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无法可说

    更新时间:2019-11-18 13:22:26本章字数:3080字

    “我要屠帮!”

    “我要屠帮!”

    “我要屠帮!

    暴怒!

    极度的暴怒!

    怒到了几点,失去了理智的暴怒!

    高海从没有过如此的愤怒。

    从未有过如此的想杀人。

    他万万没有想到!

    自己衷心感谢他们盛情相邀!

    诚心诚意要为他们帮忙!

    他们却背地里连环算计自己!

    “该死!”

    “你们真的该死!”

    没有人能体会高海现在的愤怒,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废物!

    被人轻易的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废物!

    若不是他们听到了‘仙盟’,瞬间惊慌起来,让高海看出了破绽!

    若不是那支箭及时提醒!

    若是他们但凡表现的正常一点,高海都会毫无察觉的,非常高兴的,把那菜吃下去!

    生与死之间,就差那么一点!

    就差那么一点!

    “老天眷顾啊!”

    “真的是TMD老天眷顾老子!”

    “但凡是,他们表现好任何一丁点!”

    “老子就吃了!”

    “真的是太蠢了!太蠢了!”

    “太蠢了!”

    “太蠢了!!!”

    赤红着双眼,高海气的浑身发抖!

    是气别人骗他,是气自己轻易被骗。

    大口大口的喘息,大口大口的喘息!

    就像溺水后的人一样!

    劫后余生!

    又充满暴戾!

    “我既然不能让愚蠢的我变的聪明!”

    “那我就让把我变得愚蠢的人,全部杀光!”

    心中恨极的高海,将双手紧握的喀嚓嚓乱响。

    浑身上下散发的暴虐气息肆意奔袭,将街角一条闻到了血腥气息而过来的野狗吓得瞬间夹着尾巴哼唧唧的恐惧的原地颤抖!

    “连个畜生也笑话我!”

    暴怒的人没有理智,看谁都像在嘲笑他,隔空一掌将那狗打成碎片!

    脚下再起劲力,刹那弹射而出,落在街边,凶目四扫,就要抓人来问,三河帮驻地在哪里!

    却没有想到,一扭头,把一个抱着孩子的母子吓呆到了原地。

    那小孩也一下子吓哭了。

    “哇哇哇哇!”

    “给老子闭嘴!”

    小孩儿一哭,高海大烦,狠狠一眼瞪过去。

    却看到了那妇人惊喜中的恐惧!

    “恩……恩公!”

    “恩,恩公?”

    高海一愣,理智略微回转。

    再仔细的一瞧,才认了出来。

    “原来是你!”

    “是我是我!”

    那妇人连忙抱着孩子过来:“阿瓦,阿瓦,别哭,别哭,你看,你看,是那天救你的那个哥哥!”

    ……是那天救你的那个哥哥。

    高海突然浑身一震。

    理智再次回转。

    闭上眼,深呼了口气!

    “……大嫂……孩子……没事吧……有没有……复发……狂犬病,之类的?”

    “没有没有没有!”

    孩子不懂事,还是吓得哭。

    母亲一边安慰他,一边忙回高海:“及时看了大夫,抹了药,没事了!那天恩公走的急,没来得及感谢恩公,恩公,你今天一定要跟我回家,孩儿他爹一直想要找到恩公,要好好的感谢感谢恩公!”

    “不用了!”

    高海摇头拒绝,却皱眉又问:“大嫂,真要想感谢我,就帮我个忙,告诉我,那三河帮的驻地,你知不知道?”

    “知道知道!”大嫂也连连点头,喜着回他:“孩儿他爹是三河帮的人,我知道在哪,我带恩公去!”

    “你说什么?!”

    孩儿他爹是三河帮的人?

    三河帮的人……?

    ……

    “恩公,走啊?”

    “不……不了……不用了。”

    高海双手垂了下来,肩膀也垂了下来。

    整个人,都一下子垂了下来。

    一下子从凶悍的灭世魔尊,变成没精打采的路人。

    低着头,默默的往家里面走。

    脑袋很乱,非常乱!

    不知道在想什么。

    只是低着头,慢慢的往家里面走。

    可才一转弯。

    忽然听到“啪啪啪”的鼓掌声。

    高海瞬间警惕。

    猛地抬头一看,却见对面有一个身着长袖苍衣,长须飘飘,颇有种仙风道骨感觉的老者,在面带微笑的鼓掌:“不错,不错。”

    高海警觉皱眉:“你是谁!”

    “你是高海吧?”

    高海再皱眉:“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老者笑着:“这个世界上,强大的存在遍地都是,但能克制住自己心魔的人,却屈指可数,你很不错!非常不错!”

    高海继续皱眉:“心魔?”

    我刚刚,是心魔?

    “你来仙盟吧。”那老者不回答,却微笑着,挥出一本书来:“这算我送你的见面礼,我也特批你可以略过考核,直接进入仙盟,入第五序列!”

    话落,高海眼前一闪,那老者消失不见。

    “好强!”

    高海一惊!

    这什么速度?!

    这绝不是速度!这是瞬移!

    正暗惊中,耳朵里那老者声音再次传来:“另外,看好你的小侍女,我才发现,她现在突然莫名其妙的变的很强,一旦她出事,要比她婆婆难对付千倍万倍,你小心照看。另外,她现在很着急,我帮你把她锁在了家里面,你速速回去。”

    “阿离?”

    高海这一听,更一惊,接过那书,顾不得看,赶紧往家里面跑。

    速度飞快,一路扬尘。

    到了院子边上,直接跃了进去。

    刚进去,就见一道红影‘嗖’朝他飞扑而来。

    “公子!”

    “阿离!”

    “公子!”

    阿离一下子抱住了公子。

    泪流满面!

    薄纱下的阿离披头散发,浑身瑟瑟发抖,精致的泪珠小脸上全是惊恐后的哀怨。

    拼命的抱着他,恨不得把自己融进公子体内。

    低声哭泣:“公子……阿离刚刚……突然好怕……公子非常愤怒……好像要消失了……我想出去救你……可又出不去……呜呜呜呜……阿离好怕……”

    她是系统承认的高海的道侣。

    是命运羁绊的存在。

    冥冥之中,两人心有灵犀。

    高海暴怒,她能清晰的感觉到。

    她甚至有一种非常恐惧的预感:公子要消失了,公子要消失了!

    她想跑出去陪着公子,却发现院子四周,全是屏障,她出不去!

    正着急的发疯的时候,公子回来了。

    “公子,阿离刚刚好怕!”

    “乖,没事了,没事了!”

    紧紧的抱着她,轻抚着她的背,感受着她细嫩肌肤下的颤抖。

    高海微微一颤。

    心中却突然的,有了一丝安稳。

    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是真心的对我。

    因我喜而喜,因我悲而悲,因我痛苦而痛苦,因我愤怒而愤怒。

    “阿离!”

    他轻轻的抬起了她的下巴,望着她的绝世小脸:“阿离。”

    “公子!”

    阿离也死死的望着公子,泪眼朦胧着:“公子”

    泪眼涟漪:“抱着阿离!”

    “嗯!”

    高海抱着她,抱到了房间里。

    才到了房间里,阿离手一挥,屋外藤蔓疯狂,将整个屋子死死的围绕起来。

    屋里面,伸手不见五指。

    “公子,你再也不要出去了!”

    黑暗中或许有一曲轻舞,是醉中仙梦,梦中旖旎。

    而与此同时,已经找到了薛旗薛贺父子的苏延朗,却恨不得抽死自己。

    “让你口无遮拦!”

    “让你胡说八道!”

    “让你信口开河!”

    “让你吹牛13!”

    ……

    后悔死。

    咋办?

    咋跟高海那小子说?

    怎么办?

    怎么办?

    一路上苏延朗都在皱眉想。

    想了一路。

    半下午的时候,眼前七梁城已经再望。

    “唉!”

    罢了!

    先去说说!

    硬着头皮,到了高海的院子里。

    却见到高海正在外面抱着那小花妖调笑。

    “咳!”

    隔空一声轻咳。

    那边高海听到了。

    拍拍阿离:“阿离,你先进屋。”

    “嗯!”

    阿离乖乖回屋去,他们俩刚出来没多久。

    “公子,我等他走了,再出来。”

    “嗯。”高海点点头,又朝外面道:“进来吧。”

    高海说着,从屋里面摄出来一个凳子。

    “坐。”

    “多谢!”

    苏延朗过来坐下。

    笑容可掬。

    可高海一看他这样,就心里面一沉,直接问:“怎么样?有结果吗?”

    “呃……高海啊。”

    苏延朗笑容满面。

    “我问你,你觉得人脉,重不重要?”

    “停!”

    高海一听,就皱眉。

    别搞这一套!

    “直说,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呃……”

    苏延朗有点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随后就赶紧认真道:“高海,我先跟你介绍介绍,咱们盟里面,总共是九大序列,最低是九,最高是一。”

    顿了顿,又认真再道:“而我呢,是第五序列,你进来后,应该是第八,或者是第七序列,不过你战力较强,所以很大可能是第七。”

    说到这,他停了停。

    再认真道:“咱们盟里面,高级序列掌握的权力,是低级序列没法比的,尤其是,前四序列!”

    “我明白了。”

    高海听到这,点了点头:“你的意思是,现在薛家父子,跑到了一个第四序列的人手底下了,是吧?”

    “呃……并不是!”

    苏延朗再摸摸鼻头,更有些尴尬:“是……第三序列。”

    说罢连忙又道:“第三序列也就罢了,关键是他们家是仙盟老牌世家,族里面很多觉醒者,所以你现在只要是给他们一次面子,他们以后肯定会帮你!”

    “呵呵!”

    高海听的嘴角翘了翘,略微的有些讽刺:“那行,老苏,我就问你,如果你爹,你姐姐,都被杀了,然后有人让你给他一个面子,放过仇人,你会怎么办?”

    苏延朗:“……”

    苏延朗一下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