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雷雨之夜

    更新时间:2019-02-12 17:20:56本章字数:1903字

    门外的佣人不断地敲打着房门,却被苏穆安紧紧的反锁,纹丝不动。

    外面的雨依旧下的很大,电闪雷鸣几乎掩盖屋内的声音,倾盆大雨似乎也洗刷不干净两人身上的血迹。

    江锦希也因为失血过多渐渐没了力气,她感觉体温一点一点的流逝。

    眼前面色冰冷的苏穆安也渐渐模糊不清,她心里莫名的生出巨大的恐惧,这时候她才发现,苏穆安是对她起了杀心。

    她不甘心的看着两腿间漫出的鲜血,伸手想去拉住苏穆安的衣角却被对方微微躲了过去。

    “放过我……”尾音还不曾落下,便沉沉的昏迷了过去。

    苏穆安试探的踢了江锦希一脚,江锦希没有丝毫反应。

    正要转身开门,余光一闪,发现刚刚江锦希躺过的床上一处微微的闪着。

    她瞳孔猛然皱缩,掀开被子,那正藏着还处于通话界面上的手机,上面明晃晃的“晨曦”二字几乎刺痛她的双目。

    电话那头沉默着,没有一点声响。

    苏穆安手指颤抖的挂断了电话,通话时间已经持续十分钟有余,刚刚发生的一切声响应该全都被对方尽受耳底。

    苏穆安无措的看着地面上狼狈的江锦希,怔怔的后退了两步,小腹又开始隐隐的坠疼,她轻轻地抚摸着。

    江锦希的孩子没了,江锦希的脸被她毁了,那这个地方,这座城市,还有她的容身之地吗?

    不……江锦希的孩子不是她杀的,她决不能成为被陷害的对象,

    卧室的房门依旧在不断地敲打着,仔细听闻,已经有人再找备用钥匙。

    她脑中却出乎意料的镇定,迅速的计划着,她面无表情的走进洗手间清理着手上的血迹,换上江锦希房间内干净的衣物。

    她深吸一口气,躲在房间门后,等待着房间门被佣人们打开。

    苏穆安一动不动,佣人们在打开门的那一刹那被屋中的景象惊呆了。

    一时间方寸大乱,慌乱不堪。

    她异常顺利的溜出房间,拿着早已备好的证件与信用卡,偷偷溜出别墅。

    她知道自己逃出老宅的几率微乎其微,自她与纪晨曦离婚之后,老宅的安保就异常的严谨,但是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坐以待毙,等着纪晨曦回来给她宣判。

    她的孩子还那么小,还没有看一看这个世界,她不愿这个小生灵成为她们俩人之间感情的牺牲品。

    苏穆安躲在厨房里,听着外面佣人们的喧闹,以及救护车的声音,一夜之间这个熟悉的别墅仿若全部变了模样。

    “苏小姐……”

    苏穆安脸色猛然惨白,她僵硬的转过身子,她本以为半夜厨房本不有人过来,她以为自己起码可以安全等到黎明。

    “别怕,是我,李妈,你放心吧,这里没人过来。”

    苏穆安警惕的护着小腹,此时她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容不得一点点的惊吓。

    “李妈……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我求求你,不要告诉别人。”

    李妈轻拍着苏穆安的肩膀安抚着她的情绪,极力的让她镇定下来。

    “你现在还有孩子,情绪不要这么激烈,会对孩子不好的。”

    苏穆安轻喘着气,果不其然,刚刚小腹轻微的坠痛已经越来越激烈,她极力的让自己放松下来,李妈倒了一杯热水塞进她的手里,嘴中解释着。

    “你怀孕的事我也是不久前才看出来,孕妇走路的样子和常人不一样,我是过来人,不过你放心,我没有告诉其他人。”

    苏穆安慢慢的平静下来,微热的开水顺着喉咙缓缓流下,慢慢的平复着她有些敏感的情绪,忽她猛然转过往窗外张望去,外面传来熟悉的引擎声,是纪晨曦回来了。

    苏穆安一时方寸大乱,为什么纪晨曦不先去医院去看望江锦希,她本以为自己还有一晚上的时间,她紧握着李妈的手,脸上满是哀求。

    “李妈,救救我的孩子……纪晨曦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厨房里的两人几乎能听到纪晨曦的怒火声,不知是在为江锦希的遭遇生气还是找不到她这个罪魁祸首而生气。

    李妈牵过苏穆安的手将她推向厨房后门,那是平时佣人们出入的地方。

    李妈让苏穆安趁着纪晨曦还没有来得及搜寻老宅之前赶紧出去,说不定还有一线出逃的生机。

    苏穆安身披着外套微微掩盖着面容,她知道老宅各处布满了监控,这样做只是徒劳,但她却依旧心中抱着一丝侥幸。

    令她惊喜的是,后门不知是疏忽还是意外,几乎没有安保人员。

    她胆战心惊的逃脱了老宅内的禁锢,走到不见尽头的公路上,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逃了出来。

    雨下的很大,她没有带伞,她护着小腹踉踉跄跄的走着,如同落汤鸡一般,雨水带走她身上的温度,身上的毛衣因吸了水,几乎压垮本已经没了力气的她。

    忽然感觉两腿之间有温热的液体流出,她苦笑着,脚步依旧没有停留,这就是她适才伤害江锦希的报应吧。

    她苦苦保护了的两个月的孩子,现如今果真就要离开她了,她怎么能奢望自己拥有他呢……

    身后车辆的引擎声离自己越来越近,她看着自己的影子在雨幕中被车灯拉得越来越长,车鸣声和呼唤声她仿若闻若未闻,麻木的一步一步慢慢的移动着,仿佛只要迈开一步,就可以渐渐的逃脱这几年不堪的回忆。

    脚下踩上的一颗石子让她重心不稳,在摔倒的前一刻,她下意识的蜷缩起身子保护着小腹,而耳边传来的撕心裂肺的呼唤却让她恍恍惚惚中以为身处梦境,挣扎着睁开眼睛,却终于没了力气深深的陷进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