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话;相亲失败

    更新时间:2019-08-16 15:46:47本章字数:2150字

    宇飞很激动成为一名光荣的护林员。这是他大学毕业最开心的一件事,虽然有很多人不明白他为什么不选择好一点的工作偏偏选择护林员,但他说这是自己的事自己做主。

    不过工作是自己做主,但婚姻大事父母也是要管的,宇飞前往工作地之前,母亲逼迫他去相亲。

    宇飞的家庭情况一般,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工人。

    对于相亲宇飞不感冒,他觉得男人就得轰轰烈烈干一番事业才可以成家立业。

    但父母想的却是成家,延续家族香火才是首要之选,无奈之下,宇飞只好前往相亲地点。

    相亲对象一米六几,身材火辣,长得漂亮。

    用宇飞的话说,这都是化妆化出来的,他有十成把握,这女的一旦卸妆马上露出庐山真面目丑八怪一个。

    美女漫不经心的瞄了一眼宇飞,手中汤勺没有停下,不住的搅动咖啡杯突然低声问:“你有房子吗?”

    这话问得奇怪,我没有房难不成住大街上?宇飞心里想,板起脸说:“有。”

    可人家要的是他单独一套三的房子在得知现在跟父母一起挤一套二时,那张粉脸立马阴沉起来。

    看在他还算帅气的份上,接下来美女充满期待带着甜笑问:“你有钱吗?”

    宇飞避开对方的问话,反问道:“我一个刚刚从学校出来的毕业生,你觉得有钱吗?”

    美女脸上快挂不住了,又问:“你有车吗?”

    “有,两个轮子的。”宇飞说话抬手一指是一辆破自行车。美女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顿时傻眼,心说;这都什么年代了,还骑这种车。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得先走了。”美女高傲的昂起头,眼角余光轻蔑的扫了一眼一脸坦然表情的宇飞,咯吱咯吱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相亲结果失败,父母唉声叹气也很无奈。

    宇飞踏上了南去的火车,南边大森林是他向往自由翱翔的地方。

    那一片大森林有着郁郁葱葱各种树木,天空一朵朵白云,漂浮在蔚蓝的空际。哪里有超好的新鲜空气,有热情质朴的少数民族。

    宇飞如愿抵达目的地,可没想到在来目的地的第二天,就发生了一年之中罕见的森林大火。

    火情就是命令。新来的宇飞,不顾队长阻拦,不顾一切冲在最前头。

    巨大的水柱,还有手牵手形成一堵人墙的消防战士,在强势的火焰之下,毫不畏惧面对熊熊烈焰准备拼死一战。

    已经快要扑灭的火焰,却在一袭强风之下,发生了死灰复燃的突发情况。

    轰然一声,火焰就像一条窜动的火龙迅疾侵袭在最靠前的人身上。

    火势蔓延,就像一朵绽放预飞的火凤凰。

    宇飞全身着火,一起战斗的同事纷纷动手扑灭燃烧的火焰。

    由于条件有限,加上四周都是需要扑灭的火苗,宇飞身上的火焰燃烧许久才扑灭。

    整个森林火焰成功扑灭,群众损失降到最低点。而宇飞却陷入深度昏迷中。

    宇飞浑身上下烧成焦炭没有一处是好的,见到这一幕的人无不悍然落下热泪。

    同事们用双手把宇飞抬起,一路狂奔直奔大森林空地停放的救护车。

    领头的队长大喊:“闪开,闪开。”有附近少数民族人们热泪盈眶自动筑起一道护送人墙,一双手一双手托起被烧焦的宇飞直至送到救护车医生的身边。

    只可惜宇飞永远都不会醒来,他的身体百分之九十深度烧伤,那是他在着火之后忍着火焰撕裂肌肤疼痛,怕火焰侵到同事身上,故意拉开跟同事之间的距离。

    结果因为风势第一时间导致火焰迅疾蔓延,根本就不容思考的时刻侵蚀了他的全身。

    那一刻时间仿佛停顿,而宇飞就像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在梦境中他没有痛苦,浑身轻松,撒丫子飞起来似的轻飘飘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宇飞被一阵奇怪的声音惊醒。当他睁开眼的时候,看见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

    宇飞看见他所有认识的不认识的同事都来了,还有医生,队长,队长为什么在哭?

    “嗨,李章,刘笑,张明……”好诡异,同事们都不理我?

    宇飞上上下下摸自己,这种感觉太奇怪了。他明明就站在同事们中间,也伸手去握住同事的手,却发现手穿过去毫无感觉。

    宇飞当即愣住。

    再看医生跟同事们向一张床鞠躬,他纳闷的走了过去,发现床上是一个缠满绷带的人。这个人就像一个白色被纱布缠绕的大肉粽,大肉粽一动不动,慢慢地他看向大肉粽的脸。

    大肉粽的脸上还是纱布缠满,他看不见大肉粽的脸,却听见队长大哭失声:“宇飞,你是好样的,你一路走好。”

    床上的大肉粽就是我?宇飞立马僵住,就像一截木头似的,他能感觉到意识在变淡,能感受身子变得虚弱,甚至于透明。床上的人真的是我,我是一缕灵魂?

    宇飞一直不相信人是有灵魂的,他是无神论者,也从不相信鬼神之类的传闻。

    可没想到,人真的是可以有灵魂,但很遗憾的是,他的身体已经变成尸体。

    不行,我得尝试回去,我还要继续保护大森林,做一名勇敢的护林员,还得继续捍卫应该捍卫的一切。

    宇飞这么想,就学电视里的剧情,爬上床顺在尸体上,在身体上使劲的蹦跶,尝试过各种方式可好像没什么卵用。

    目测电视里回魂都是骗人的?无奈之中,有一个弓腰弓腰的老头出现,他推来一张床,那张床比宇飞身下的床还冷,上面依稀可见一层薄薄的冰霜。

    这是停尸房的床?

    宇飞很清楚,这停尸床出现意味着什么。那就是要把他的尸体拖去停尸间,之后等到他的亲人来了化妆,再做最后的告别,完事就送进焚化炉,最后变成一捧灰。

    别啊,我还得尝试回去复活,我不想离开这个世界,我想继续工作。我不能死,不能让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此刻的他,就像一支迷失在大海的独木舟,内心充满恐惧,孤独还有绝望。任凭他怎么喊,声嘶力竭般的吼,可惜没有谁能听见。

    宇飞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烧得黑炭般的躯体被老头移动到送往停尸间的停尸床上。亲眼目睹同事们最后深深鞠一躬,送他离开抢救室,深切感受来自灵魂的虚弱。

    我马上就要魂飞魄散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