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诡异的诈尸

    更新时间:2019-04-19 13:22:04本章字数:3239字

    吴思第一次见到诈尸,是在他十五岁那年。

    那时,他已经在县城里上了初中,暑假里,跟着父母,回到了故乡——西南边陲大山深处的一个小山村里。

    那天,吃过晚饭,吴思跟着父母,去为村里的王大爷送殡,这也是村里的习俗——停尸七天后,要在第七天的夜里出殡。

    虽然是盛夏时分,但因为是在大山深处,所以气温很低,凉飕飕的山风,阵阵吹过,吴思虽然穿着薄毛衣,但仍觉得有点冷。

    吴思还记得,他跟着父母,进了灵堂,灵堂里,就点了两三根蜡烛,风从没有关严的门窗吹进来,烛光被吹得摇摇晃晃,好像随时都会熄灭。

    因为王大爷家过得不富裕,所以棺材很简陋,是一个薄板棺材,棺材上连漆都没刷。

    只有王大爷的三个儿子,在灵堂里。

    吴思的父母走过去,跟王大爷的三个儿子,低声说着什么,就在这时,一阵山风吹进屋里,蜡烛熄灭了,屋里顿时一片黑暗。

    正当大家手忙脚乱,找火柴点蜡烛时,忽然,在黑暗中,从棺材的方向,传来轻轻的敲击声:“咚、咚、咚。”

    那种敲击声很轻,也很有节奏。

    吴思的母亲,胆子比较小,听到这种敲击声,尖叫一声,打开房门,冲到了院子里。

    几乎与此同时,王大爷的两个儿子,也惊叫着跑到了院子里。

    但王大爷的大儿子,还有吴思的父亲,则比较镇定,他们仍留在屋里,吴思虽然也很害怕,但也许他的好奇心,超过了他的恐惧感。

    他想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是谁在敲装着死人的棺材?

    就在这时,那种敲击声,仍旧不疾不徐地传来,而且非常有节奏。不但如此,从棺材里,还隐约传来咯咯的笑声。

    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那种笑声,不像是男人的,而更像是女人在笑。

    吴思感到一阵阵头皮发麻,在黑暗中,他握紧了父亲的手。

    忽然,吴思父亲镇定地说了句:“王大爷应该还没死,快点,把棺材打开。”

    这时,王大爷的大儿子找到了火柴,把屋里的蜡烛点着,并连忙走过去,把棺材盖磨开,吴思的父亲,端起蜡烛,走到棺材前,用蜡烛照着,往棺材里看。

    当时,可能是出于好奇,吴思也壮起胆子,站在父亲后面,往棺材里看过去。

    只见王大爷,穿了一身红色的寿衣,头上还戴着一个奇怪的帽子,脸色蜡黄,双眼大大的睁着,浑浊的眼睛里,充满了血丝,嘴巴也大张着,一脸的惊恐。

    王大爷的大儿子,声音颤抖地喊了一声:“爹。”

    王大爷那张惊恐的脸,仍然没有任何反应。

    吴思的父亲,鼓了鼓勇气,伸出手,摸了摸王大爷的心跳和鼻息,忽然,他猛地抽过手来,“哎呀”一声,吓得往后倒退了几步,差点把吴思撞倒。

    吴思还是第一次见父亲吓成这样,在他的印象中,父亲的胆子非常大,几乎从没害怕过。蜡烛再次熄灭了,在黑暗中,吴思听见自己的父亲,喃喃自语般地说了三个字:“诈尸了”。

    借着外面暗淡的月光,吴思看到,王大爷的大儿子,两腿一软,瘫在了地上。

    反倒是吴思当时年龄小,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没那么害怕。

    过了好大一会,吴思的父亲才镇定下来,并走过去,把棺材盖上,也把王大爷的大儿子,从地上扶了起来。

    王大爷的二儿子、三儿子、还有吴思的母亲,仍然在院子里站着,不敢进屋。

    吴思的父亲,长长地叹了口气说:“王大爷诈尸了,今晚就不要出殡了。”

    王大爷的三个儿子,按照吴思父亲说的做了,取消了当晚的出殡,第二天,去十几里外的道观里,请了个道士,做了两天道场,然后才把王大爷下葬。

    王大爷的儿子、很不解地是,父亲在去世的时候,表情非常安详、平静,但打开棺材时,为什么一脸狰狞?

    而且是谁敲的棺材?那种女人的笑声,又是怎么回事?

    做法的道士解释说,王大爷是被一个女鬼附体了,那个女鬼,经常在这一带游荡,不但附体在死人身上,还附在阳气弱的小孩身上。

    前几年,在半年内,村里就有三个小孩,先后跳崖自杀,就是被这个女鬼附体了。

    对于诈尸、或鬼神附体,吴思都不太懂,但那三个跳崖摔死的小孩,吴思却都很熟悉,因为那三个小孩,和他年龄相仿,是他在村里的童年玩伴。

    吴思后来才知道,父母正是因为那三个孩子跳崖摔死,才立即把吴思接到了县城里。

    那时,父母的经济条件并不好,每天起早贪黑,以摆米粉摊为生。

    而且吴思的两个哥哥,已经在小县城里上学了,一下子又多了个孩子,父母的负担就更重了。

    在吴思的记忆里,类似的怪事,还发生过很多。

    在村东头,住着一个王二傻子,那个王二傻子,生下来就傻,吃饭不知饥饱,睡觉不知颠倒,脸好像从来没洗过,蒙着一层厚厚的污垢,让人都看不出他本来的模样了。

    那个王二傻子,还总拖着长长的鼻涕,身上的臭味,离十多米,都能把人熏得想吐。村里的人见到他,也都会捂着鼻子,远远躲开。

    王二傻子的父母死得早,他又没有兄弟姐妹,所以也没人管他的死活。

    幸亏村里有几个好心的老人,每天会在王二傻子家门前,放些吃的,王二傻子才没饿死。

    但奇怪的是,有一天,王二傻子的疯病,忽然彻底好了,他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也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村里的人,几乎都认不出他来了。

    人们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生出来就傻的傻子,为什么一直到了二十多岁,没人给他看病,他却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正常人呢?

    大家这才发现,这个王二傻子洗干净后,模样长得还挺端正的。

    王二傻子变成正常人后,开始在山里采药,而且他采的草药,质量上乘,比村里其他的药农,收入都高。

    过了几年,王二傻子盖了新房子,还娶了个模样俊秀的老婆,生了个大胖小子。

    但人们也慢慢注意到,这个王二傻子无论说话、还是一举一动,好像都有点女里女气的,不太像个男人。

    于是,有人私下里议论,这个王二傻子,其实是被女鬼附体了,并且这种议论,很快传遍了整个村子。

    当然,这些话,最后也传到了王二傻子老婆的耳朵里。

    王二傻子的老婆,性格比较要强,也很敏感,听有人竟然传这种谣言,她又气又恼,并且觉得没脸见人了,一时想不开,竟然抱着孩子,跳崖死了。

    那个王二傻子,在悬崖边,哭了好几天,而且他的哭声,和女人一模一样,随后,他也跳崖死了。

    一家三口,就这样全部惨死。

    王二傻子死后,人们把他的尸体,还有他老婆、孩子的尸体,合葬在了悬崖下、他们摔死的地方。但从那之后,村里闹鬼、闹得就更厉害了。

    尤其是在每个月、月底那几天,午夜时分,时常会出现诡异的笑声,那种笑声,似有似无,隐隐约约。

    有的村民,壮起胆子,半夜起来,从门缝往外看,他们居然看到——

    在暗淡的月光下,一男一女,牵着一个小孩,在村里游荡,人们都说,那就是已经摔死的、王二傻子一家三口。

    村里的李寡妇,是最早说“王二傻子被女鬼附体”的,有一天,人们发现,李寡妇忽然死在了家里,而在前一天晚上,李寡妇还好好的。

    再说李寡妇刚四十多岁,什么病都没有,怎么说死就死了呢?

    而且她死得还非常怪异——

    她躺在床上,两眼大睁,眼珠子微微凸出来,嘴歪眼斜,一脸的惊恐,但身上却没有任何伤痕。

    李寡妇的一个邻居说,就在李寡妇死得那天夜里,他拉肚子,半夜起来去茅房,忽然又听到那种似有似无的笑声,他便站上一块石头,扒着墙头,偷偷往外看去。

    在月光下,他看到一男一女,领着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轻轻地推开了李寡妇家的门。

    看到这诡异的一幕后,那个邻居,吓得浑身一哆嗦,站立不稳,从石头上摔了下来,并且摔晕了过去。

    等他清醒过来时,天已经亮了,没想到第二天,李寡妇就奇怪的死掉了。

    经过这件事后,村里那些曾经传过这种谣言的人,全都人心惶惶,不停地请和尚、道士作法,并且几家住在了一起。

    幸好过了一年多后,没人再像李寡妇那样死掉,村里那种紧张的气氛,才渐渐缓和下来。

    但很快,村里另外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大家都叫她张二婶,又忽然死掉了,而且死的状态,和李寡妇一模一样,也是眼睛大睁,两眼外凸,脸色发黑,表情非常狰狞。

    不过和李寡妇不同的是,睡在她旁边的两个女儿,在夜里,竟然没听到任何异常。

    刚刚缓和的气氛,突然更加变得风声鹤唳了。

    村里的很多人,不敢在夜里睡觉了,他们只敢在白天睡一会。

    老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村民们请教了一位捉鬼的高人,那个高人指点说,只要为王二傻子一家三口,建一个小庙,并且要让小庙里,香火旺盛,王二傻子一家三口的冤魂,就不会再出来害人了。

    村民们赶紧按照那个高人说的办,果然,庙修好后,王二傻子一家三口,就没再出现过。

    但让吴思没想到的是,那个可怕的女鬼,还有王二傻子一家三口,竟然会缠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