚咚咚狂跳起来。

    她突然想起昨晚那个梦……太可惜了,梦里被强吻了,也没看清楚那个男人的脸。

    “院办没有人吗?怎么复印个文件还需要你亲自动手,清楚的人知道你去复印东西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修理工!”年与江不满地问她。

    “人都有头疼脑热的时候,复印机偶尔也会耍酷生生病呗!我就一时手痒,想充当一回超人,就修了修……”

    年与江的手顿了顿,脸色也随之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