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这是我想要的枷锁吗?

    更新时间:2019-07-19 17:33:44本章字数:3012字

    “南夏,你太过分了。”一个巴掌伴随着一声愤怒的指责,南夏被季严一巴掌打落在地,眼泪伴随着眼眶里流下,眼里看向季严,看到他愤怒的眼神看着自己,跟他的绝世美颜有些格格不入。

    这个她深爱的人,又一次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了自己。

    南夏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眼里很不甘心,但也舍不得却责怪季严,开口说着,“我又怎么了?”

    季严听南夏这么说,很生气,她倒好意思问自己,她干了什么自己不知道吗,气得身体上下起伏着。

    “季严,你不要打夏夏,是我自己,是我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南珊激动的跑了进来,眼里看向南夏,带着挑衅,回头看向季严的时候,眼里带泪,楚楚可怜。

    南夏知道,这又是南珊的诡计,她以为这样她就能代替自己成为季严的未婚妻吗?走了过去,抓住了南珊的头发,眼露出凶狠,把南珊扯到自己的身旁,说着,“我就是故意的,你这个私生子,凭什么跟我同起同坐。”

    南夏说完,把南珊甩在了地上。

    南珊顺势被南夏甩下去,头砸在了柜子上,鲜血从她的额头上,眼里害怕的看着南夏,颤抖着,说着,“夏夏,我是你姐姐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我怎么不可以。”南夏走了过去,蹲了下去,准备一巴掌打在南珊的脸上,却被季严抓住了手臂,怒吼着,“南夏,你够了。”

    “没够。”南夏抽回自己的手,眼里恶狠狠的看着季严,既然已经在他眼中是个坏人,那她就更坏点吧。

    季严气得手爆青根,一巴掌再次打在了南夏的脸上,南夏被季严一巴掌甩在了地上,鲜血从嘴角里流下,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伸手去抹,看到了红通通的一片。

    南夏笑了,对着天大笑着,笑声很凄凉,无不在诉说着自己心里的痛苦。

    季严眉头紧皱着,眼里满满的嫌弃,“你这个人疯子。”

    “是,我是个疯子,一个爱你的疯子。”南夏心里刺痛着,心被季严伤到没有一处是完好的,自己还不是不愿意放下他,因为自己爱他。

    季严听后,心里很不好受,但想起南夏的所作所为,这点感觉被他压制住了,伸手把南珊抱了起来,说着,“以后你在打珊珊,别怪我不客气。”

    “你对我客气过吗?”南夏眼里看着季严,很委屈。

    季严看后,那难受又来了,眼里看向别处,没有回答南夏这个问题。

    南珊看出季严心软了,害怕季严意识到自己是喜欢南夏的,立马喊着,“痛,我好痛,季严。”

    被南珊这么一喊,季严回过了神来,眼里看着南珊,想起南夏的所作所为,眼里满满的嫌弃,这种恶毒的女人,不值得自己惋惜,带着南珊抬步离开了。

    在离开的时候,南珊得意的看着南夏,跟自己斗,这就是后果。

    南夏很不甘心,凭什么,凭什么。

    南夏是一个被人宠着长大的孩子,从小目中无人惯了,出了名的霸道,野蛮,带她的美貌是出了名的。

    “小姐,你没事吧。”在季严带着南珊走了出去,看到南珊头上有伤,林妈意识到了大事不好,立马来找南夏,果然,看到南夏受伤了。

    “我没事,林妈妈。”南夏看向林妈,嘴角勾出一抹笑意,让林妈放心。

    这样的笑意,更让林妈担心了,南夏是她从小看到的,自己也没有一儿半女,早就把南夏当成自家女儿了,其实她明白,南夏只是表面刁蛮任性,其实她是一个善良的孩子。

    林妈叹了口气,说着:“小姐,你偶尔服软一下,未来姑爷也不会这样对你。”

    “没用的,林妈妈,他不喜欢我。”南夏苦笑着,自己爱了他三年,用了无数的方法,最后比不过后来的南珊,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这是无法改变的。

    “小姐。”林妈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安慰南夏,走了过去,把南夏扶到椅子上坐下,说着,“小姐,你在这里等我,我去给你拿医药箱过来。”

    南夏听后,点了点头,眼里黯然无神,但一个声音很快的让她回过了神来,南城走了进来,奶声奶气的喊着,“姐姐,姐姐。”

    南夏听到南城的声音,回过了神来,眼里看了过去,看到南城在门口站着,圆圆的大珠子冲着自己眨了眨,南夏的心瞬间被萌化了,招手让南城过来,“南城,过来姐姐这边。”

    南城听后,迈着小短腿走了过去,模样可爱极了,短短的路,硬是走了好几分钟,这就是小短腿的悲伤。

    南城走了过去,爬了上去,跟南夏一样,正经的坐着,模样像个小大人,南夏被斗笑了,伸手点了点南城的鼻尖,说着:“城城,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嗯哼,不要说我可爱,我才不是女孩子呢。”被南夏说可爱,南城有些不开心,头转向别处,堵着小嘴巴。

    “谁告诉你可爱是形容女孩子的啊。”南夏很想笑,看着他气嘟嘟的样子,很想伸手捏捏南城的脸颊,她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南城很无奈,看着捏自己脸颊正起劲的姐姐,看到了她嘴角的淤青,伸手摸了过去,痛的南夏收了手,眉头紧皱着,喊着,“痛。”

    “痛吗?姐姐。”南城眼里担忧的看着南夏。

    南夏看着南城在为自己担心,为了不让南城担心,撒谎着,“不痛,一点都不痛。”

    “姐姐,你在骗人,你看都青了。”南城看着南夏撒谎,生气的皱着眉头。

    南夏见后,心暖暖的,看着南城皱着眉头,一点都没有小孩子的样子,眉头紧皱着,这是她最不想看到的,她只想南城快快乐乐的成长而已。

    南夏伸手捏着南城的脸,这手感怎么捏怎么好,说着,“不要装大人的样子。”

    “坏姐姐,你松开,好痛。”南城被捏到模糊不清的说着。

    南夏使坏,假装听不懂的意思,说着,“什么,快点捏吗?好的,我知道了。”

    南城很无语,眼里看着她,好男不跟恶女斗。

    “小姐,你又在欺负少爷了。”林妈看到这一幕,笑了。

    南夏听到林妈的声音,停了下来,说着,“欺负弟弟要从小做起,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林妈听后,笑了,同意了南夏的说法,“小姐,说的是。”

    “哼!你们。”南城气的无话可说,那个鼻孔出着大气,表示他很生气。

    南夏正准备哄他的时候,林飞飞走了进来,看着他们,眼里带着宠溺,说着,“你们都在啊。”

    “妈妈。”南城听到林飞飞的声音,飞扑了过去,差点把蓝飞飞扑倒在地。

    南夏眼里责备的看了过去,看到南城对自己吐了吐舌头,身体往林飞飞后边躲去,防止南夏又在欺负他,

    南夏很无语,看到林飞飞的脸色比之前更差了,眼里暗淡了下去,随即又好了起来,“妈妈,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们,想你们了。”林飞飞说完,轻咳了几声,眼里宠溺的看着身后的南城,她用半条命生气了的孩子。

    南夏听后,眉头紧皱着,至从林飞飞生了南城之后身体一直都不好,这是南夏心里的痛。

    林飞飞注意到林妈在给南夏上药,眼里充满了怒意,激动的说着,“是不是季严又打你了?”

    “我没事,妈妈。”南夏眼里闪过一抹难过,开口说着。

    这抹难过虽快,但还是被林飞飞看到了,林飞飞生气的说着,“怎么可能没事,我去帮你教训他。”

    林飞飞说完,转头要离开,却被南夏抓住了手臂,眼里带着恳求的看着林飞飞,说着,“妈妈,你不要去,我不想让他更讨厌我。”

    林飞飞听后,叹了口气,她的孩子何曾会这么委屈自己,都是那个季严,都是他,这也要怪南野,没事干嘛给南夏定了这个亲事,惹了这么多祸事,“这都怪你爸爸,季严不是一个好人,夏夏,我希望你能明白,如果可以,妈妈真不想你嫁过去。”

    “妈妈,你别说了,我爱他,我要嫁给他。”南夏坚定不移的说着,即使知道季严爱的人不是她,而是别人,她也要嫁过去,天天见到季严。

    “夏夏,你这是何必呢?”林飞飞不愿意看到南夏这个样子,自己已经过的很惨了,她明白跟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结婚后的痛苦,天天见到又怎样?又是一场又一场的争吵,她明白自己快已经到头了。

    现在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这俩个孩子,自己走后,她害怕没人在护着他们,南野是不会关心他们的,因为他恨他,恨到连他的孩子也跟着恨。

    南野恨她,她知道是她咎由自取,可这俩个是他的孩子啊。

    “妈妈,你不用在劝我了,我心意已决。”南夏眼神坚定的看着林飞飞。

    林飞飞再次叹了口气,都是痴情人,终会害了自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