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大殿之上

    更新时间:2015-05-16 21:05:17本章字数:3036字

    忽然,就在方火炽快要接近风尘的时候,半倒在那里的风尘忽然猛的回头。顿时一股异常强大的剑气从风尘双眼迸发出来,下个瞬间那方火炽便已被废了双腿,成了残疾。

    “剑心灵体!”那神秘人低声喃喃了一句,不过语气中的震惊还是十分明显的。

    只见方焚炎愣了有半分钟,然后对着那风尘怒喝一声:“莽儿,老夫宰了你。”提着残刀便朝风尘冲了过去。

    看着已经失去理智的方焚天那神秘人暗道一声不好,连忙冲了过去,一把拉出方焚天:“赶紧撤,你不想活了!”

    被那神秘男子拽了几下,方焚炎这才冷静下来,赶忙带着天焚谷的众人撤了。等到天焚谷的众人都撤出形意宗之后,余下的形意宗人才深深的缓出一口气来。

    在看像风尘那边,没想到他已经力竭昏了过去。

    留下一些人收拾这战后的残局,剩下的人才慢慢的都回到山里了。到了这会儿,形意宗的危机才算是解除了。轻伤方焚天,重伤方火炽和那神秘人,看来天焚谷有段时间低调得了。

    而方焚炎那边,一直带着重伤的方火炽一路退回天焚谷内,这才有的歇息。

    而形意宗这边则要比天焚谷的舒服多了,没有什么能比劫后余生更让人兴奋得了,众弟子更是对那形意剑法的后两剑起了莫名的兴趣。

    不论是破剑式还是狱剑式,所爆发出来的威力都不容小觑,如果加上最后两剑,那形意剑法很可能是玄阶高级剑技,甚至已经到达了地阶战技的水平!

    地阶战技,整个云来国也找不几本来。估计有的全在云来国王城里了,这战技等阶共分天地玄黄四阶,从黄阶到天阶每一级越来越强。同样也越来越稀有。

    这虽然玄阶高级战技和地阶低级战技只有一级之差,不过威力可是天差地别。所以一时间形意宗的人也拿不准,这最后两剑到底是什么阶位的,不过比目前形意宗所有战技都要强这是肯定的。

    而风尘被云天凌带回寝室后就一直晕在那里,直等到晚上风尘才慢慢醒了过来。

    其实风尘伤的也不轻,就算这么醒来浑身上下也是使不出一点力气来。一下床风尘便直往主峰大殿走去,直觉告诉他现在大殿上一定有事发生。

    夜晚的形意峰格外冷清,顺着上山的小道,周围看不见几个人。现在本就是夏天,那窸窸窣窣的虫鸣声再加上漫天的星光,这一路走上山到也算得上是舒坦。

    一直到山顶,风尘才看见有微弱的火光。那灯火通明的山顶大殿里,现在正站着不少人。

    风尘赶忙进殿,只见云天凌正跪在殿下而封天平则满脸都是不忍。都不用猜,风尘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天凌啊,你知不知道,你今天犯了几条宗门大戒!窃掌门密钥!私闯囚魔狱!私放重犯……”

    “天凌啊,那一条都够把你逐出师门得了!虽然你今天护山有功,不过功过难抵啊!功过,难抵啊……”

    说着,封天平还留下几滴悲痛的眼泪。顿时场上弥漫着一阵诸葛亮挥泪斩马谡的味道,底下的众人一时间也都沉默着,静静的等着云天凌接下来的话。

    不过沉默了半天,云天凌也没说什么。他知道,现在掌门师兄定是同样为难。毕竟一方面是兄弟情,一方面是山规铁律。

    这种事情放在谁身上谁都为难,今天不论是封天平做出怎样的决定,相信都没人会怪他,就连此时此刻跪在地上的云天凌也不会。

    又沉默了许久,站在云天凌旁边的封天平终于发话了:“唉,就算前面的罪我放过你。可私闯禁地、私放重犯,这两条我是无论如何也帮不了你啊!这样吧,逐出师门好了。好歹还能留你一条性命啊。”

    果然,以形意宗的戒律封天平还是不能对云天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逐出师门已是封天平对他最大的宽容,因为无论是上面的那一条按照门规执行起来都不亚于风尘囚魔狱面壁八年的酷刑!

    但是逐出师门就不同了。逐出师门一不非武功,二不伤性命。可以说是最两全其美的办法了,在场的众人也都觉得还可以。

    不过有个人却不同意了。

    “求大师哥怎么罚我都行,就是别逐出师门啊!求大师哥了!”只见云天凌哭丧着一张脸对着封天平说道。

    “就是,大哥,别赶老八走了吧。老二已经走了,我们八兄弟不能在走一个了啊!”谢天冲和其他几个长老连忙扭头帮着云天凌像封天平求情道。

    封天平有些心痛的看着云天凌说道:“天凌弟,你可想好了?要是不被逐出师门,你可是要受囚魔狱十年的酷刑啊。在囚魔狱关十年,你能不能活着出来都是个未知数啊。”

    “我,我想好了!只要不逐我出师门,十年,就十年吧。”跪在地上的云天凌颤抖的说道,看样子应该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其实像他这般的表现在其他人眼里或许很难理解,不过风尘他们这辈的眼里就显得很正常了。

    原因无他,风尘以及他上面的八个师兄,全部都是飘然老人当初云游四海时捡回来的孤儿。

    在他们眼里这形意宗早就不是个宗门而是家,要不是当年飘然老人把他们一个个捡回来,他们估计早都饿死街头了。

    风尘还依稀记得,在五岁那年的他还流浪街头。当初那日子过的可真是连狗都不如,要不是飘然给他捡回来估计早就饿死街头了。

    而云天凌也和风尘差不多,所以这份对师门深深的眷恋风尘还是懂的。

    当然,风尘更了解囚魔狱十年是什么概念。他自己就在囚魔狱关了四年之久,当然知道在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囚魔狱远不同于其他牢房,囚魔狱的地理位置造就了他的特殊性。它就如一柄笔直插入西峰的剑,那囚魔狱就在这剑尖处。

    在囚魔狱里是看不到半点阳光的,因为狱井颇深的缘故,那里的空气也比别处稀薄的多。并且受某些特殊原因,囚魔狱的重力也是正常地面的二到三倍。

    本身就呼吸困难,在加上强大的重力等各种恶劣的环境,那地方可以说是十分磨人心智的。别说关十年了,普通人就是关三年也疯了。

    就在给云天凌定完罪后,封天平旁边一小生忽然开口说道:“等等,掌门大人在下之前就想说了。囚魔狱的锁不是被打开的而是被利刃削开的,看切口应该不是明德长老所为。”

    “嗯,没错。那大门是我打开的,我是越狱出来的。”风尘摆了摆衣袖,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说道。

    顿时,大堂上的众人都看向风尘。怀着几分恐惧的目光看向风尘,甚至有些人还稍微退后了几步。而封天平,也露出一丝隐晦的微笑。

    风尘顿了顿,然后对着封天平说道:“其实,那囚魔狱的锁,是我自己打开的。要是定罪,天凌哥只算是私闯囚魔狱罢了,最多禁闭三天而已。”

    “是吗?”封天平转头看向一旁的小生问道。

    这小生正是风尘的三师哥,而且也是执掌门规的长老,估计这次为了判罪也去了囚魔狱查看过才对。

    “什么?!!!”封天平一拍桌子,怒视着风尘喊道。

    逃狱,可是大罪!

    确实,相对于云天凌的渎职,私通重犯。风尘这罪可够大得了,毕竟囚魔狱不同于其他。按照门规,从囚魔狱内逃出来的罪犯,可直接诛杀!

    “你,风师弟。你为何……为何要承认!你这般,我也保不了你了啊!”

    封天平看起来万分悲痛,不过总觉得这份悲痛放在他脸上有些不太合适。

    风尘无所谓的说道:“我知道,我代云哥出宗便是了。”

    “额,这般……”

    底下人顿时也沉默了,看这些人的表现,风尘心中也是了然。若不是自己还有份护山卫派的实力,他们怕是不会如此纠结。

    入狱四年,除了头一年林天南来过几次,这剩下的师兄弟便再无一人来过。要不是今天云天凌来,估计就是形意宗塌了风尘也不知道吧。

    风尘忽然想起来了三年前,那天是林天南最后一次来看他。

    他现在终于明白林天南那句,形意宗早已变了的含义。也总算明白,林天南最后走时的苦笑。

    看着犹豫不决的众人,风尘叹了一口气说道:“放心吧,方火炽双腿已废。那神秘黑衣人也被我削去一条胳膊,而且要不了多久王城那边来的供奉也该到了。这形意宗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风险了。”

    说完,风尘便也不再留恋这勾心斗角的大殿,转身就要朝大殿外走去。

    “额,这个……既然风师弟执意要走,那我也不便强留。那等到天明,风师弟便自觉下山去吧。”沉默了半天,封天平终于发话了。

    听封天平这般冠冕堂皇,风尘也是苦笑一声。转身落寞的出了大厅,如此身影竟和当年林天南离开的背影有几分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