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祠堂对话

    更新时间:2015-05-16 21:05:46本章字数:3008字

    出了大殿,风尘并没有往东峰的宿区走,而是径直往南峰走去。

    “风师弟,你这是要去哪?”看着往南峰走的风尘,其实封天平已经大概的猜出了风尘的去向。

    “我去看看师傅,毕竟要走了,去道个别吧。”只听见从远处传来风尘略带忧伤的声音。

    听着风尘这句话,封天平才露出一丝隐晦的笑意。

    等风尘走远了,大殿上才有一个小弟子低声说道:“就这样把九师叔赶走,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难不成你去和他住。”只见旁边一个看起来比较年长的弟子低声回道。

    “额。”

    看着那小弟子不说话,旁边那人继续说道:“你没看见他下午一个眼神就废了那天焚谷的方火炽,你觉得你修为有方火炽高?”

    只听见那小弟子弱弱的说了一句:“自己人,他应该不会这样吧?”

    “自己人,你忘了五师叔是怎么死的了!”

    那年长弟子才说完,就看见大殿上递来一个讳莫如深的眼神。吓的那弟子顿时闭口不言,然后封天平才转头意味深长的看着南峰方向。

    南峰上有一间大厅,那里是形意宗的祠堂。一般白天都鲜有人在,现在晚上更是连一盏灯都没有。

    风尘一步步走上祠堂,望着终牌位深深的拜了拜,然后给最前面那两个白烛点上火。

    才在一个众牌位前的一个蒲团上跪了下来,最下面那排中间的便是飘然老人。而旁边不远处,则有个五弟林天武的牌位。

    “对不起,五哥。当初,可能真是我,真是我失手杀了你。”风尘跪在蒲团上,回想起下午的一幕幕,不由得更加自责了几分。

    回想起四年前,当初在斗武场发现林天武尸体的时候风尘就躺在旁边。那天的事,风尘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简直和今天下午一模一样,他们二人切磋剑技一直到二人都力竭倒下。等风尘再醒来时,林天武就已经浑身剑伤的躺在他旁边了。

    那浑身剑气纵横的伤,整个形意宗估计也只有风尘一个人使得出来了。开始风尘还不相信,现在看来囚魔狱七年求魔狱,师傅算是给自己判少了。

    无言的看着那灵位许久,风尘才摇了摇头转向旁边的那个灵位。

    形意宗第二十七位掌门飘然之灵位。

    “唉,您老人家走的时候我没来的及去看,这次我走了顺道来看看吧。师傅。”越说,风尘的声音越小。到最后,甚至还传出几声哽咽。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从此刻风尘这少有的哽咽中,便可看出飘然老人在他心里的分量了。

    又和这块牌位谝了不多时,风尘边眉头一皱,停下了说话和哽咽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拿出一葫芦纯酒,轻呡一口。然后对着身后大开的厅门喊道:“出来吧,来都来了喝口酒再走吧。”

    “哈哈,风师弟好兴致啊。”说着封天平便踏着门槛走进来了。

    封天平也不知道怎么就被发现了,按理来说他虽然是魂灵境的,但这般克制自己的内息和动静,凭现在风尘应该是发现不了才对啊。

    其实他不知道,这事也没几个知道。风尘与生俱来便有这能力,这也是飘然老人为何给他起名为风尘的原因。

    “哦,是大师哥啊。怎么,你来这里是要监督一下我这个宗门弃徒?”风尘头也不回的问道。

    封天平连忙干笑两声回道:“我就是过来看看。呵呵,风师弟别在意,别在意。”

    “破字诀和狱字诀?”风尘也不顾封天平,自顾自的问道。

    “嗯,额?什么?”让封天平意外的是,没想到这次过来还有意外收获。

    “形意剑法的最后两招啊,我对破字诀和狱字诀的领悟已经刻在囚魔狱的石壁上了,有机会你去找人拓下来吧。”

    说完,风尘又呡了一口酒。自始至终风尘也没回头看过封天平一眼,这般举动不得不说让他很恼火。

    虽然他俩以前就不对付,不过自封天平当上宗主以来,还从没人对他这般无礼过,就算是大殿上那几个师弟那个看他不是毕恭毕敬的。像风尘这般,着实勾起了他的火气。

    “哈哈,风师弟,你头也不回的,怎么我才来你就知道了。”封天平并没有接着风尘的话,而是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哦,这个?”封天平忽然问这个让风尘有些意外。

    愣了一下,然后指了指自己耳朵回答道:“风声,风一直流动,只是平常太弱感觉不到而已。有人和没人的风声是不一样的,我听得到。”

    “哦哦,原来是这样,风师弟倒也真是天赋异禀啊。”封天平看起来像是松了一口气。

    风尘眉头一皱,但也没说什么。只是心里总感觉,今天封天平怎么,那里怪怪的……

    见风尘不说话,封天平便继续说道:“风师弟,其实你想留下也不是不行。”

    “哦。”风尘应了一声,转过头等着封天平的后话。

    只见封天平并没有说话,而是径直走到风尘身前,从众多灵位里拿出林天武的。

    然后转身笑着对风尘说道:“像这样,永远的都能留在形意宗了。”

    “说笑呢,大师哥。”风尘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仰头又呡了一口酒。正好对上封天平那似笑非笑的眼神,风尘不由得心头一紧。

    眉头微皱,好像想到什么似的,风尘立刻把那葫芦从嘴里拿了出来。

    “哈哈,风师弟。这酒,你喝了多少了。这可是醇酿,多喝点。多喝点啊,哈哈。”看到风尘这般便秘的表情,封天平不由得心里一阵舒畅,毫不掩饰的大笑了出来。

    而风尘也苦笑一声,继续拿起那葫芦酒自顾自的喝着。

    “难不成没效果?”看风尘这般表现,封天平忍不住退后几步。毕竟要是真交起手来,他拍马也不是风尘的对手,这点自知之明封天平还是有的。

    “别害怕,这酒效果还不错。我现在浑身上下提不起一丝内气,你放心好了。”风尘苦笑一声,在封天平满眼的疑惑里继续说道:“这酒还不错,加了毒的后劲就是大。”

    说着,还忍不住按了按自己那火辣的五脏六腑。

    风尘确实是中了毒,毕竟他也没想过,在这般情形下封天平竟然会给他下毒。

    “是不是感觉很烧?”封天平笑着看着捂着胸口的风尘继续说道:“我给你下的是火毒,等你死了,伤口和中了天焚谷大阳炎手无异,你就放心去吧。”

    “好算计啊,大师兄费心了。”风尘忍着痛,点着头说道。

    白日风尘连败天焚谷三人,受重伤也是很正常,就算不是白天的伤。天焚谷夜里来人偷袭风尘致死,这说法也完全说的过去。

    只要封天平在他死后,往风尘胸口补上一掌。就完全可以把这锅甩给天焚谷的人,然后封天平再义正言辞的指责几句,还能占据道德高峰。

    这般算计,确实是用心良苦啊。

    “过奖过奖。”封天平笑着说道。

    “难道天焚谷上山也是大师兄设计的?”风尘忍不住问道。

    “这到不是,我那有那能耐。不过让云天凌去囚魔狱找你,倒是我设计的。”

    “你就不怕我不出牢,或者没法败了天焚谷的人。”

    封天平笑了笑道:“你不是都做到了吗?这是天意,哈哈,天意!就是老天,都想帮我杀了你!”

    一时间,风尘也梗住了。难不成真是天意?从天焚谷上山到现在,封天平只要走错一步那可就是满盘皆输啊。

    可偏偏,偏偏风尘全都做到了!按照封天平的算计,全部都做到了。

    “其实有些也是出乎我意料的,就比如你能力挫天焚谷三员大将。本来我以为你会被天焚谷的人当场击杀,不过这样也好。”

    风尘接着封天平的话说了下去:“是啊,我重伤天焚谷三人你便不必再担忧他们二次上山,至少短时间他们元气大伤,根本攻不下形意宗。”

    “哈哈,九师弟你怎么就这么聪明。杀了你,我还真有成就感啊。”封天平拍着手笑道。

    “也是,不过我至今都想不明白我究竟那里得罪你了?”

    说着,风尘又低头呡了一口酒。

    “你也好意思说!这是可要归咎到四年前了。”封天平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凌厉的许多。

    “四年前?”风尘眉头一皱,抬头刚好看见封天平手里抱着的灵位。

    好像想明白什么似的,风尘连忙问道:“难不成,林天武是你弟弟?”

    “林天武?你怎么会想到这个?”封天平先是一愣,然后低头看到了手里的灵位。嗤笑一声,就把那灵位丢到一边了。

    这下风尘也有些疑惑了,如果不是这个,风尘实在想不出来这几年他在形意宗怎么得罪过眼前这位大师兄。

    没办法,只好静待着封天平的后话,倒是封天平好像故意卖关子似的,迟迟也没有后话。

    一时间,这祠堂倒是陷入了一段宁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