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冥夫凶猛(1)

    更新时间:2019-07-11 10:49:25本章字数:1554字

    第1章 冥夫凶猛(1)

    午夜一点,我醒来了,这已经是连续第七天了。

    在梦里,总有一双手在轻抚我的身体,那双冰凉的大手顺着滑腻的肌肤一寸寸的抚摸,拂过脖颈和肩头、流连在胸前、慢慢的滑下小腹。

    一丝丝冰冷暧昧的气息在耳边拂过,那双手在摸到我的私密时,身体泛起可怕的酥麻……

    不管我多么害怕,身体都无法动弹,只能一遍遍的在黑暗中感受着这种异样的恐惧。

    那双手极尽挑逗、一次次的或轻或重的按压揉捏,让我忍不住发出声音时,唇角滑入了一点冰凉的湿软,一点点的纠缠、一点点的侵入。

    朦胧中,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耳畔说道:“别怕,一会儿就好。”

    那种撕裂的痛、好似凌迟一般一刀刀磨过柔嫩的血肉。

    用鲜血做润滑,一寸寸、一次次的撕扯,漫长的折磨让我痛得快要晕过去。

    在我意识陷入混沌之前,我隐隐听到耳畔的一声叹息。

    这只是个开始,远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我叫小乔,慕小乔,慕家的女儿,以及——

    祭品。

    从那天开始,我经常会在梦中重复那一夜的恐惧,那种疼痛就算在我醒来之后也无法消散。

    父亲说那是血盟,以处子之血与阴人缔结的盟誓,所谓阴人,其实就是阴间的鬼。

    我们家和寻常人家不一样,是一个游离在常人社会边缘的家族。

    家里有人做先生、有人做相师、还有法医、殡葬等等行业,都有人。

    而我父亲是长子长孙,自然继承了祖业——经营一家不大不小的古玩店。

    有些上了年岁、沾了阴气的东西,父亲会去处理、收购、再转卖到有需要的人手中。

    慕家,墓家。

    我甚至怀疑我太爷爷是从墓里爬出来的,才会让整个家族都被这个姓氏拖累。

    而我,就是被拖累得最惨的那个。

    我出生的那年,家里发生异变、不少人莫名其妙的惨死、大部分是我家各个行业比较有出息的中坚分子。

    太爷爷说我们家常年沾染阴物,难免会扰乱阴间秩序,这是人家秋后算账来了。

    我出生的那天,电闪雷鸣、阴阳紊乱,我妈大半夜的在家突然破了羊水,老家距离县城的医院不远,然而那天的狂风暴雨引发山洪,冲垮了一座几百年的桥,于是我只能听天由命的在家出生。

    幸好奶奶经验丰富,在我啼哭后,我太爷爷就在祠堂案台上捡到了一只血玉戒指。

    那戒指暗红流光、看起来像凝固的鲜血,没有人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太爷爷摇头叹气,什么也没说。

    后来,我十六岁的时候,就被送到了我家祖宅地窖里的那张“床”上。

    说是地窖,其实家族里的人都知道,那是一座被掏空的王侯墓。

    冰冷的石椁木棺,就是我的喜床。

    那场如同噩梦一般的“白喜事”后,家里突然就风平浪静、再无意外。

    而我祭品的身份,就一直延续至今。

    因为那一夜的经历,我在整个家族中都被视为异类,好像我是鬼怪一般、人人都怕我、厌恶我,而我胸前挂了十八年的那颗戒指,据说就是那个与我发生关系的阴人留下的聘礼。

    冥婚是两个阴人的事,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我会在那一晚死去。

    然而我却活下来了,虽然大病一场,但我确实还有心跳、有体温、有影子。

    那之后,我爸将我从老家接到身边,我跟我爸、我哥一起生活,表面上风平浪静,而夜里却常常被梦魇惊醒。

    我哥是学医的,他总缠着我问那一夜到底怎么回事,跟一个鬼做*爱让他难以想象。

    最近这梦魇越演越烈,每次都让我惊醒过来,对着一室的黑暗不知所措。

    因为夜晚的梦,我头痛欲裂,白天总是走神、夜晚却依然春梦无边。

    而今天,那双手触感尤其清晰。

    这种触感不再是梦中,而是与两年前那一夜无异,冰冷且真实。

    “小乔,我的妻……”

    他一遍遍的抚过我的身体,那双手轻车熟路,纤长的手指还带着一些审视的意味抚过处处敏感。

    那双冰冷的手在胸口和小腹反复流连,最后滑向那让我酥麻的部位,冰冷的压迫感铺天盖地,让我浑身颤抖的回忆起那一夜的疼痛和恐惧。

    我感受到他的手探入身体,不是很有耐心的扩张,羞耻和恐惧让我全身颤栗的紧绷起来。

    这种紧绷并不能减轻痛苦,在他冰冷的身躯俯身进入时,我痛得全身都在发抖。

    这种艰涩的结合似乎让他很不满,一个低沉冰冷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你很怕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