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以一敌三

    更新时间:2015-05-16 21:02:56本章字数:3027字

    只见从远处慢悠悠走来的白袍少年正是风尘,站在风尘旁边的还有一同前来的云天凌。

    “哦,你是?”方火炽疑惑的看着慢慢走来的风尘,他感觉眼前这少年十分危险,至少比那封天平危险的多。

    风尘微微一笑,然后缓缓吐出个让方火炽脸色大变的名字:“风尘。”

    “风尘是谁啊?”

    “风尘?好像之前听说过。”

    “风尘你都不知道,那是我们传说中的小师叔形意宗第一高手!”

    “哦哦哦,我想起来了。就是当时误杀大长老弟子被关起来的那个人,没想到竟然这么年前。”

    看着一步一步走上前去的风尘,底下众人纷纷议论道。

    “切,我当是谁。原来是囚魔狱里的那货啊。”

    听见底下人的议论,方火炽这才知道眼前这白衣少年是谁。

    风尘也不啰嗦,直截了当的对着方火炽问道:“是你跟我对,还是你老子亲自上?”

    “好大的口气,我今天倒要看看谁才是第一天才!”说着方火炽直接顶上一招魔炎贯地。

    而风尘一个踏步,大喝一声“剑来!”只见站在一旁云天凌佩剑直接破鞘,稳稳的落在风尘手里。

    甩手就是一招三剑动仙直逼那魔炎贯地,这不过这三剑峰回路转变招万千,和之前封天平使出的完全不同。

    凌厉的剑气荡着那巨大的火球,三剑出去,那火球顷刻间灰飞烟灭。这着实震撼的在场的诸人,同样是三剑动仙对魔炎贯地,不过却是完全不太的两个结果。

    顿时形意宗的诸人一阵叫好,而那封天平更是激动的咳了两声,不过看起来脸色貌似不太好,可能是因为重伤的缘故吧。

    方火炽还来不及反应什么,风尘手中的长剑已经架在了他脖子上。

    “可服。”风尘居高临下的看着方火炽说道。

    “服,服了。”

    虽然不愿意承认,不过败了就是败了。方火炽这点还是输的起的,但是方火炽败了可不代表那天焚谷就会撤。

    只见突然一个火红的身影从人群里闪出,天焚谷主——方焚炎!

    在人群里躲了这么就最后还是出来了。没错,刚刚用石块偷袭封天平的人就是这,天焚谷主方焚炎!

    “哈,没想到飘然老哥之后形意宗竟然还有通天境的高手啊。”那方焚炎看似随意的一句话却如同巨石击水般,在众人心里激起轩然大.波!

    任谁也不敢想,短短四年时间魂灵境突破到通天境。而且还是在那暗无天日的地牢之中,这天赋实在是太惊人了!不敢想象,如果这四年风尘正常修炼能到一个多么恐怖的境界,或许都已经成了云来国第一高手也说不准吧。

    同为通天境修为,不论是方焚炎还是风尘都表现的十分轻松。风尘一向自信对事不对人,而方焚炎则自本身就比风尘早一步到通天境,这份自傲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由分说,方焚炎提刀便斩了过来,风尘也连忙拔剑迎上。刀剑相抗,之间擦出无限火花。

    让方焚天吃惊的是,这一拼招他竟然没占到什么优势。难不成这风尘已经有了和他相当的实力?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想着方焚天连攻数招,一招狠似一招。招招相连完全不给风尘避退的余地,而风尘也是打的谨慎,方焚炎砍过来的每一刀都没给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二人打的你来我往,一时间竟然很难分出胜负来。方焚天也是越打越心惊,再拖下去怕是也没什么结果,不如……

    方焚天小退一步,整把刀都开始变的通红。只见方焚天怒吼一声:“焱火烈斩!”

    而风尘这边剑锋微起,衣玦更是无风自动。无数剑气正围着风尘手里的长剑舞动,隐约间那剑气甚至形成了一层剑罡包裹在那剑刃之上!

    这架势一出,底下人顿时惊了。天焚谷的人还好,可形意宗的人都傻眼了。

    风尘使得这招别人看不出来,形意宗的人可是绝对了解的。众所周知形意五剑乃是形意宗的独门剑法,不过在形意剑法里其实记录了有七剑。剩下两剑分别是,破剑式和狱剑式。

    虽然那剑法记录有七剑,可最后两剑却是废招,据说除了当年创下剑招的形意老祖外,在没人可以使出这最强的两招。

    而现在风尘这姿态完全就是第六剑,破剑式的起手动作!

    难不成,这废招已经让风尘给参悟了?

    只见风尘大喝一声:“破剑式!”手中的长剑一阵巨颤,席卷着呼啸的剑气便斩像那方焚天的巨刃之上。

    “轰”强大的气浪以破剑式和焱火烈斩为中心散开。然后便是“铛”的一声,方焚天手里的大刀应声而断。

    震惊!

    无法言语的震惊,谁也不曾想这招破剑式竟有如此大的威力。看起来至少也是玄阶高级战技,仿佛看到希望一般,形意宗诸人一下子振奋了许多。

    不过方焚炎却也没就此败了,老道的他趁着刀断的瞬间翻手一招大阳炎手直拍像风尘。而风尘应为刚刚那一剑的去势未尽,一时间也僵在那里动弹不得。

    风尘眉头一皱,左手连忙对了上去。只见风尘左手食指和中指戳在方焚炎掌心,然后“嘶啦”的一下,方焚炎的整条袖子从袖口一直破到肩膀。

    裂痕就如同被利刃割开一般。

    元气剑指!想当年形意老祖将这招指法改成了剑法以追求那种势能破竹的气势,而如今风尘却又给他改了回来,或者这招元气剑指本身就是可以在两种形式间相互转化的。

    方焚炎被风尘一指震退数步远,稳下身形只见那右手有丝丝血迹落下。本来以为拿下形意宗是轻而易举的事,谁曾想半路杀出个风尘,而且在场诸位尽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过同样,风尘硬接了方焚炎这一掌自己也不好受,只感觉一股热气直往身上泳,一阵气血翻腾,风尘堪堪噎下从嗓子里涌上来的一股血腥味道。

    方焚炎也十分了解风尘现在的状况,硬是提上一口气,朝风尘冲去。风尘连忙后退,手中的剑又舞起数到银光,而就在风尘退出三步多远的时候,忽然从角落里闪出一到黑影。

    只见那黑影一招直取风尘后心,同时对着向风尘冲来的方焚炎喊道:“别磨蹭了,我来帮帮你。”

    “无耻!”看着忽然形成的二打一局势,谢天冲大喝一声,提刀便要跟上去。

    场中的风尘连忙头也不回的大喝一声:“谢师哥,别来!”

    只因为风尘深深的了结到,身后这人,定是通天境的而且实力绝对强于方焚炎。这天焚谷为何会有这么强的实力,连着派出两个通天境强者。风尘并没有去细究,也来不及细究。

    当务之急是要尽快化解这危机,毕竟现在他要是倒了,那整个形意宗也都倒了。这是飘然师傅一辈子心血,这也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这里倒了,是风尘说什么也不允许的!

    只见风尘怒喝一声,手中的剑快速舞动。凌厉的剑气在周身形成一层层剑罡,不断有剑气朝外面激射出去!

    不负众望,风尘终于用出了那招。狱剑式!这快如天网般的气罡,便是那形意剑法的最后一剑。

    一时间所有旁观的人都定住了,连呼吸声都轻了许多。三个通天境强者的对决,确实罕见!

    还有那风尘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论是之前的破剑式还是现在的狱剑式,用的都如此震憾人心。

    密密麻麻的剑网愣是阻隔住了方焚炎和那神秘人的脚步,那神秘人眼神一凝,整个胳膊只见伸进剑网之中。

    原来那神秘人的武器竟是一副铁手,伸进去时直发出一阵阵叮叮当当的声响。风尘顿时暗道不好,要是这剑狱就让他这么破了那岂不完了。

    于是连忙在手上又加了几分力道,不过那神秘人却也不慌不忙。

    “小子,大爷我的这副铁母手岂是你说破就能破的。”风尘此刻也来不及回头,只能凭感觉去揣测神秘人的铁手离自己的距离。

    砰的一下,那神秘人一拳擂在风尘背上。而风尘也是一凛,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会这么快就能碰到自己。

    不过就在风尘被击飞出去的前一刻,风尘翻手的一剑也斩在了那神秘人肩上。只见那神秘人此刻整个左臂都被风尘一剑削了下来,顿时血流如注!

    “啊!”顿时那神秘人疼得仰天大叫,一时间就连在不远处的方焚炎也愣住了。

    那神秘人的修为他再清楚不过了,怎想到连强悍如他的神秘人此刻也败在风尘手里,一时间方焚炎忽然有些不敢对倒在那边的风尘出手了。

    看着愣在那里的方焚炎,那神秘人连忙喊道:“该死,你还看什么戏,那家伙已经废了,还不去宰了!”

    “诶,诶。”方焚炎连忙点头应道。只见那方焚炎还没上,站在一旁的方火炽就迫不及待了。

    手上直捏着一个赤火炎手,就朝倚着剑半跪在那里的风尘拍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