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

    更新时间:2019-08-20 15:04:45本章字数:2694字

    今晚是八月十五,月亮就像一个大圆盘,撒下如玉的光辉。

    今晚也是合家团圆的日子,可却是华家的灾难日。

    华家的男主人华琚从擎天大厦的最高层跳了下来,死状很惨但不壮烈。对于华琚的死,前妻范宜柔面色如水毫无悲戚,所有的人看到都认为她恨华琚,但是她的大女儿华染雯却觉得“妈妈一定还爱着爸爸,并且爱到入骨”。

    不过最初的时候,华染雯也以为妈妈应该恨爸爸。如果不是爸爸的移情别恋,华家不会落到今天的田地,可以说爸爸是“死有余辜”。

    或许有人会说天下无不是的父亲,可是在那天受到的屈辱,华染雯至今历历在目。

    当着爸爸的面,那个叫郁焕的女人打了妈妈一个耳光,还说着许多侮辱妈妈的话,所以这件事虽然结束了,但是一直到很久,华染雯都觉得是噩梦。

    记得那时郁焕在辱骂妈妈,“范宜柔,你这个不自量力的女人,不要做梦了!华琚爱的是我,他娶你是因为当年我们分开了,不然你怎么可能得到他?”

    “你胡说!”妈妈冲过去想把郁焕的嘴撕烂。

    可是郁焕的嘴没有被撕烂,妈妈却被爸爸推到了地上,在那一瞬间,华染雯觉得爸爸很深情,深情到唯恐他的挚爱受到结发妻子的伤害。“有我在,不许你欺负焕焕。”

    焕焕?叫得真甜蜜。曾几何时,妈妈也被爸爸叫做柔柔,现在爸爸改口叫别的女人了。

    “我欺负她?到底谁在欺负谁?”自己的丈夫帮着别的女人,妈妈感到很悲哀。

    郁焕见此情形就没有罢休,继续辱骂着妈妈,“范宜柔,你不想想你这么丑的女人,华琚怎么会喜欢你?是你吃准华琚心软才死缠烂打,你真是阴险狡诈!”

    论阴险狡诈比不上你郁焕,否则怎么能夺走别人的丈夫?

    妈妈很想驳斥郁焕,可是被爸爸那一推已心灰意冷没了斗志,所以任凭敌人欺凌不带还手。

    “范宜柔,我警告你,不要再缠着华琚,否则我对你不客气,知不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此时已是生不如死,未来还能怎样,下地狱吗?

    华染雯竭力拉着妈妈想让她起来,可是泪流满面的妈妈根本没有反应,还是呆呆地坐在地上,而爸爸和郁焕正往远方走去,这时,华家的小女儿华绘菁凄厉地喊着“爸爸爸爸”,希望唤起他往昔的父爱。

    在华家,绘菁是爸爸最疼爱的人,因为绘菁不但活泼可爱,还聪明伶俐,完全遗传了爸爸的优良基因,所以华染雯相信爸爸会留下的。果然,华染雯见到爸爸停顿了一下并回头望着绘菁,就在华染雯以为爸爸会为了绘菁留下时,却听郁焕说道,“你想干什么,一家团圆吗?那我成全你,我现在就去医院把肚子里的这个打掉。”

    原来郁焕有了爸爸的骨肉,不会是男孩吧?如果是的话,难怪爸爸视若珍宝,妈妈自然就被甩在一边了。

    华染雯当时有种感觉,爸爸要离开他们了,结果华染雯没有猜错,爸爸果然很害怕郁焕真的去打胎,所以狠狠心再也没有回头。

    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自然也会爱与他一起孕育的孩子,无分男女,所谓“爱屋及乌”就是这个意思。

    后来华染雯听说郁焕生了一个很可爱的女孩,被爸爸当做掌上明珠,要什么就给什么,哪怕是天上的星星,也恨不得登梯摘下。

    可是华染雯和绘菁却很惨,由于爸爸当时鬼迷心窍对郁焕言听计从,所以连每个月的抚养费都不愿给,这逼得当全职太太的妈妈重新出来找工作,屡屡遭遇圈子里的人或好奇或同情或藐视的言语。

    “华太太,您就不要和我们来抢饭吃了,我们已经够可怜了。”

    “范姐,华总真的不管您和孩子了?不会这么狠吧?”

    “落地的凤凰不如鸡,谁让她没能耐拢不住老公的心。活该!”

    “这很好理解,男人从来都是只能共患难而不能共富贵。要是我有钱了,也不想找姿色平常的女人,谁不喜欢身边的女人养眼呢?”

    “据说当年是郁焕的父母看不上华琚而反对他们,所以华琚才退而求其次娶了范宜柔,现在他们也算有情人终成眷属。”

    “大人离婚了,可怜的是孩子。”

    ……

    听多了议论,妈妈反而麻木了。不麻木也不行,没有了爸爸,不可能再没了妈妈。人总要自欺欺人地过下去,不为自己活,也要为两个女儿活下去。

    咬紧牙关努力向前冲,冲出阴霾就是阳光灿烂。

    没有了婚姻,没有了丈夫,好在还有好朋友。妈妈的闺蜜墨濯莲挺身而出,帮妈妈请了律师和爸爸打官司,说是婚后财产夫妻共有,岂能让一人独占?而且爸爸必须给抚养费,这是有法可依天经地义的,任何人不能违抗。

    虽然爸爸早就把财产转移了,但是爸爸和郁焕不敢把事情闹大,因此经过调解后,爸爸同意给妈妈一笔很合理的钱,而条件就是妈妈今生今世不再和爸爸纠缠下去。

    老死不相往来。

    有了这笔数额庞大的钱,妈妈再也不用去外面工作了,继续留在家里教女,“不相夫”。

    自那以后,妈妈对华染雯和绘菁要求很严苛,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华染雯也理解妈妈的心,妈妈是要把她和绘菁两人培育成材,超过爸爸的那位“掌上明珠”,让爸爸将来后悔抛妻弃女。

    虽然妈妈没有日夜诅咒爸爸和郁焕,但是爸爸遭到报应了。

    原来郁焕只是利用爸爸,骗爸爸去买了一个古董——绞胎瓷,因此爸爸动用了公司所有的资金,等着到拍卖会上大发其财。可惜的是,不要说发财,爸爸还差点有了牢狱之灾。

    这件绞胎瓷确实价值连城,但它是一个盗墓集团从古墓里偷来的,当时卖给了郁焕的前夫——杜松秀。开始杜松秀想大赚一笔,后来听说警局抓住了盗墓贼其中之一,于是杜松秀怕绞胎瓷被警方查获,所以打算把绞胎瓷转手倒卖出去,不赔钱就行,但这件事在圈子里已传遍,无人敢接招。那就剩下一个办法,就是把绞胎瓷还给警方,这样就能从宽处理,但是杜松秀怎么会舍得几千万买个泡影?何况即便杜松秀交给警方绞胎瓷,万一尚未落网的盗墓贼前来报复怎么办?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冤大头来承担。

    找谁呢?

    就在杜松秀以为山穷水尽之时,郁焕邂逅了初恋,也就是华染雯的爸爸。因为爸爸对郁焕的痴心一片,所以爸爸被郁焕鼓惑而爱得晕头转向,先是不顾夫妻的多年情分和妈妈离婚了,接着和他一生的最爱郁焕共结连理,也就是在那时他落进了圈套,走向了深渊还乐在其中。

    本来爸爸还不用死,因为他还天真地以为只要身边有郁焕和“掌上明珠”湉湉,他就能东山再起。很可惜在他倒霉的时候,郁焕却回到了前夫杜松秀身边,临走时还故意告诉他一个真相,“湉湉是松秀的亲生女儿”,爸爸只是顶缸,为了就是要爸爸死心塌地。

    不能说郁焕最毒妇人心,一切都是爸爸咎由自取,怪不得旁人。爸爸听后万念俱灰,对这个世界再无半点留恋。临死爸爸诅咒郁焕早日“在地府相伴”,那时虽然青天白日,但是郁焕还是出了一身冷汗,故作镇定骂道,“谁要和你相伴,你下地狱永不超生!”

    爸爸不在了,留下了大笔债务,幸亏妈妈早就和爸爸离婚,否则妈妈一辈子都还不清。

    警方先是通知郁焕为爸爸收尸,郁焕不带理睬的。她这做也很正常,毕竟她对爸爸没有感情。没办法,警方试着和妈妈联系,妈妈听后二话不说就带着华家两姐妹过来了。

    郁焕不仁,妈妈不可能不义,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再说还共有一对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