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神秘乞丐

    更新时间:2019-11-19 09:01:48本章字数:2814字

    昨夜喝得尽兴,顾青峰醒来已是日上三竿的时辰。

    顾青峰扶着自己的额头,脑袋昏昏涨涨的,有些许难受,便去打水洗了一把脸,意识这才清醒了一些。

    杨百手跟苏飞雪等人已经带着行囊离开了,他们没有向顾青峰专程道别,或者说所有想说的话已经都化在了昨夜的那场酒。

    离别还是悄无声息得好,免得徒增烦恼,都是江湖人,受不起那种矫情的分别戏码。

    顾青峰整理好自己后,便出发去了凉棚。

    今日派发粥食的竟然是艾伦,看到顾青峰来了,艾伦欢快的打起了招呼:“顾先生。”

    顾青峰也朝他颔首。

    等顾青峰走过去后,一直在旁边帮忙的那个小姑娘,拉了拉顾青峰的衣角:“顾叔叔。”

    顾青峰弯下身,问道:“小嫣,怎么了。”

    小嫣就是这个小姑娘的名字。

    小嫣今年十四岁的年纪,她的父母死于蝗虫旱灾,后来被顾青峰所救,就跟着顾青峰一直施粥赠民,只是上次顾青峰被克拉克下套不得不离开,再加上他要去的地方凶险异常,是万万不能带小嫣的。

    所以小嫣就被他托付给了村民照顾。

    小嫣问顾青峰:“这个哥哥黄头发蓝眼睛,皮肤还特别白,跟我长得怎么不一样啊?”

    顾青峰看了看艾伦,又看了看小嫣,不禁笑了:“因为哥哥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过来帮忙的,所以跟我们这里的人长得不太一样啊。”

    小嫣哦了一声,意思大概听明白了。

    各处的人长得都不太一样,就像北方跟南方的区别,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话她娘在世的时候,就跟她说过。

    那艾伦哥哥既然是从更远的地方来的,那就更不一样了。

    小嫣仰着小脑袋,似懂非懂得说道:“那我以后可以跟着艾伦哥哥吗?”

    顾青峰听到这话,觉得似乎哪里有点不太对劲。

    艾伦这孩子长相温和,人畜无害的,确实容易让人亲近,但是小嫣才跟他认识多久,能说出这种话,看来小丫头的心都被俘获了。

    紧接着,小嫣摇着小脑袋说道:“艾伦哥哥人好,那么远过来帮忙,小嫣喜欢他。”

    “小嫣年纪还小,不提喜欢这种词。”顾青峰摸了摸小嫣的脑袋,只觉得这孩子实在是缺爱缺得过分了些,像小嫣这样的孩子,还有很多。

    孩子的成长真的需要稳定的环境,真心希望日子能越来越好,中原可以早日渡过这段磨难。

    至于艾伦,顾青峰对他的人品以及处事态度很了解,他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顾青峰在浚县又逗留了很久,在这段时间,艾伦经常帮忙施粥,与这里的村民关系十分融洽,而克拉克则充分发挥了他商人的优势,他在各地经商,自然会需要很多人丁。

    青壮年可以出卖体力,做一些体力的劳动。

    而一些女人,可以做一些刺绣手工,国外一直很稀罕这种玩意儿,价格也是十分昂贵的。

    这场赈灾渐渐得不再是当初那种简单的施粥赠饭,这些苦命人可以创造很多的价值,而克拉克则负责将这些东西换成金钱,金钱又可以换来更多的食物。

    如此往复,钱能生钱,顾青峰越发看到了希望。

    这场灾祸是可以挺过去的,一定可以挺过去的。

    是夜,顾青峰提着一壶酒来到克拉克下榻的旅馆。

    当时克拉克跟艾伦正关着门,在一起商量着什么,看着窗上投下的身影,顾青峰觉得艾伦确实长大了。

    他已不再是一开始那个唯唯诺诺的小伙子,他开始有了主意,甚至有时候都可以向克拉克提一些极为有用的建议。

    正是巫山之行,磨练了这个小伙子。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终于谈完了事情,艾伦从里面走出来,眼圈竟然有些红。

    顾青峰问他怎么了,艾伦摇了摇头:“顾先生,我没事,您与父亲有事要谈的话,就快点进去吧。”

    顾青峰点了点头,说了一个好字。

    艾伦走后,顾青峰进了克拉克的房间,屋子里除了克拉克以外,旁边站着的还有疯子。

    他就立于屋子的一处角落,戴着墨镜,背着双手,不说话也不言语,只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儿——保护好克拉克。

    顾青峰看了一眼疯子,嘴上虽没说什么,但是对顾青峰还是很客气的,相反克拉克对于顾青峰的到来一点都不意外。

    顾青峰径直走过来,扬了扬自己提着的酒壶:“来一杯?陶大娘家酿的,你应该没尝过。“

    “谢谢。”克拉克收起了桌子上的涂涂画画,是一叠很厚的文件,看来这就是艾伦情绪不对的原因了。

    克拉克让疯子也一起坐下,大家回来后一直忙碌灾民的事情,还没有好好喝一杯酒,现在灾情缓解,放松放松也是好的。

    疯子嗯了一声,应声坐下。

    三人小酌的时候,顾青峰最先对克拉克表达了感谢,并且赞赏了他的救灾方式:“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克拉克先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顾先生,过谦,我只是以商人的眼光来看这场灾难,选择长期有益的方式罢了,况且……”

    克拉克顿了一下,顾青峰身子前倾,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

    这时候克拉克解释道,这大半生他都在寻找破除诅咒的方法,但没想到源头不是出在那副神女图上,而是他们的先辈做了侮辱神女的恶事,所以才导致家族被噩梦纠缠。

    这是报应,是他们应该吃下的恶果。

    ”此次巫山之行,您多次舍命想救,克拉克记在了心头。大家能活着回来,我想除了您的帮助,也许还有神女的庇佑。”

    他与艾伦两人都平平安安得归来,想必也是神女的意思。

    死了很简单,但是活着就可以创造价值,他们可以救济灾民,可以行善事,做好人。

    顾青峰眯了眯眼睛,认真倾听克拉克的话,听到他说:“那次用了您的法子以后,我再也不怕噩梦了,但还是不免有些抵触的情绪,但是现在。”

    克拉克露出欣慰的表情:“我已经很少再做那种噩梦,反而我经常会梦到你们这里村民向我道谢的样子,他们的笑容很真诚,面庞也很温柔,我的心渐渐平静……”

    这也是克拉克愿意超出本分,为浚县百姓谋福的原因。

    他在帮助这些老百姓的过程中,心境越来越安宁,有时候他都在想,到底是他拯救了这些村民,还是这些村民无意中拯救了他?

    不管是哪一种,他这一生都离不开这里了。

    “我与艾伦已经商量好,他这次回欧洲,暂时接管家族产业,而我就留在此处,不走了。”

    此生都不走了。

    顾青峰看着克拉克的眼睛,说这话时他的语调很轻,嗓音飘乎乎的,但是字里行间都流露出一种真诚的情感。

    对于克拉克的决定,顾青峰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举起酒杯:“我敬您一杯!如此胸襟大义,顾某佩服。”

    聊得正酣处,顾青峰忍不住问起当初的那个老乞丐:“那位给我下套的老者,不简单呐,您是从何处找到他帮忙的?”

    顾青峰本就是个聪明人,甘愿入套,就是因为老乞丐摸透了他的心理,知道他的软肋在哪里。

    克拉克听到这个问题很奇怪,他皱起眉头:“老者?”

    见克拉克有些不明白的样子,顾青峰从头到尾将自己如何被点拨,如何被盗印,又如何发现神女图都讲了一遍:“难道不是您请他引我上钩吗?”

    “不是。”克拉克摇了摇头,说道:“当初我是派了一个三十岁的中年男子骗先生到上海的,并非什么老乞丐。”

    顾青峰眯起眼睛,他知道克拉克没有撒谎,而且克拉克也根本没有撒谎的必要。

    可是那个老乞丐不是克拉克的人,又会是谁呢?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顾青峰觉得老乞丐实在可疑,但这一趟回来又未见过他的身影,而且,就他们当初的见面来看,老乞丐不是坏人,甚至是一位超脱凡尘的大智者。

    然而顾青峰根本没注意到的是,坐在旁边一直沉默喝酒的疯子在听到老乞丐三个字的时候,眼睛立马直了。

    尤其是在顾青峰描述老乞丐的穿衣打扮,一身破旧补丁,一根拐杖,还有那双直击人心的灼目。

    疯子的脸色愈发精彩,很显然他认识老乞丐,并且非常清楚老乞丐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