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虚荣心

    更新时间:2019-02-02 12:21:33本章字数:2143字

    想到这里,她突然觉得自己的虚荣心好似在慢慢膨胀:能跟我一样这样近距离偷看他思考样子的人不多吧?

    “前半部分先这样吧,陪我出去吃个宵夜,回来继续。”年与江站起身,放下手里的资料,捻灭了烟。

    什么?前半部分?先这样……吧?

    百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如果才是前半部分的话,那再写完后面一部分不得写到天亮了?

    似乎从她讶然脸上看到了她心里的疑惑和退缩,年与江边穿外套,边噙着挑衅的笑说:“怎么?年纪轻轻的,害怕跟我熬夜写通宵?”

    “不,没有,很荣幸。”

    百合完全言不由衷地恭维了一句,站起身连懒腰都不敢欢畅地伸一个,就低着头默默地跟着他走了出去。

    哎,能陪着水平这么高的领导加班,能在三更半夜看到长得这么帅的老男人,也算是补偿了吧!

    “想吃什么?”

    进了电梯,年与江站在前面,从光可鉴人的金属面板上瞧了一眼微微低着头似乎又在神游的百合,问道。

    “嗯?哦......什么都行。”百合蓦地抬头,迟疑了一下,讷讷地扯了下嘴角。

    果然,这丫头果然心不在焉了!

    年与江皱了皱眉,转过身笑着问她,“你是本地人吧,也算是东道主了,你是不是应该主动给我这个外地人介绍介绍当地美食?”

    “啊?”百合一瞬间有点难以置信,很快反应过来之后,又尴尬地笑了笑,“我们这里美食很多啊,只是......我所喜欢的都是难登大雅之堂的小吃,怕您吃不习惯......”

    她没料到,在这样紧张的加班夜晚,大领导居然有心思了解Q市的食物。

    年与江温和一笑,回身走出电梯,边走边说,“怎么?难道你认为我美餐都必须去五星级大饭店还是以为宵夜也得正儿八经地来个八菜一汤?”

    “不应该是吗?”百合举步跟了出去,纳闷地嘟囔了一句。

    “什么?”年与江突然滞住了脚步,百合差点撞上去。

    “没,我是说,我经常去的一个地方有很多Q市的美食,只是有点远。”百合忙谄媚地干笑了一声。

    “多远?开车两个小时够不够?”年与江抬腕看了眼手表,拿出车钥匙。

    “呃......够了,来回两个小时差不多。”

    百合更加诧异,领导真是有雅兴啊!

    “走,带路!”

    “哦,好!”

    夜已渐深,路上的车辆也逐渐少了,路况非常不错,正如百合的心情一样。

    她虽然算不上一个名副其实的吃货,但Q市毕竟是她生长了二十多年的地方,哪里的食物地道口碑好,她自然了然于胸。既然大领导这样有兴致,那就带他去小吃聚集地——劈柴院。

    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年与江亲自驾车载着百合从城北开到了城南,一路上听着她滔滔不绝地介绍当地人文历史和美食,年与江不时地轻声附和。

    在她看不到的时候,薄唇轻扬:小丫头,刚才在办公室里都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这会又神采奕奕了?

    “到了,就这里!”

    车子停在了小吃街外面,两人步行进了小吃街。

    虽已深夜,但小吃街里里外外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各种吆喝叫卖声此起彼伏,与方才一路“领导,我带您先把最好吃的几样先尝一遍吧?”百合俨然对这里轻车熟路,兴高采烈地指着路边的一个个小门面对年与江说,“这家的豆腐脑,那家的馄饨,那家的锅贴,臭豆腐,还有这个这个烤扇贝......”

    瞧着眼前这个欢脱热情的女孩,年与江忍不住笑问,“好啊,你请客吗?”

    “没问题!”百合爽快地答应,可仅仅一瞬间,又突然安静了下来,难为情地向他伸出了手,小声道,“加班没带钱出来,要不,您先借我一点?”

    年与江忍不住摇头嗤笑,但还是直接拿出了钱包,在百合眼前晃了晃,“我可是要收利息的!”

    言外之意就是,你考虑清楚真的要借本黄世仁的钱吗?

    “利息就利息,您觉得我付不起吗?利滚利都没问题!”百合撇撇嘴,故意扬了扬眉,明显不服气。

    呵,小丫头,口气不小!

    “行,那我就不客气了!”年与江把钱包往百合手里一塞,兴趣盎然道,“走,别带我吃什么最好吃的,就这里的每样尝一份吧!”

    “啊?”百合一愣,随即不屑地努努嘴,“我看您是眼睛大胃口小!”

    当然,年与江并没有真正地把每样美食都尝一遍,但每样百合盛情介绍给他的,他都会很认真地吃几口,还非常给面子地点点头,“还行!”

    看着年与江把西装脱下来挂在臂弯,然后跟周围的人一样坐在喧闹的夜市里吃着烤串的样子,百合偷偷乐了:大领导吃宵夜的样子也跟咱这普通小老百姓一样可爱嘛!

    “偷笑什么呢?”

    “啊!”百合猛地抬头,刚好撞上年与江探究的目光,那双狭长眼在灯火迷离的夜里显得格外深邃好看。

    她不由地吐了吐舌,只好实话实说,“我在想,我如果给现在的您拍张照片送去给院里的宣传部门,我是不是可以趁机勒索一点?这么珍贵的照片,我估计能值不少钱呢!”

    “那,要不试试?”年与江似乎是考虑了一下,挑眉看向她手里的手机,“勒索到了钱咱俩平分!”

    “嘿嘿,开玩笑的,我哪敢......”百合的小脸瞬间红透,条件反射般地把手机藏在了身后。

    “我批准你可以敢!”年与江脸上一直保持着儒雅的笑,筷子拈起一只灌汤包,“来吧!”

    呃,来真的?还是逗她玩呢?

    百合瞧着年与江面上的笑,看着似乎挺真诚的,于是犹犹豫豫地把身后的手机拿了出来,“真拍了啊?”

    “再啰嗦我可就后悔了!”年与江皱了皱眉,好像很不耐烦了一样。

    “那我就不客气了!嘿嘿!”百合忙打开手机摄像头,对准年与江狠拍了几张!

    “记得赚了钱平分!”年与江优雅地用纸巾擦了擦手,站了起来,“走吧,感谢你的宵夜,回去继续工作。”

    百合自然没敢真的把那几张照片公布于众,而是藏在了最隐秘的相册里。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总之,彼时从劈柴院出来的时候,一路上她的心里塞得比胃里还满,回去时候的精神比来的时候都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