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 侠之大者

    更新时间:2019-11-19 09:01:52本章字数:2086字

    次日,顾青峰是被一阵翅膀扑腾的声音吵醒的。

    他昨夜酒醉后便回到了家中休息,没想到,就在大清早,一只白色的鸽子落在了窗子的外面。

    顾青峰立马起身,就着长衫来到窗前,小白鸽可怜巴巴得往他手心里钻,右边的翅膀竟然还带了伤,鲜血殷红。

    顾青峰安抚了它一下,连忙抽出它右脚绑着的信筒,信上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一行字:铁桶围城,太原告急。

    落款处是小白。

    小白也就是白鸽的首领飞鸽,记得顾青峰一开始与小白相识时,他背风而立,身着一身白衣,雪白的流苏更是随风迎起,多了几分潇洒不羁。

    人是清冷瘦削的,人脉倒是极广,他的手下遍布四海,化妆成摊贩,屠夫,歌妓,码头工人……每一处都有他的眼睛。

    顾青峰喊他小白,二人的相交也颇有些戏剧化,这里暂且不提。

    顾青峰捏紧那张纸条,犹豫片刻,最终还是决定今日便启程出发,正如杨百手的那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浚县需要他,他便在浚县。

    太原需要,他顾青峰便单枪匹马赶往太原,为的是一个义,一个国字!

    顾青峰收拾了行李,先去克拉克那边告别,正巧也遇上了整装待发的艾伦。

    看到顾青峰背上的包裹,克拉克跟艾伦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的问:“顾先生,这是?”

    “日军进攻太原,我今日启程,愿尽绵薄之力。”

    这话若是让别人听了,可能会嘲笑顾青峰的不自量力,日军去打太原,带着的何止几万军队,一定在十万以上,他一个人过去了,又能做什么。

    但是克拉克看着顾青峰坚定的样子,眼神却变得很深。他的国家很安定,或者说哪怕他的国家陷入为难,商人政客们也都更趋于自己的利益,要么投降,要么逃亡,而不是像这样。

    国难当头,我辈义不容辞。

    在顾青峰身上,克拉克见到了太多的惊喜,也渐渐理解了那个只属于这个民族的‘侠’字。

    侠之大者,为民为国。

    克拉克学着顾青峰以往的样子,双手作揖:“愿顾先生此行顺利,达成所愿。”

    “一定可以的。”艾伦也弯出一个笑脸,他的语气笃定,像极了巫山时候一次次信任顾青峰的模样:“顾先生,一定能做到,我相信顾先生。”

    顾青峰朝他们二人抱拳,深深鞠了一躬。

    告别克拉克以后,顾青峰离开了旅店,而在旅店的另一处拐角,疯子看着顾青峰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顾青峰舍不得离开浚县的百姓,但是他如今有不得不离开的缘由,天下终无不散之筵席。

    然而在他拉着白马,准备离去时。

    路口站满了浚县的百姓,万人空巷,整条街上都是人,老人拄着拐棍,妇女抱着月岁大的孩子,哪怕是大男人都哭红了眼眶。

    他们竟然齐刷刷得朝顾青峰的方向,下跪,嘴里喊着恩人二字。

    他们的嗓音响彻天地:“求恩人留下姓名!”

    这是一种怎样的画面。

    顾青峰不忍回头,温热的液体落满了沧桑的面庞,他勒紧缰绳,双腿夹了一下马肚子扬尘而去,而天地间则回荡着他最后留下的那八个大字。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这抹正气凛然激荡,带着震天的力量足以响彻天地。

    告别浚县,顾青峰踏上了前往太原之旅。

    一路上风散露宿,一路上披星戴月,顾青峰渐渐靠近了太原。

    而越发接近,顾青峰就越发觉得太原的方向不停得有流民逃出来,他这才知道,原来日本攻城的消息已经不胫而走,这次日军带了四个精锐师团,共计十五万大军来围攻太原。

    太原已经基本成了一座插上翅膀都飞不了的死城。

    老百姓能逃的只能早点逃脱。

    “拿两个烧饼。”顾青峰在附近的一座小城,牵着马儿到路边卖饼的大叔购买补给的吃食。

    在买烧饼的时候,他又跟卖大饼的大叔要来了一碗水,这一遭鞍马劳顿,喝水都甚少,实在有些狼狈了。

    随即顾青峰又补给了自己随身的水袋。

    顾青峰跟卖饼大叔道谢后,就重新回到了绑马的树前,这时候他发现旁边竟然跪着两个小女孩,她们拉着一对夫妇的衣角:“阿爹,阿娘,不要,不要卖掉我。”

    她们不停得哭,可是他们的父母也很无奈:“家里已经米下锅了,你们弟弟病成这个样子,阿娘也是没有办法啊。”

    “阿爹也不想的,可是你们舍得看农娃病死吗?”

    为了活命,他们卖儿卖女,尽管不舍得,但也是因为走投无路了。

    那对夫妇拽着两个小女孩的手,用力往前挪,不是不顾及她们哭喊,而是不敢听,不敢看。因为只要仔细看,可以发现,被小女孩喊娘亲的人,她的嘴唇已经白了,眼睛哭得红肿。

    做出这个决定有多困难,谁也不知道。

    顾青峰深深叹了一口气,他从口袋里摸出几枚银元,走到了那对夫妻面前。

    “让开,不卖给你,我们已经找好主顾了……”

    看来就算是卖女也是尽量挑选了一户好人家。

    顾青峰看了看那对可怜的小女孩,将八枚银元塞到了那位中年女子手中:“我不是买她们,也不希望你们卖掉他们,这几枚银元是我为这个请求出的价格。”

    看着眼前这个俊朗的男子,夫妻俩愣了一愣,天底下还有这种请求?

    他们闻所未闻。

    女人把那枚银元放在耳边吹了吹,是真的,不是做梦。

    顾青峰问:“如果不够,我还可以再加。”

    女人眼中含着泪花,笑着说:“够了够了。”

    话音刚落,像是怕顾青峰反悔似的,拽着两个小姑娘的手就往来路的方向走:“芸儿,芝儿,咱们回家,咱们回家,娘今天给你们做大饼吃。”

    顾青峰看着他们的身影笑着摇头,随即说了这样一句话:“好好生活,一切都会好的,活着就有希望。”

    他是指这个家庭,也是指这片大地。

    就像是浚县一样,谁能想到当初破败横尸遍野的饥荒重地,最后能成为一处桃花源般的世界。

    希望是不灭的,只要相信,奇迹就会在某一天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