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重生

    更新时间:2019-02-28 09:20:12本章字数:1965字

    赵玉娇死了,怎么死的,哪一年死的,她自己都不知道。

    记忆里只剩下大片大片杜鹃花在眼帘中打转,转着,转着,漫山遍野都是艳丽夺目的鲜血。

    最先发现自己魂魄似乎离不开堂姐夫纪少瑜时,纪少瑜已经接管大理寺,成为最年轻的大理寺卿。而后的十几年,赵玉娇没有见过堂姐,就好像堂姐夫从未娶过亲一样,他独来独往地居住在一座庭院深深的宅子里。

    纪少瑜像是一条孤狼,他杀伐果决地在朝堂上搅动风云,丝毫不惧御史的弹劾和同僚的暗算。

    皇上看重他,临终托孤,让他而立之年就坐到了当朝首辅的位置。

    可那样呼风唤雨的人物,却一辈子独来独往,身边别说是女人,就是男人都是生人勿进的侍卫。

    到是她亲大哥来看过他几次,每次都劝他说:“放下吧,人死不能复生。”

    赵玉娇猜测堂姐定是遭遇不测了,每次说到这个,纪少瑜的眼睛就跟死水一样,沉寂不说,还特别森冷。

    新帝亲政,朝臣们个个猜测纪少瑜要跟新帝对峙了,可谁也没有想到,纪少瑜会突然丢了所有权柄,径直回了顺昌府。

    而那时纪少瑜不过才四十三岁。

    魂魄缠了纪少瑜半辈子了,赵玉娇总算是看到了久违的亲人们。

    爷爷快不行了,一大家子都守着他。

    纪少瑜来的时候,二叔一家惶恐地避了下去,赵玉娇皱了皱眉,心里暗暗觉得奇怪。

    这时只见瘦骨如柴的爷爷拉着纪少瑜的手道:“都怨我,手心手背都是肉,害了玉娇。”

    “人死债清,你就让玉婉进纪家的祖坟吧。”

    纪少瑜目色深沉,一言不发,抿着的嘴角看起来是在讥笑。

    赵玉娇看着爷爷一口气上不来,吊着,脸色涨得发紫。

    她在一旁急得团团转,眼睁睁看着爷爷死不瞑目地咽了气,只听纪少瑜淡漠道:“她的尸首早就喂狗了。”

    明明是轻飘飘的语气,她却听出了尖利诡异的阴森。

    赵玉娇到底没有机会弄清楚纪少瑜跟堂姐之间发生的往事,因为从赵家回来以后,纪少瑜就病了。

    他呕心沥血算计了一辈子,身体早就耗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纪少瑜死的时候,赵玉娇还暗暗地叹了一口气,这一下总能结伴去黄泉了吧。

    可谁知道她盯着纪少瑜看的时候,猛然看到死去的纪少瑜一下子睁开了眼睛……他那眼睛直溜溜的,漆黑如墨,像是能看见她魂魄的样子。

    呵呵……

    赵玉娇都不敢想象,做了二十年的鬼了,她最后竟然就这样被吓得魂飞魄散。

    永兴六年,夏至炎热。

    清溪村老秀才赵福明家的三孙女被人攒使着翻竹子,结果失手跌了下来,竹尖插伤耳朵,鲜血顺着脖子流了下来。

    小女娃以为自己伤了要害,硬是活生生被吓得晕死过去。

    赵家的红漆木架子床上,躺着昏迷不醒的赵玉娇。赵福明的媳妇王和香哭成了泪人,一屋子的人都知道她最疼这三孙女了,一个个温言细语地劝着。

    偏这时,她那大媳妇余红翠在房檐后的竹林里肆意叫骂。

    “你们是谁害了我家玉娇,今天要是不给我说清楚,我就带你们去见官。”

    “一个个小小年纪不学好,带着我家玉娇在竹林里乱翻,害得我家玉娇伤了耳朵,流了那么多的血。”

    “哼,你们的爹娘管不好,老娘来管,再不说,别怪老娘上手打人了。”

    几个孩子的哭声响了起来,杠杠的,吵得二里外都能听见。

    赵福明皱着眉头,瞥了一眼大儿子赵毅光道:“去把她叫回来。”

    赵毅光担心女儿,见小丫头惨白着脸,一时间眉头拧出深深的褶皱。

    余红翠凶悍惯了,见问不出什么,又担心女儿。直接把跟赵玉娇玩耍的几个孩子都带回了赵家,其中年纪稍长的纪少瑜更是被余红翠狠狠地瞪了几眼。

    纪少瑜平静地站在赵家的院子里,隔着那一堵石墙,目光深邃空洞,静得不像个十二岁的孩子。

    年纪小的那几个全都被吓到了,哭爹喊娘的,也亏了正是农忙的时候,那些孩子的大人都不在家。几个孩子哭了一会,便忐忑地在赵家的院子里等着。

    赵玉娇做了一个特别可怕的梦,眼帘中的血一圈一圈地晕开,她喊啊喊,嗓子都喊破了也发不出声音。

    深深的恐惧笼罩着她,她使劲地动着,可身体却像不是自己的,怎么也动不了。

    这番来回折腾了四五次以后,她眼眸渐渐清明,自己醒过来了。

    赵玉娇懵了一样地看着开着的小门,藏青色的门帘被栓了起来,门栓用根线吊着,堂屋外的门槛边上还有两个熟悉矮小的石凳子。

    “娘,娘……”赵玉娇慌神地喊着,一咕噜地从床上爬起来。

    余红翠从院子里连忙往房间里跑,一边跑一边应声道:“哎,娘在这里。”

    “娇娇,你醒了。”

    “没事了,娘在这里。”余红翠一把将赵玉娇抱在怀中。

    赵玉娇垂下眼帘,视线从余红翠的肩膀上看了过去。

    这会子她能看得更远了,院子里的长条凳,高高的杏子树,还有爷爷搭起的桑果棚。

    眼帘中熟悉的一切叫她心惊胆战,她明明死了那么多年,就算后来魂魄跟着纪少瑜回来,看到的也是青砖灰瓦,高门大宅,何曾是儿时记忆中的农家院子?

    赵玉娇揉了揉眼睛,这才猛然惊觉,原来她的手又短又胖,像是两节粗粗的莲藕一样。

    “娘……”

    赵玉娇抱紧她娘的脖子,不敢置信地唤了一句。

    余红翠以为她吓坏了,连忙拍了拍她的后背道:“娇娇别怕,你告诉娘,是谁害了你的?”

    “纪少瑜他们几个都在院子里的,只要你说出来,娘就给你报仇。”

    赵玉娇猛然一震,她抬眸快速在院子里搜索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