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野战的节奏

    更新时间:2019-02-02 11:35:19本章字数:2007字

    夜色骤深,郁明时削薄的唇紧抿,心里有一股难言的嫉妒在疯狂滋生。

    他蓦地握紧了拳头,死死盯着不远处两人抱在一起的身影。

    钟言没过多久,还是松开了许清灵。

    他紧紧凝视着他,恳切的问道:“你现在有手机号吧,告诉我,我走的那天能来送我吗?”

    许清灵忙不迭的点头答应,一边掏出自己陈旧的手机,一边道:“好,到时候你联系我,我一定会去送你。”

    “嗯,很晚了,我送你上楼吧。”钟言还是容易满足,很快便感到心里的失落感消散了很多。

    “不用了,你早点休息,我可以的。”许清灵摇头,连忙推拒。

    天色不早了,她不大好麻烦他。

    “那你小心点,我有空也会来看你。”钟言轻轻拍了拍她的肩,一脸认真的道。

    好不容易相见,他不可能就这样与她就此告别。

    “嗯。”许清灵微笑着回道。

    “再见。”钟言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念念不舍的转身离去。

    目送钟言的身影远去,直至消失在车水马龙的马路尽头,许清灵才转过身,准备往回走去。

    就在这时,她惊讶的发现了郁明时的身影。

    她看看着不远处笔直站在那里的他,莫名感到有那么一瞬间的心悸。

    他为什么在这里?

    许清灵大着胆子向他靠近了几步,抬头与他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他眼中的森冷之意让她一阵紧张。

    她愣了一下,才大着胆子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不能在这,发现你与旧情人私会,你感到慌张吗?”郁明时冷笑一声,那双狭长的眼睛危险的眯起。

    旧情人?许清灵对他的联想能力感到莫名想笑。

    她不想解释什么,无语的从他身边走过。

    “站住!”郁明时忽然在她走了几步后,低喝一声。

    “干什么啊?”许清灵不耐的转身,瞪了他一眼。

    然后下一秒,她竟被他使劲放倒在一边的草地上,这一落差让她措手不及,她失声抵叫:“啊!”

    她全然没想到他会突然间兽性大发,她慌忙缩着身子。

    “和男人抱得很欢啊,下一步准备做什么?”他飞快的欺身而上,眼里没有丝毫的温度,冷冷道。

    “你这个疯子,放开我!”许清灵浑身不自觉的紧绷起来,拼了命般的开始挣扎。

    他又开始莫名其妙的发疯了,什么都不知道不了解,就会诬陷只会诬陷她!

    都是旧识,为何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就那么多?!

    然而郁明时不容她反抗分毫,脚上突然发力,压住了她乱动的两腿。

    他嘴角冷冷的勾着,深邃晦暗的目光忽然扫过她的前胸,忽然转了话锋:“啧啧,你本就是个荡妇吧,胸前的扣子都没弄好,怎么,勾引人家没成功吗?”

    “你混蛋!”许清灵被他如此羞辱,又躲避不得,愤怒的大叫起来。

    郁明时将她紧紧揽在怀里,手迅速的伸进了她的衣服里,语调轻柔却狠毒道:“整日只会装的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这就是你勾引男人的手段对吧?”

    “你想做什么?”许清灵浑身一个激灵,紧贴着扎人草地的身体,都感觉已经被草钻出了几个洞。

    “不弄你你是不是太痒了?你等着!”郁明时冷冷的凝视她,低沉沙哑的暧昧语音一落,手随即在她的高耸处划过。

    这刺激的碰触给她身上带来一阵酥酥麻麻的颤栗。

    许清灵倒吸了一口凉气,所有的羞恼与愤怒都涌上来而心头,她双目赤红的对着他大喊大叫:“你放开我!疯子!你敢碰我我就死给你看!”

    “你想死可以,不过我会让你死在我身下的。”他眼里划过一道嗜血的光芒,忽然凑到许清灵的耳畔,如鬼魅般低语。

    随着他在身上灵活游走的动作,许清灵的前胸也剧烈的一起一伏。

    她瞪着郁明时笑的如同撒旦般冷残忍面容,心里一阵阵的抽紧,眼看着自己就要在公园里被他就地正法。

    一股恼恨与无奈自心底漫溢而出,她狭长的眼睛里雾气霭霭,颤抖着声线说着:“不要,回病房再做吧……”

    她强压心底的羞耻,开口说完,期盼着他能同意,让自己做做最后的一次挣扎。

    “好啊!不过你可别想和我耍什么花招……”郁明时微愣,马上爽快答应,嘴角随即挂上一抹邪佞的笑容。

    郁明时自己也没开放到想和许清灵在草地上激情的地步。

    他揽住她沾满了杂草的背部,轻而易举的一把抱起她,任由许清灵抓住了时机疯狂挣扎,却也根本没有办法脱离他的掌控。

    他紧紧把她按在前胸,大手用力桎梏住她,一路稳稳地的到达了病房。

    并在护士惊恐的目光里,毫不留情的把她丢到了床上。

    不容她有任何逃跑的空隙,立即粗暴的蹂躏起了她的唇。

    在被他问得快喘不过气来的时候,许清灵终于脱离了他的侵略,她惶恐的叫住他:“等一下!”

    “你又怎么了!”郁明时又被她生生叫住,分明是剑拔弩张,他低下了头,狂躁的问道。

    “你没有带那个东西……”许清灵大口喘着气,抖声说着话,想尽可能的拖延时间。

    “这时候到哪去买,我不带又怎么样!”郁明时低咒了一声,残酷的道。

    许清灵僵直了身体,眼泪瞬间哗啦啦的下来了,那次她是安全期,躲过一劫,可这次,她并没有计算。

    如果要是出了人命,她该怎么办?

    然而郁明时见她哭得泪流满面的样子,并没有就停下自己的动作的意思,反倒更有了一种嗜血的快感。

    要是能让她怀上自己的孩子,就更好了。

    他勾了勾嘴角,随即埋头在她胸前继续奋战。

    许清灵感到自己心痛的快要窒息,自己努力躲避,却逃不过他的侵犯。

    她不可抑制的大声哭了起来,郁明时应声抬起了头,看她伤痛欲绝的样子,有些烦躁。

    他恼怒的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唔……”

    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