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傻大个

    更新时间:2020-01-07 17:44:51本章字数:4325字

    “滚开,别靠近我。”

    郊外的某一栋高级别墅里时不时发出刺耳的争吵声,蛮横无理的青年将桌上的花瓶举起摔在地上,站在一旁服侍他的女仆恭敬地弯着腰,低着头一声不吭,若是换成其他人早就吓得逃出了房间,可那个穿着领班制服的女生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似乎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景,不过是吩咐其它干活的人把这片打扫干净。

    “少爷,别闹了,一会儿夫人就回来了。”那个说话严谨、打扮传统的女生是颂恩家的女管家穆雨,只比面前这个颂恩家的小少爷大四岁,却已经掌管这个家族五年了,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夫人都会交给她来处理。

    “穆雨,你让开,我的心情很糟糕。”汪始慧推开面前那个站着和他说话的女生,径直朝楼梯口走去,穆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转身跟了上去,自从发生那件事之后,他家少爷的脾气就变得很古怪,时常让人捉摸不透。

    “我没事,你不用跟着我,我只想出去走走。”汪始慧想要甩掉身后的跟屁虫,便对那个母亲安排在身边的监视器恶语相向。

    别墅前传来一阵汽车呼啸而过的声音,直到那辆玛莎拉蒂在一个带着大理石阶梯的入口前停下,随后从车上走下来一个中年女人,手腕上戴着华丽的珠宝,穿着打扮俨然一个上流社会的贵妇,事实上,她的确是名门望族,当年和颂恩家的长子商业联姻,轰动了整个商界,两人被称为地产行业的“金童玉女”,不仅公益事业搞得风生水起,夫妇俩在社会上也赢得了一定的地位。

    “你在做什么?连穆雨的话都不听了吗?”女人板着一张脸走进大厅,头顶的吊灯把整栋房子照的金光闪闪,墙上挂着的壁画泛着光泽,家里的摆件陈设也透着年代气息,衬托着整栋别墅富丽堂皇。

    “妈,我想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穿着简单的体恤和短裤,原本只是想带自家猫去花园里透透气,没想到他妈在这个时候回来,他的计划也泡汤了。

    “你养的那些猫猫狗狗我让陈姐赶出去了,别老想着在家里养这种脏东西,我是不会和它们这些低级生物共处一个屋檐下的。”汪始慧的妈妈已经在三天前下了最后通牒,他打电话给他所有的朋友,可是没一个人愿意收留它们。

    “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知不知道它们也是一条生命,就这么把它们赶出去,他们会无家可归的,有可能在大街上流浪,还有可能会被坏人带走卖到黑市。”汪始慧无法理解母亲的行为,他气得想要立刻冲出去找他的猫,却被几个人高马大的家伙拦了下来,他暂时还不想和母亲的保镖起任何冲突,便立刻让自己冷静下来。

    “好,我回房间,明天周末,应该可以出去见朋友了吧!”汪始慧深吸了几口气,嘴角带着一丝苦笑,用尽量柔和的声音和面前的女人交谈,他知道自己的母亲是商界铁娘子,来硬的肯定会适得其反,于是便改变了策略,只要他拿出自己甜甜的微笑,沙发上那个女人很快就会缴械投降了,就连站在旁边的穆雨都看的目瞪口呆,不得不伸出赞许的大拇指。

    “学校的朋友吗?记得早点回来。”

    太阳从地平线悄然升起,整个城市在慢慢苏醒,阳光透光纱窗照进那个封闭的二楼,房间里折射出丝丝光亮,床上的人翻了个身子,感受到清晨的空气,便迷迷糊糊地坐起了身子,汪始慧揉了揉眼睛,从床上爬了下来。

    “该穿什么衣服好呢?”汪始慧站在镜子前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选择了比较休闲的体恤和外套,搭配起来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很多,本来今天约了面试,如果穿西装可能会显得正式一点,但他的西装都是他妈从意大利定做的,穿这样的西装去健身房面试总会给人一种华而不实的感觉,所以他最后还是选了自己穿着比较舒服的衣服出门了。

    汪始慧今年大三,在全泰国最好的大学朱拉隆功读书,成绩优异,外形出众,家世显赫,按理说应该是很多人羡慕的对象,可别人不知道的是,他也有自己的烦恼,比如说,他喜欢小动物,于是大学专业选了兽医系,可是他的母亲却说没前途,偏要他改金融系,最后也是他死缠烂打家里才同意,唯一的条件就是毕业之后要继承家业,虽然那并不是他的真实想法,却也只能当做权宜之计,他没有别的选择。

    “布丁?斯诺?”汪始慧这个学期在家里养了一只狗,布丁其实是他去宠物医院打工的时候遇到的,它是一只纯种的拉布拉多,它的主人因为它生病了,不想花时间去照顾它,就把它扔到了宠物医院门口,斯诺是一只纯种的暹罗猫,陪伴他的时间已经很长了,在高中的时候就把那个可爱的小家伙从宠物店抱回了家,只是汪始慧没有想到,他妈竟然一气之下把他布丁和斯诺都赶出了家门,他找了所有之前去过的地方,始终没有看到它们的踪影。

    “布丁?”那个骑着自行车飞奔的少年最后在附近的游乐园找到了他的布丁,它脖子上的金属牌子还是汪始慧之前亲手帮他挂上的,那只摇着尾巴的拉布拉多身边围着一群小朋友,小家伙正在做各种搞怪的动作逗小朋友开心。

    “布丁”汪始慧扔下自行车,从远处跑过去,蹲下来两只手托着布丁的脸,靠过去和它互相蹭了蹭,把手中的牵引绳顺势套在了它的脖子上。

    “还好吗?斯诺呢?”汪始慧宠溺地摸了摸它的头,将口袋里的火腿肠掏了出来喂在布丁嘴边。

    “我也不知道,昨晚被夫人赶出来之后,我们就走散了。”布丁一边咬着火腿,一边汪汪汪地和汪始慧说着话。

    没错,汪始慧有一种神奇的能力,他可以听懂自然界里的任何声音,不管是有生命的还是无生命的,只要是现实存在的,他就可以和它进行交流,除此之外,这个能力让汪始慧觉得困扰的是,他可以听到人内心深处发出的声音,那是一个人最真实的想法,但有的时候,他的确不想要窥探别人心底的秘密,所以为了让自己的耳朵清净,他时常会带耳机出门,有时候人多的场合就会放一些舒缓情绪的歌。

    “怎么办啊?我找不到斯诺了。”汪始慧低着头,表情有些低落,环顾了游乐场一圈,依旧没有找到那只调皮的猫,低头看了一眼表,已经快到越好的时间了,他只好先去面试了。

    那家名叫ET的健身房是汪始慧的朋友彩虹妹介绍给他的,彩虹妹是他最好的朋友,虽然不在同一个学院,但两个人的友谊从高中的时候就开始了,传媒学院那天要拍宣传片,原本定下来的男主角突然有事来不了,彩虹妹找他来救急。

    汪始慧是他们学院最可爱的兽医,大一就有娱乐公司找上门来,因为他还是个学生,所以只和经纪人简单地签了合约,平常公司不会帮他安排专业性的拍摄,顶多有一些广告或者杂志请他来拍两张写真。

    那天男主角生病缺席,彩虹妹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他这个朋友,短片拍的很顺利,提早完成了任务,妹子就请汪始慧去学校附近的奶茶店喝东西,闲聊时偶然知道汪始慧最近正在找兼职,彩虹妹就推荐他去一家健身房面试,最近老板在招人,汪始慧可以去试一试,而且那家健身房的老板是她男朋友周浩德的死党,她用信誉担保人绝对靠谱。

    汪始慧骑了一辆很酷的山地车,是他爸爸专门从美国帮他代购回来的,布丁跟在他的自行车后面一路小跑,一路上遇到了三个红绿灯,他特意放慢速度等布丁跟上来,直到他找到地图上的位置,汪始慧一只脚踩在地上停了下来,抬起头盯着的那块写着ET的广告牌看,宣传册上写着二十九楼,本来以为是一个规模不算大的健身房,但这块黑色的广告牌也太招摇了吧!看着那块牌子突然想笑是怎么回事儿?

    “走,布丁,我们到了。”汪始慧牵着他的狗准备走进面前那栋高耸入云的大楼,突然身后有辆摩托车直直地朝他开了过来,耳边传来连续不断的喇叭声,眼前突然出现那束白色的光照的他眼睛生疼,脑海里埋藏的记忆忽然闪现在眼前,他的呼吸逐渐急促,汪始慧想要躲开却挪不开脚步,只好傻傻地站在那里,他快被压的喘不过气来了,动作僵硬的人抱着头蹲坐在地上大声喘息着。

    “先生,你没事吧?还好吗?”那个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的男人停下摩托车,绕过挡在前面的布丁走到汪始慧身边,轻轻拍打着他的背。

    汪始慧将抱着头的手缓缓放下,看向身旁那个人,那家伙脱掉自己的安全帽,眼神中带着关切,被回忆折磨的人咬着牙站起来,两只手奋力一推,面前的人踉跄了两步,让出一条路,他拉着布丁跑走了。

    身后那个被汪始慧推开的人眉头微皱,一头雾水的挠了挠头,最后嘴里蹦出了几个字“这小孩真奇怪。”

    怎么会突然想起以前的事?他脑子快要炸掉了,汪始慧一个人待在电梯里,心脏才慢慢恢复成原来的跳动速度,旁边的布丁汪汪叫了两声,汪始慧低头顺了顺狗狗的毛,那家伙才安静下来,他家布丁应该和他一样被吓着了。

    “这里怎么会有狗呢?”电梯门在他面前打开,几个运动完还穿着背心的年轻人嫌恶地瞪了他一眼,一直低着头的汪始慧不知道耳边是路人心里发出的声音还是真的开口对他这么说了,感受到不屑的目光后,便立刻把牵引绳抓紧了一些。

    “你是新来的客人吗?”店员主动走过来询问汪始慧需要什么样的教练,因为他那一天的穿着实在太像一个有钱人家的少爷了,当他把简历从包里拿出来时,那个开始十分热情的店员突然态度变得冷淡起来,伸手指了指最里面的房间,“老板办公室在那边,不过看时间他应该还没来,你先进去等着吧!”

    “什么啊?穿了一身的名牌,还以为是客户,结果是来面试的,真扫兴,都是假货吧!”这就是为什么汪始慧这么讨厌自己拥有特殊能力的原因,明明他可以不必听到这些谩骂和诋毁,可他偏偏拒绝不了那些话跑进自己的耳朵里,对方高傲的语气只会让他觉得反胃,为什么世界上没有真正可以做到表里如一的人?

    汪始慧走进那间房间,里面就像那个店员说的,空无一人,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偌大的房间竟然没有一点有人在这里办公的迹象,垃圾桶比脸还干净,桌上的资料也少的可怜,皮沙发上的靠枕被摆的一板一眼,这么老干部风格的办公室,真的和他爸有的一拼,不过说不定老板就是个大叔。

    正这样想着,视线被桌上的摆件吸引,虽然不是他喜欢的风格,但他家里的确有很多类似的小玩意儿,汪始慧顺手拿起桌上木制的笔筒转了起来,突然有人推门进来,一声“你在干什么?”把他吓得直哆嗦,手里的东西一下没拿住,重重地摔在了地下。

    “嘿?你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是古董?这可是我好不容易从唐人街淘回来的。”地球心疼地看着躺在地上的碎片,那可是他的宝贝。

    “嚯咦,我不是故意的,我。。。。。。你是刚刚撞我的坏蛋?”汪始慧眨巴了两下眼睛,认出了那个楼下骑摩托的人,指着对方的脸大喊了一声。

    “拜托,我根本没有撞到你,是你站在我车前面,我什么都没干,你就蹲在那里碰瓷,你说我的宝贝你准备怎么陪?”地球上前一步,一把抓起汪始慧的手腕,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嘿,你他妈放开,老子才没有碰瓷,谁让你突然出现在别人身后,我没有察觉到才被你吓了一跳,我又不是故意的。”汪始慧想要甩开那双紧握着自己手腕儿的手,可对方力气实在太大了,他实在无法挣脱那家伙的控制。

    “你这个小屁孩真会强词夺理,脏话一口一个,真没礼貌!”地球握着他的手轻轻一拉,汪始慧被那个强势的家伙拉到面前来,两个人的距离突然靠近,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呼吸,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也在眼前放大,对方身上充斥着的男性荷尔蒙正围绕着他,他讨厌这样势均力敌的争斗。

    “虽然长得白白嫩嫩的,力气还真大。”地球邪魅一笑,眼神直勾勾地盯着面前那个瘦弱的家伙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