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渭城赘婿

    更新时间:2019-07-22 14:40:05本章字数:6454字

    挑灯温酒赏梨花,秋风映月铺白沙。清平小筑待有时,天地为鱼我为杀!

    秦慕容喝掉瓦罐中最后一滴酒暖身,小心的检查最后一遍晾晒的黄豆,衔起一粒丢在嘴里仔细咀嚼,两煮两晒再油炸撒盐后,果然去了土腥苦涩,只留浓香清甜,配上淡淡的咸鲜,让人吃下去就根本停不住手。

    不舍得多吃,都收集起来包好。

    还没做完,侍女小白就大声哭着闯了进来,一头扑在亲慕容身上,不等询问,就自顾自大声说着:“太欺负人了!知道小姐不在,就敢克扣咱们例钱!”

    秦慕容苦笑道:“好了好了,别哭了,怪可怜的。克扣就克扣了呗,又不是第一次了。”

    “姑爷!”小白坐直身子,噘着嘴道:“您就是脾气太好了,不争不闹,他们才越来越过分,入秋的填补不给也就罢了,现在连例钱都扣发两个月了,咱们现在可是一个铜板都没有,已经揭不开锅了!”

    说着还有继续哭闹的趋势。

    面对这个只有十四岁的小丫头,秦慕容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才好,只能一个劲的苦笑,束手无策。

    倒是侍女小兰及时赶了回来,先是一把将小白如小猫一般抓走,骂了句:“姑爷大病初愈,身子刚养好点,你这跟猪一样的身子也不怕把姑爷压坏了?”

    小白理亏,嘟着嘴委屈的嘟囔:“人家才不肥……”

    “哼!”小兰送给她一个大大的白眼,这才转头对秦慕容解释道:“姑爷您别怪她,其实两个月没有例钱,连我们那份也没有,小白家里人来催过好几次了,之前还堵着后门骂……”

    秦慕容叹了口气道:“也算是我连累你们了,以前你们跟在大小姐身边吃香喝辣,跟了我以后却很少吃上饱饭……你们其实就是不说,他们克扣的时候应该没少骂我吧?呵呵,上次出门还被市场里的大妈没来由的啐了口口水……”

    两个丫头立即就开始安慰起来。

    秦慕容突然表情一转,笑道:“不过从今天开始就不一样了。”

    两个人丫头愣了一下,都满心错愕。

    小白更是下意识问道:“不一样了?姑爷,您让咱大小姐给休了?”

    弄得小兰赶忙捂住她的嘴,还在一旁冲秦慕容尴尬傻笑。

    秦慕容也挺尴尬的,刚醒来的时候得知自己赘婿的身份,全以为不过就是上门女婿,可谁知这个世界的入赘男子的地位相当于“妾”,而且更多了旁人的非议。

    “好了,不说这个。咱们从今天开始,就能有钱了,到时候吃好的喝好的,再给你们两个换一身衣服。”

    小兰眼睛一亮,也忍不住问道:“是大小姐要回来了吗?!”

    秦慕容险些一个踉跄摔倒,也不说话了,抬起口袋就要往外走。可里面毕竟装着五十斤黄豆,他根本背不动。

    小兰知道自己猜错了,也知道自家姑爷有点生气,就赶忙凑过去把口袋背在身上,稳稳当当,轻轻松松。

    秦慕容眼角抽动了几下,却也无奈。

    自己换了身华服,仅有的一套紫绒白毫。

    所谓人靠衣装,他白皙的皮肤,纤细的身材,两个丫头看过去,也忍不住睁大了眼睛,感觉屋子都亮了些许。

    她们也不得不承认,姑爷确实有一副好皮囊!

    走在路上,秦慕容转身看去,小白打着灯笼,小兰背着口袋,兴高采烈的样子,天真可爱。其实小兰也只比小白大了一岁,懂事的让人心疼。

    马上要到目的地,两个之前还嬉笑的小家伙就越发的觉得不对。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这个被灯光映照如同白昼的街道,便是渭城中鼎鼎大名的消金窟英雄冢,清水巷!

    两个小丫头有点走不动道了。

    来这里干什么?吃饭?没钱。赌钱?没钱。逛青楼?更是没钱。所以最有可能的就是……姑爷要把她们两个卖进青楼!

    配合姑爷的风评,那可是连祖宅牌位都能卖掉换赌资的狠角色!

    再配合之前姑爷说的吃香的喝辣的,还有什么以后就有钱了……卖了她们可不就有钱了吗?!

    两个丫头本来就是死契,别说随便卖,就算再过分的事也合情合理。

    “怎么走的慢了?”

    秦慕容疑惑的问。

    “没……没有……”小兰颤巍巍的应着,直接就哭了,眼泪婆娑,却不敢哭出声,走起路来一抽一抽的。

    小白更是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一把将秦慕容搂住,大声哭喊:“姑爷!不要把我们卖了啊!我以后都听话!再也不惹您生气了!再也不偷吃您的点,再也不骂您胆小鬼了!哇……”

    秦慕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就是又好气又好笑。

    气的是两个月的交往,竟然还不能改变两个小丫头对秦慕容改观,这幅躯体曾经的名声是得有多差?!

    好笑的是这两个丫头还真的是好玩,自己的厌女症都被她们治好了不少。

    无奈的揉了揉眉头,蹲下身给她们两个擦着眼泪。

    哭喊声引来旁观,一个红衣大少走上前来,左右看看,惊喜道:“你这丫鬟是要卖?”

    秦慕容义正言辞道:“卖!”

    两个丫头立即面如死灰。

    “怎么卖的?”红衣大少伸手去取荷包。

    “便宜,”秦慕容善意笑道:“黄金万两,如果真心要,还能给您打个折,黄金九千两就行。”

    红衣大少的手缩了回来:“你在寻我开心?”

    秦慕容笑的真诚:“生意人,童叟无欺!”

    “有病!”

    红衣大少摇晃着,头也不回的往花楼去了。

    两个丫头心情大起大落,小兰忍不住问:“姑爷,如果真有人给黄金万两,真的要……要卖掉我们啊?”

    秦慕容温柔一笑:“那自然是要卖。出黄金万两买你们,定是爱的极了,买回去也会像公主一样宠着,即便过的不好,你们只管逃回来,姑爷还有黄金万两,足够带你们远走高飞,畅游这花花世界。”

    两个丫头破涕而笑:“那定是要逃回来的!”

    正高兴,却发现自家姑爷又向赌档走去,这一下两个丫头又凌乱了起来。

    关键是没钱了啊,赌资都没有,去什么赌档?

    两个小丫头虽不如之前担心,却也疑惑。

    才进赌档,就能看出秦慕容是个常客。

    很多陌生的面孔在跟他打招呼,赌档的人员也细心的招呼。

    只不过总有些不上道的人。

    三两个人将秦慕容挤住。

    “哎呦,这不是秦家大少吗?怎么今儿个有空,到这里来玩了?哎呦,不好意思,叫错了,现在应该叫你姜家少夫人了!哈哈哈!”

    其他人也跟着狂笑起来。

    也不知道在笑什么。

    秦慕容苦笑着:“怎么这入了赘,连男人都不是了?”

    “男人?你算什么男人?!”旁边一人大声道:“听过别人卖身葬父的,真没听过哪个男人卖身还赌债的!你以为你傍上姜家这大门大户,我们就得给你脸?这男人的脸面是自己挣的,我们想给你,你也得有啊!”

    又旁一人嘿嘿笑道:“听说刚进了门,就生了一场大病,好像说是快死了都!嘿嘿嘿,这得被玩弄成什么样,才能差点丢了小命啊?话说这姜家大小姐还真是生猛,不过你小子也太软弱了点。”

    一个瘦猴一样的人物猥琐的说着一些是男人都懂的内容。

    却还不等秦慕容表示什么,旁边一人立即沉声说道:“不要命了?敢非议姜家的事?这要是传到姜映月的耳朵里,小心你们的脑袋!”

    一句话提醒了大家,所有人呼的一声就散开了。

    “多谢。”

    秦慕容对这个解围的人施了一礼,心存感激。

    可对方却突然一口口水啐在脚前,看也不看秦慕容,只骂了一句不要脸。

    但凡赌档,三教九流。如今这下九流的人都瞧不起自己……秦慕容除了苦笑也只能苦笑。

    但也只是这样。

    随后便有了精神,见有些人对他和善,便凑到旁边去,观看赌桌上的进展。

    有人败,有人胜,胜者大声呼号,口沫横飞,手舞足蹈。败者捶胸顿足,一脸的丧气。

    看的热闹,秦慕容从怀中掏出手帕,小心打开,露出里面的黄豆,扔一颗进嘴,用力一嚼,声出脆响,味出浓香!

    三五颗下肚,旁边一个矮胖子就坐不住了。

    正赶上赢了一局,身前一堆铜板碎银,甚至还有一个小元宝,乐得嘴都合不上,就转头问:“你这吃的什么?可是真香!”

    秦慕容没说话,直接把手帕递过去。

    手帕干净,黄豆金黄,看起来就有食欲。

    那人拿起一颗学着秦慕容的样子扔进嘴里咀嚼,才两下,便眼睛一亮,还不等吞咽,又去拿了一颗。

    结果这一来二去,到最后竟然一抓一小把,原本手帕中的就不多,这一下就见底了。

    其他人见他吃的热闹,也凑了过来。

    尤其一个刀疤脸,直接在秦慕容的手臂上一拨一弹,手帕扬起,里面所有的黄豆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尽数落在他的手中,仰头全部塞进嘴里,大口咀嚼。

    一边嚼,一边继续开赌。

    小输了一点,却也不着恼,吞咽了干净,感受到口中依旧留着的浓香,转头冲赌档店家吼道:“凭地没个眼力见,怎不拿酒?!”

    借着口中浓香,灌下一口酒,刀疤脸的眼睛都活了起来。

    最先那个矮胖子皱了皱眉头,伸手去扒秦慕容的手帕,发现里面早已没了豆子,就有一些残渣,却也没打算放过,直接把手帕夺来,对准嘴巴抖了进去,抿了抿嘴,又去抢刀疤脸的酒坛。

    “你这斯要作甚?!”刀疤脸护住酒坛。

    矮胖子撇嘴道:“作甚?喝你的酒!”

    “凭甚?!”

    “拿人不拿光,你倒好,把这豆子都拿了,我吃什么?还不贡献一点酒出来给爷漱漱口?”

    “放屁!数你吃的最多!”

    秦慕容较有兴趣的看着两个家伙吵架,然后不知道从哪里又拿出一方手帕,里面满满都是黄豆,吃的香甜,看的热闹。

    清脆的咀嚼声,把众人又吸引了过去。

    不等两个家伙动手,旁边很多早已经好奇的不行,直接伸手过来抓。

    可这一次,秦慕容却把手给收了回去,苦着脸说道:“多乎哉?不多矣。我还得留些下酒,你们赌着,别耽误了正事。”

    见他吝啬,大家也都是翻了白眼,却也开始继续赌,毕竟没啥事比这个重要。

    结果矮胖子赌了几局,下意识就往秦慕容手帕那里伸手,一抓一个空,有些难受。

    刀疤脸也同样干喝着酒,总觉得差了些味道,抓耳挠腮的不停往这边望。

    还是矮胖子干脆,大声问道:“豆子哪来的?”

    刀疤脸也凑热闹:“想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未曾见过这种小食,莫非是你们这渭城特产?”

    秦慕容嘿嘿一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说道:“别的地方可没有,这豆子啊,是我卖的!”

    “啊?!”

    一群人停下手头的胜负,转过头呆呆的看着秦慕容。

    秦慕容从出生就是大少爷,即便家道中落,也维持着大少爷的身份,不事营生。

    如今却出门卖豆子?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个豆子竟然很好吃!

    秦慕容轻轻一笑:“如果你们想买的话,请往门口看,十个铜板一碗,童叟无欺。”

    “十个铜板买一碗豆子?你怎么不去抢?”

    矮胖子厉声叫着。

    可当他看到秦慕容正拿出来的比巴掌还小的一个“碗”时,他更是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秦慕容的无耻。

    这也太贵了!谁都能看出这个豆子是黄豆,十个铜板,能买七斤黄豆!

    秦慕容没有说话,只是轻轻一笑,然后就拿着手帕在赌档里面来回转,也不推销,只是到处看热闹,谁赢了就站在谁身边吃几颗,再转到别的桌。

    天价豆子,自然没人光顾。

    随着时间的推移,今日矮胖子的手气极好,赢多输少,面前的钱财堆得好似小山。

    高兴之余,他眼皮一挑,直接抓住二三十枚铜板,冲门口的小兰招招手,大声道:“给老子来三碗!”

    小兰赶忙打开袋子,让小白装了三碗送了过去。

    小白认真的数过每一枚铜板,发现少了两枚,直接从桌子上一抓,就要跑回去了。

    弄得矮胖子吹胡子瞪眼,大声骂道:“死财迷,给你们家姑爷上香钱!”

    不过也高兴,又点了酒,边吃边喝边赌,其乐融融。

    刀疤脸也看到了,想了想,还是要了两碗。

    “拿去!给你们家姑爷买棺材!哈哈哈,痛快!”

    小白嘟着嘴回去的,一面兴奋的要死,一面又有些生气,对正回到门口的秦慕容说道:“姑爷,他们骂你……”

    秦慕容笑道:“骂着还要买,不更证明咱们的东西好吃吗?”

    小白一想也是,看着手里的铜板高兴的不得了,小心的一枚枚又数了一遍,塞进自己的小口袋中。

    然后嘿嘿傻笑着美了一会,又忍不住拿起一颗豆子吃了起来,然后也是眼睛一亮,惊讶道:“姑爷这豆子真的好吃!之前不告诉咱们,定是怕咱们偷吃!”

    这是跟小兰在告状,争取弄成统一战线,一起对抗姑爷这个恶魔。

    结果还没聊几句,要豆子的人就越来越多,小白是累并快乐着,小脸上满是汗水,但笑容也从未消失。

    一袋豆子,半个多时辰就卖了一半。

    小白看着自己那已经鼓的不能再鼓的小钱袋,大眼睛都笑成一道弯月。

    “姑爷,还是您厉害,这赚钱也太容易了,这么多钱,全靠姑爷您!”

    秦慕容却叹了口气说道:“不能说全靠我,也是靠了姜家。”

    “啊?”小白疑惑道:“这跟他们有什么关系?这豆子从购买到制作,都是咱们弄得,别人可没伸一手。”

    秦慕容道:“名望,是赚钱中很重要的一点。虽然豆子没有他们出力,但我确实是借了他们的势!若非有姜家这棵大树在,你当咱们有什么资格跑到人家店里面来做生意?别说进来卖,便是站在门口,人家也是会撵的。”

    “哦……说的也是呐。”

    小白嘟着嘴说着。

    小兰在一旁说道:“不过……他们还真的买啊?十个铜板就这一碗,才一两多的豆子,这……这也有点太赚了吧?”

    秦慕容笑道:“今日教你们个乖,这世上有三种人的钱最是好赚。有钱人,快乐的男人,悲伤的女人。”

    小兰问道:“为什么啊?”

    秦慕容原本就有磨练她们的心思在,耐着性子解释道:“有钱人花钱全在心意,寻常百姓一个铜板买两个馒头还要考虑一下,他们却能十两黄金只买自己一个高兴。快乐的男人,尤其在赌桌上的快乐男人,他们钱来的容易,却忘记钱去的也容易。既然来钱容易,那么用起钱来自然大手大脚,若非他面前摆着一堆钱财,万不能买这天价的豆子!”

    “那悲伤的女人又是什么意思?”

    “女人行事由心而发,若是悲伤,怕是连命都可以不要,又哪会在乎钱财?”

    小白哇的一声,满脸崇拜,直勾勾的盯着秦慕容,显是觉得自己姑爷不得了,不是简单人物。

    而小兰则是陷入沉思,不停的咀嚼消化秦慕容的那些话。

    卖了半袋,有二十多斤,剩下一半不准备全部卖光,留一些明日卖,或者换个场子。

    正准备离开,一个又高又胖满身铜臭气的中年人走了过来,人未到笑先至,等到了秦慕容面前,已经笑成朵花。

    “渭城果真藏龙卧虎,一个最简单的豆子却制出如此新奇味道,着实让人钦佩!鄙人贾富贵,一游走四方落魄商人尔,见过秦家大公子!”

    双手行敬礼,高举过发髻,不等搭话便不低。

    秦慕容眼睛眯了一下,随后立即以平辈礼回道:“原来是贾兄,久仰久仰。”

    贾富贵这才收了礼,满眼带笑的说道:“我知此物应是黄豆烹制而成,用到了菜花油,但具体做法却是怎么都看不出,不知秦公子可否为鄙人解惑?”

    秦慕容忍不住苦笑:“只不过是一些小手段,说出来不值一晒,若是贾兄有心,便可自己尝试,并无难度。”

    贾富贵知道对方不肯说,便笑道:“那叨扰了。”

    说完便走。

    来的突然,去的突兀。

    离开时小白好奇问道:“刚才那个贾富贵,真是奇怪,来问又不问明白。”

    秦慕容看着灯火通明,悠闲自得的走着,笑着回答:“他是商人,自然知道我不会轻易的把配方说出来,他又不舍得使钱来买,自然打着自己尝试一下心思离开,无妨。”

    小白担心道:“啊?那要是被他学了去可怎么办啊?咱们好不容易弄出来的,他直接捡个现成的!”

    “哈哈。”

    秦慕容只是一笑,自信满满道:“放心吧,他会主动来找我的。”

    说说笑笑,一路往家走去。

    途径坊间侧门,正看到一些人搭了脚手架正在忙碌。

    秦慕容驻足观看,小兰便在一旁解释:“姑爷,过些时日便是火凤节了,节日妆点要从这清水巷一直延伸到南门大街,到时候张灯结彩灯火通明,官府会解了宵禁,到时候家家户户都要出来凑热闹,全城百姓都会来街上赏灯观花,好不热闹。他们应该是为了赶工期,这才连夜结彩吧。”

    秦慕容点着头,表示自己听了。

    但他的注意力却放在脚手架上的几个人身上。

    他们有些奇怪。

    能负重者小腿却不粗。

    攀高者光线昏暗,却丝毫不影响行动。

    尤其几个人总是有意无意的留意四周情况。

    而这些人统一的特点,就是手上力道很足,扛木方搬基石,总是先由手腕发力,接着却是足下生根,腰部爆发,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每个人搬动的东西并不多,但搬动个过程中却极稳。

    秦慕容想了一下,忍不住感叹这个世界上的工作者还真的是专业,若非自己现在有秦家姜家的身份在,怕是出苦力都没人要。

    一个路上简单的插曲,不会让秦慕容如何在意。

    回到家中,小白小兰看着今日一天的受益,简直欢喜的不行。

    “……一千九百零九……两千一百三十二,两千一百三十三!天啊!我们发财了。姑爷,咱们发财了啊!”

    小兰也说:“这才一天时间,咱们就赚了两个月的例钱,还要多出一百三十三,刨去一百二十七铜板的花销,还多出六枚呢。”

    秦慕容轻轻一笑,鄙视道:“少见多怪,才两千铜板,就把你们高兴成这样?”

    两个丫头自然嬉戏打闹起来,一百个不愿意。

    秦慕容也是笑,不过同时也想起早年流落在异国他乡挣扎求存,当第一次赚到钱的时候,他也是如此这般的兴奋,夜里把赚来的钱数了一遍又一遍,搂在怀里一夜无眠。

    今天是他在这个世界上赚到的第一桶金,不多,但是一个好的开始,一切都很顺利,除了那个被人称为“刘四”的瘦猴地痞,总会偷瞄他,目光不善。

    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想及曾经事,秦慕容软软的靠在冰冷坚硬的床铺上,晃着二郎腿轻声嘟囔:“不要哭,不要哭,熬过这段是坦途,开好车,住别墅,一生只走繁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