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我三剑客又回来了(两更)

    更新时间:2015-06-01 16:56:01本章字数:2242字

    四连是出自长征时期的某个英雄连,进入连部驻地,前门正前方就有着那么一尊英雄人物的雕像,随着深入便是林荫小道和红墙黑瓦.

    林荫道上时不时走过一支训练有素的部队,或喊着铿锵有力的口号,迈着矫健的步伐;或面带喜色唱着嘹亮的军歌,一看就是打靶归来.

    张堇夜走在林荫道上看着这熟悉的一切,看着走过的战士,心中莫名的一阵亲切和激动,真想大喊一声,我三剑客又回来了.

    唐北和凌辰两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这里有他们三人太多的回忆.当然,最吸引他俩的还是分布在四周的训练场和那些精良的武器装备.自从他们三人去了养鸭场,他们都不知道摸枪的滋味儿是什么了,天天就抱着个扫帚在哪里玩儿.

    “唐北,你想不想玩儿枪?小夜你呢?”

    凌辰看到旁边射击训练场传来的阵阵枪声,心里忍不住一阵悸动,就跟见了女神一般.

    “想,做梦都想.可惜啊,我估摸着我们以后想要摸一次枪起码得等上好几个月.”唐北听到凌辰的话,情绪激动的说道,语气里充满了失落.

    “呵呵,行了,别在这里感慨万千了,别忘了我们今天的目的,走吧.”

    张堇夜看到两人情绪都不高,他便制止了两人继续谈论那个话题,免得好生生的休假硬是挣得不开心就不好了.

    “哎哟喂,这不是四连大名鼎鼎的三剑客嘛,听说你们去放鸭子了.今天怎么有时间来四连参观?还是说来办理退伍手续的?”就在三人走向连长办公室的路上,一个刻薄的声音便从他们旁边传来.

    三人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然后一个个都瞪着眼恨恨的看着那声音的主人.这个人叫郝建,原来和张堇夜他们是一个班.他到这里来的目的和凌辰一样,都是来混两年日子而已.所以平时为人十分嚣张跋扈,仗着自己有点儿能耐便得意忘形.

    有一次和唐北发生了矛盾,却偏偏被三剑客给练了,偏偏那个时候凌辰得到家里人的关照,所以这个郝建拿他们三剑客也没办法,只能在心里记恨.这不,今天难得遇到了,他自然会落井下石一番,不然他都不好意思叫郝建.

    “呵呵,郝建,你确实好jian,明明知道不是我们三剑客的对手,今天还好意思来自取其辱.见过笨的,就没有见过你这类货色.”

    凌辰听到郝建的话,心中的怒火差点儿没收住,就想冲上去干他.还好张堇夜及时制止了,凌辰只好用同样的方式还击过去.

    “哼,凌辰你得瑟什么?你拽又怎么样,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养鸭的,只能在那巴掌大的地方混到退伍罢了.”郝建听到凌辰的话却并不以为意,冷嘲热讽的说道,“怎么,不服?来啊,来揍我啊,你不是打架挺厉害的嘛.说不定你揍了我,你就能如愿以偿的回家享清福了呢,哈哈.”

    “小夜,你怎么看?干不干?”

    唐北听到郝建的话都有些忍不下去了,郝建这不是在和凌辰过不去,是和他们整个三剑客都过不去.

    “算了,我们走吧,今非昔比,为了他动怒不值当.”张堇夜淡淡的看了一眼郝建满不在乎的说道.

    张堇夜的话凌辰和唐北还是很相信的,尽管两人现在很气愤,还是跟着张堇夜转身就走.

    “我说这都怎么回事儿,以前的三剑客怎么如今成了三只小鼠?哈哈,看来那养鸭场还挺适合你们的,毕竟那里没有猫嘛,哈哈.对了,听说那里还有个瘸子.难怪你们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原来是跟了一个废人啊,哎,你们也够可怜的.”

    郝建看到张堇夜他们并没有上当,他便继续上猛药,迫使张堇夜他们动手,那样他们三剑客就只能打包回家了.

    虽然这招有点儿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意思,但是他现在根本管不了那么多,如今可是机会难得.如果他不能把他们打发走,他就不能咽下心中的那口气.那一次被他们三剑客给练了不但让他颜面全无,还被记了处分.

    “你刚才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次!”

    本来已经转身了离开的张堇夜听到郝建的那句话马上又走到郝建的面前冷冷的看着他,语气更是压迫得令人窒息.

    “再说一次又怎么样?我说你们跟了一个废人,你们早晚也得成为废人...”

    郝建根本不在意张堇夜的威胁,他用嘲讽的眼神看着张堇夜一字一句的说道,语气里充满了挑衅.可惜的是他话还没有说完,便直接被张堇夜一拳砸飞.被一拳轰飞的郝建趴在地上,嘴角也渗出一丝血迹.

    不过郝建却并不以为意,仿佛受伤的根本不是他一样.

    他用手擦掉嘴角的鲜血,继续用言语去激怒张堇夜三人:“怎么?我一说那个废人你们就动手了,看来那个废人对你们挺重要嘛.不过再重要又能怎样,废人终究是废人哈,哈哈.”

    “砰”

    听到这句话,张堇夜身后的凌辰和唐北不等张堇夜动手便双双冲上去把郝建提起来一脚踹出去.

    “住手!”

    就在两人准备继续揉拧郝建的时候,一个威严的声音传了过来,两人不得不停下脚步看着来人.

    “你们几个怎么回事儿?把这里当什么了,菜市场?”上尉走到几人面前怒火中烧的说道,“张堇夜、唐北、凌辰,是你们?都跟我到办公室来!”

    “你说让我说你们什么好,让你们去养鸭场收收性子,没想到你们今天还给我跑到连里来闹事.胆子不小啊,是不是认为没人能治得了你们?”这个上尉不是连长又是谁,当他看到张堇夜三人的时候,他的暴脾气就收不住了.

    “报告.”

    “说!”

    “不是我们惹事,是姓郝的在挑事儿.本来我们是给白班长请假一天回连里来看望您的,谁想到郝建却在半路上来招惹我们,并且还侮辱白班长,说他是废人.”

    张堇夜听到连长的话便不满的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相信连长是个明辨是非的人,更相信连长会给白杨一个公道.

    果不其然,连长听到张堇夜的话,对张堇夜三人的目光便柔和了不少,反倒是怒气冲冲的对郝建咆哮道:“告诉我,他说的是真的吗?”

    “是.”

    郝建这个时候就算再笨也知道自己这次算是栽了,怪就怪自己情报工作没有做到位,对白杨不了解,更不知道白杨意味着什么.

    “砰”郝建刚刚说完,连长也二话不说冲上去给了郝建一拳,然后郝建就蒙、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