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血腥的订婚典礼

    更新时间:2019-07-17 13:59:38本章字数:3702字

    “小夜,快点,还差十分钟订婚典礼就开始了!”路边的凯迪拉克婚车旁,一个打扮靓丽的红衣女子一边看着手表,一边焦声催促。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个穿警服的姑娘正匆匆赶来,这姑娘高挑瘦长,身穿深蓝色的制服外套,里面修身的白衬衫将事业线勾勒得凹凸有致。

    她是狄小夜,现任南江市一级警督,破案率高达百分之百,被誉为不败神探,集美貌与智慧与一身。今天是她跟未婚夫订婚的日子,原本应该早早赶到酒店准备,但由于抓捕狐仙食婴案的凶手,差点让她成为迟到的新娘。

    提起狐仙食婴案,几乎令整个南江市谈之色变!

    短短数月就连续发生了两起案件,第一起案件发生在医院,凌晨一点值班护士巡房时,听到了新生儿病房里传来莫名其妙的咀嚼声。

    等她推门一看,赫然发现一只狐狸蹲在婴儿篮上,爪子抓着血肉模糊的东西正往嘴里送。

    狐狸抬头,竟然长着一张活生生的人脸。

    此事一传出,微博各种博眼球的帖子层出不穷,标题更是夸张,什么‘狐仙夜袭医院,竟然食婴?’、什么“无良医院为财源滚滚,竟用新生儿供奉狐仙。’

    一开始大家都认为夸张了,直到第二起案件发生。报案人是一对夫妻,事发也是凌晨一点,当晚他们本来已经休息了,却被一阵奇怪的声响吵醒,醒来时发现地板上竟然蹲着一只人面狐,而他们五个月大的宝宝已经没了,地上只剩下斑斑血迹。

    丈夫愤怒得将台灯砸向人面狐,它却不以为意的顺着窗户跳下十米高楼,而这一幕刚好被对面楼上的人抓拍到了。

    人面狐竟然在高空直立行走,宛如人类。

    这一次,狐仙食婴彻底走入了公众的视野,而两次现场除了墙壁上留下了一只用血画成的狐狸头外,并无任何犯罪痕迹。

    一时间全南江市被搞得人心惶惶,不少父母纷纷去郊外的狐仙庙祭拜,请求狐仙娘娘开恩,不要伤害到自己的子女,警方更是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重重压力下,警局成立了专案组,而狄小夜由于超高的破案率,临危受命成了小组领导的不二人选。

    狄小夜认为一个案子的离奇之处,正是其弱点之处,既然世上不存在狐仙,那么必定是有人在装神弄鬼!

    经过多番现场勘察,狄小夜终于给凶手完成了心理学画像:性别男,年龄二十至三十岁,身高体重近似儿童,来自农村或住处有狐狸出没;从事高空走钢丝或其它相关职业;家境困难,自己或直系亲属身患恶疾,或者家庭遭遇重大变故。

    狄小夜更倾向于身患恶疾,凶手很可能是在医院检查后,没钱治病,于是萌发了偷窃婴儿换钱的想法,动机比食婴更为合理。

    同时,医院也成为了重点排查目标。

    南江市能做大检查的医院就那么几家,狄小夜把心理学画像交代下去,很快就找到了符合特征的嫌疑人,是一个身高不足一米二的青年男人。

    男人被逮捕的时候,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他小时候得过一场大病,身体停止了正常发育,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侏儒症,同时为了谋生,学了杂技这门手艺吃饭,尤其对高空走钢丝尤为擅长。

    上个月妻子检查出了癌症,为了做手术,他便将歪脑筋动在了贩卖婴儿上。

    之后警方顺藤摸瓜,打击了一伙贩卖婴儿,以及以婴儿为原材料制作壮阳大补汤的不法分子,这也是后来有名的:婴儿汤事件。

    闹得沸沸扬扬的狐仙案就这么结束了,狄小夜却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按道理说能用狐仙传说作为烟雾弹,足以证明凶手异常狡猾,但这么快就落网未免智商有些下线了。

    难道真如他所说,一切只是为了给妻子治病?现在手术成功,自己也没什么必要隐藏行踪了,索性将犯罪过程从实招来,还能争取个宽大处理。

    可是他临走前,那道冰冷的又极具嘲讽意味的眼神,又根本不像是悔过的意思。

    这边还不等狄小夜继续想下去,前头开车的红衣女子就再次催促:“我的乖乖大小姐,能不能别发呆了,有啥事不能订婚后再想?”

    狄小夜的思绪立马被拉了回来,今天是她订婚的日子,因为时间赶不及了,所以找了好闺蜜李霜接她,方便她在车上抓紧时间化妆和穿礼服。

    她跟未婚夫秦巍从幼儿园就认识了,这么多年来,虽然狄小夜因为办案总是冷落对方,就连正常人的约会都不能满足,但是秦巍却是一如既往的包容。

    嫁给他,也许是自己选择做警察外,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事了,狄小夜甜甜的想到。

    狄小夜化好妆后,让李霜帮着看看,此时的她褪去了警花的飒爽英姿,齐胸的礼服将胸前的饱满勾勒得形状美好。唇彩晶莹,精致的面颊泛起一丝红晕,更显小女人的娇媚。

    尽管只是稍加打扮,依旧得到了李霜连连的夸赞,真不愧是南江市第一警花。

    很快,她们就到了订婚的酒店,水云湾度假村,门口早已摆上了狄小夜跟秦巍婚纱照,男才女貌,看上去十分般配。

    李霜去找车位停车,狄小夜一个人先进了酒店,酒店里的装修非常好,金碧辉煌,璀璨生光。然而订婚现场才是重头戏,漫天飞舞的粉红色气球,清甜扑鼻的茉莉花瓣,欧洲的城堡模型,南瓜车,独角兽,等等,每个女人都幻想在童话王国结婚,狄小夜也不例外。

    这个梦,秦巍帮她实现了。

    对于狄小夜的踩点出现,秦巍的妈妈颇为不满,平时迟到就算了,订婚这么重要的仪式也不知道早点到场!

    狄小夜自知理亏,讪讪的笑了笑问道:“阿姨,秦巍呢?”

    “给你准备惊喜去了,说什么,等到订婚开始,要让你看到一生中最难忘记的时刻。”秦巍的妈妈虽然不太高兴,但碍于儿子,还是和颜悦色的说了。

    狄小夜也没继续追问,觉得既然是秦巍准备的惊喜,那一定会让她终生难忘。正巧这时候她爸妈来给她解围,她就跟爸妈一起去招待客人了。

    警局的好几个同事在完成了狐仙案的善后工作,也纷纷赶到了现场祝贺,说狄小夜真是太厉害了,轻易就抓到了凶手,不愧是神探!而且长得这么美,未婚夫真有福气。

    狄小夜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几番寒暄,加上父母的各种嘱托,时间一分一秒得过去。直到订婚典礼即将开场,她怯生生站在婚台上时,感觉心脏砰砰得都快要跳出来了。

    订婚钟声的响起,大家跟着倒计时一起数数。

    “3,2,1, Surprise!”就在最后一秒的时候,灯光全都灭了,唯一有光亮的地方只剩下婚台,漂亮的萤火将婚台点缀得美轮美奂。

    是要当众求婚吗?说不准男方到现在没出现,就是为了搞一个大新闻。现场的宾客期待得看着婚台,有的女人甚至用手肘捅了捅身边的男伴,意思是:看看人家,学着点。

    随着长长的帷幕拉开,现场的气氛也积蓄到了极点,众人屏住呼吸见证这幸福的一刻。

    就在那瞬间,浪漫的古典音乐骤然停止,音响里居然发出了不和谐的,阴森森的狐狸笑声。这笑声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令人毛骨悚然。

    同时大家所看到的不是巨大的婚纱照,而是一只栩栩如生的、用鲜血画成的狐狸头。

    太像了,简直跟狐仙案发现场留下的狐狸头一模一样,狄小夜惊讶得瞪大了眼睛,狐仙案不是结束了吗?为什么这里会出现这个标识?

    她第一反应就是摸腰上的配枪,却想起枪在换下的警服上。在场的几个警察也是各种吃惊,毕竟他们也认得这个狐狸头,可凶手也是他们亲手抓起来,并送进监狱里的。

    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

    至于宾客,则是一头雾水,说好的惊喜呢?为什么是一股浓浓的恐怖片既视感,还有干嘛用狐狸,很容易联想到那个可怕的狐仙传说好不好。

    正当大家希望得到一个解释的时候,婚礼主人公秦巍,却突然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姿势,猛地落下,直直得悬停在了狄小夜的面前。

    秦巍的衣服像是被血染红了一般,头下脚上,双腿被绳子吊在了天花板上。

    距离狄小夜的鼻尖只有不到五公分的距离,狄小夜手里的捧花瞬间掉落在了地上,她不可置信般踉跄着后退了几步。

    霎时间,婚礼现场发出了各种尖叫:”啊!“、“死人了”⋯⋯

    整个婚礼顿时陷入一片混乱,几个警察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有的立马去封锁出口,有的安抚身边参加订婚的宾客,有的拿起手机,嘶吼着呼叫着110总部。

    秦巍的妈妈承受不住昏迷了过去,男方那边的家人既要照顾他妈妈,还要拉着秦巍父亲不要冲上婚台,而女方那边的父母想要上去拉狄小夜,却被现场的警察控制,保护第一犯罪现场。

    婚台上,狄小夜发疯似的解开了秦巍腿上的绳子,跪在他身边,双手交叉覆在秦巍的胸口挤压,一遍遍得为他做着心脏复苏。

    她用近乎哀求的语气啜泣道:”亲爱的醒过来,求求你,醒过来啊。“

    可是没有用,心跳的停止与渐冷的体温无一不宣告着一个事实,秦巍死了,现在的他只是一具尸体。

    尸体上下全是猩红的伤口,裸露的皮肤上布满了被野兽撕咬的牙印,就连他的脸也被撕咬得不成样子,表情扭曲到了极点,放大的瞳孔满满的都是恐惧。

    这时,一张染着血迹的粉色卡片从尸体紧攥的手中掉落下来,狄小夜颤抖得捡起那张皱巴巴的卡片,上面写着一行歪歪曲曲的小字:小夜,请你嫁给我,好吗?

    再也控制不住,眼泪仿佛决堤的大坝倾泻而出,狄小夜觉得眼前的一切轰然倒塌,整个世界只剩下冰冷的白跟肃穆的黑。她紧紧捏着那张卡片,抱着秦巍的尸体悲痛欲绝得哭了起来。

    耳边的狐狸笑声似乎夹杂着浓浓的挑衅,是那么清晰,那么残忍,一字一句敲打在她的耳膜上:

    “狄大神探,喜欢我送你的订婚礼物吗?”

    “因为你的多管闲事,把你的未婚夫送进了地狱。”

    还有什么比未婚夫死在自己面前更虐心的事?狄小夜愤怒得握紧拳头,指甲掐入掌心渗出鲜血,撕着嗓子哭喊:“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狐狸没有回答她问题,而是发出更为张狂的笑声,分辨不出性别的怪异叫声,嘶哑尖锐:“你抓不到我,你永远都抓不到我,哈哈……”

    狐狸的叫声越来越远,随之而来的是音响接连爆炸。

    猩红色的火焰妖艳绽放,炽热的波浪从四面八方席卷过来,惊恐的人群如同炸裂的碎片向四周逃窜,凄厉的惨叫声不绝于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