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见到丫丫

    更新时间:2020-03-26 13:33:36本章字数:3115字

    “姐姐,我们都坚强一点。我相信这绝对不是我们一辈子的宿命。我们一定能够靠着的能力和双手开摆脱这样的困境。”何逸笙抱着何喻笙的肩膀。

    何喻笙抬起头,她看着自己的妹妹那带着泪的双眼和被自己打肿的脸心里特别心疼。

    何逸笙摸着何喻笙的脸,“姐姐,我们一定要坚强!”

    “你不能跟那个李立恒,我有唐煜文,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不用你再牺牲了,你马上和李立恒把婚离了。”何喻生握着何逸生的手。

    “姐,我是真的不想上学了。我过惯了富贵的生活,接受不了贫穷。李立恒傻不傻无所谓,只要能给我好的生活,能减轻你的负担。我什么都愿意!”何逸生说这话时心里也在滴血。

    “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女人活着就要靠男人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吗?”何喻生恨铁不成钢。

    “我们都把自己卖了还谈什么出息?有本事就把所有的不好都变成好的!”何逸生咬着牙。

    “许警官怎么办?”何喻生说道。

    “我什么都没有答应他,他不算!”何逸生眼睛里闪过不舍。

    “你怎么就不和我商量一下?你要气死我是吗?”何喻生已经没有力气去争吵了。

    “姐,我自己选的我愿意!没有人强迫我!”何逸生很坚定。

    “你……”何喻生还要说什么。

    “你们俩个可以了!这么一个公众场合也不嫌丢人!”李朝喊了一句。”

    唐煜文过来拉走了何喻笙,“这下好了,你们这对姐妹花都把自己给买了。这下可成了咱们陵川最大的新闻了!”

    何喻笙擦了一把脸,“怎么,你还想让我们姐妹被媒体曝光吗?”

    “你要是想我可以帮你们做。”唐煜文说到。

    “你真是无耻!”何喻笙瞪着眼睛。

    “行了,我们走吧!回家去拿行李,今晚就搬到我家来住!”李朝的口气一点都不好。

    “好,我今晚就搬到李家去!”何逸笙得眼神黯淡无光。

    唐煜文过来搂过了何喻笙。

    “你别碰我!”何喻笙狠狠地推了唐煜文一把。

    唐煜文一时间非常尴尬。

    何喻笙跑下楼,她穿着高跟鞋,一下就摔在了地上。

    她的脚伤到了,表情有些扭曲。

    她穿着裙子,大堂开门一阵风吹过来,两条大长腿有些尴尬的露着。

    唐煜文飞快地跑下楼用自己的衣服盖在了她的双腿上,然后把她抱了起来。

    “我说了,你不可以碰我!”何喻笙在唐煜文的怀里一直在挣扎。

    “你的脚已经肿成了萝卜,我放你下来,你怎么走路。”唐煜文紧紧地抱着何喻笙。

    何喻笙感觉自己的脚确实很难受,唐煜文的双手就像铁链一般紧紧地锁着何喻笙。

    在众人的围观下何喻笙被抱上了唐煜文的车。

    何喻笙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唐煜文开着车就走了,一路上一直投过后视镜在看着她。

    都到家了,何喻笙还在哭。

    唐煜文递上了纸巾。她的妆已经彻底化了,被胡乱的蹭的整张脸就像花猫一样。

    唐煜文看着就想笑,但是一直憋着。

    “去洗脸吧!”唐煜文说到。

    何喻笙打开车门因为脚是肿的这一下就又趴在了地上。

    非常不凑巧的起,地上有一块儿碎玻璃扎进了何喻笙的小腿里。

    “好痛!”何喻笙捂着腿喊了一句。

    唐煜文抱着她去了社区的医院。

    “你这个做丈夫的也太不体贴了,她的脚都已经肿了,你也不说扶着她点。你看看,这又伤了腿。”医生给何喻笙包扎腿。

    “我和她说了,我来扶她。可是他非得逞强,说自己能站起来,看看!”唐煜文为自己做这辩解。

    “医生,他不是我丈夫!”何喻笙不想让唐煜文沾到便宜。

    “我是她未婚夫,很快就是丈夫了。”唐煜文又解释了一句。

    何喻笙不想再争辩了,她自己又开始抹眼泪。

    唐煜文递上了手帕给她擦眼泪。

    何喻笙拿起自己的包起身就要去卫生间。

    “我扶你!”

    “走开!”

    何喻笙自己一瘸一拐的进了卫生间。拿仔仔细细的洗了脸,再出来的时候一脸素颜。

    这是唐煜文第一次见素颜的何喻笙,五官特别精致,最好看也是最勾人的就是她的那双大眼睛。尽管是红肿的,但依然干净透亮,不染一丝尘埃。

    “我们姐妹如今都成了这个样子,你觉得好笑吗?”何喻笙问道。

    “你们也是为了自己的父亲。”唐煜文说到。

    “可是外人看着我们就是为了钱出卖自己的拜金女。”何喻笙扯着自己的嗓子。

    唐煜文默默地站在一边。

    “我不想埋怨上天的不公,我只恨我自己为什么不是一个男人。”何喻笙捂着脸哭。

    “就算你是个男人,你家里这个情况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吗?”唐煜文问道。

    “女人找你们寻求帮助就只有签卖身契一种方式吗?你们男人得了这么大的好处,我们女人呐?受人指责和侮辱,永远都带着污点。”何喻笙站在角落里。 

    “我没有逼着你签这一纸协议,你也可以去自己还清上千万的债务。你要是现在想走,我马上就把那协议撕了!但是我敢保证,你出了这个门就会有无数的债主来找你的麻烦!”唐煜文也没有去哄何喻笙。

    何喻笙坐在沙发上捂着脸大哭了起来。

    “别人怎么议论那是别人的事情,别人能替你过日子吗?能替你把钱都还了吗?当你被那些讨债的人威逼利诱的时候别人会来救你吗!”唐煜文像连珠炮一样压倒式的质问着何喻笙。

    “总有办法的!”何喻笙红着眼睛。

    “怎么着,还想去见不得人的地方吗?”唐煜文想到了。

    何喻笙抬起头。

    “你还真想!”唐煜文看着何喻笙非常的生气。

    “我要回家!”何喻生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这就是你的家!”唐煜文吼道。

    何喻生被这突然间增大的声音吓得打了个激灵。

    她又哭了。

    唐煜文觉得自己确实有些凶,何喻生趴在沙发上开始哭。

    时间过去了五分种,何喻生还在哭。

    唐煜文坐在沙发的边缘伸手不是,不伸手也不是。

    “行了,别哭了!”唐煜文最后又喊了一句。

    何喻生慢慢地爬起身。

    “你妹妹的事我也没想到,那是她自己的选择。那个李立恒虽然痴傻,但是他家条件也不错。你妹妹不会吃亏的。”唐煜文递上了纸巾。

    “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觉得我们女人只有找到一个金主或者长期的饭票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何喻生一边抽泣一边说。

    “我可没那么觉得!”唐煜文赶紧解释。

    “我喜欢独立自主又温柔可人的女人。像你这样!”刚才还暴风骤雨般的唐煜文一下又温柔了起来。

    这前后的巨大反差让何喻生突然间非常的害怕。

    “时间不早了,你的腿和脚都有伤,今晚进别走了。明早吃了早饭我们就去把证领了!”唐煜文说道。

    “我们能不领证吗?领了证我上了大学可怎么办?”何喻生不愿意。

    “这不影响你上学,还能让你自动屏蔽一些不良男人。”唐煜文说道。

    “你就是最不良的不良男人!”何喻生瞪着唐煜文。

    “你上了大学就知道了,那些看似深情的男人全是用套路来套你们这些女孩子。你长得这么美,追你的男生肯定很多。结婚证就是你的枷锁,让你对那些男生主动退避三舍。”唐煜文死死地盯着何喻生。

    “我不领证!”何喻生就是不答应。

    “这事由不得你!”唐煜文很霸道。

    “我就是不和你领证!”何喻生还是不答应。

    “我说了,这事由不得你!”唐煜文死死地拉住何喻生的手。

    “爸爸,你在和谁说话?”丫丫抱着玩具熊站在二楼的楼梯口。

    “丫丫,对不起,爸爸说话的声音有点大。吵到你了!”唐煜文对女儿很温柔。

    “爸爸,这个漂亮阿姨是谁?”丫丫看见了何喻生,一步一步走下楼梯来。

    唐煜文怕女儿摔着,赶紧把她抱了下来。

    “丫丫,你不是一直说要妈妈吗,你看这个阿姨漂亮吗?”唐煜文把丫丫放在何喻生的腿上。

    “漂亮!”丫丫的一双大眼睛看着何喻生。

    孩子的小手搭在何喻生的肩膀上。

    这双小手很有温度。

    “丫丫,明天爸爸就要和这个阿姨领证结婚了,你以后就真的有妈妈了!以后妈妈会照顾你,疼你爱你,陪着你慢慢长大。”唐煜文摸着孩子的小脸。

    “丫丫有妈妈了!丫丫真的有妈妈了!”孩子长到三岁,从来没有自己的母亲,对于母亲的那种渴望非常的强烈。

    她自己还是个女孩,短短的几分钟就成了一个三岁女宝宝的妈妈。

    何喻生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个孩子心里很不舒服,但是丫丫是真的很可爱,尤其是一双大眼睛真的漂亮,说话奶声奶气的,又一下融化了何喻笙的心。

    “妈妈,你怎么哭了?是不是爸爸欺负你了!”丫丫看着何喻生红肿的眼睛。

    “没有,刚才阿姨迷了眼睛。”何喻生用最简单的语言骗丫丫。

    “这是在屋子里,哪有风来迷眼睛。”丫丫人小,但是什么都知道。

    “好了丫丫,爸爸带你去睡觉好不好!”唐煜文要把丫丫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