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台前幕后

    更新时间:2015-06-01 20:20:28本章字数:2439字

    郝建挨了连长一拳,不甘的看着张堇夜三人,眼神中散发出浓烈的仇恨.今天他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却始终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还沉浸在自己的计划中,对自己这完美无缺的计划感到可惜.

    “怎么?是不是很不服气?”连长自然看到了郝建的反应,心中很是不爽.

    你说你丫这是要逆天么?人家白杨是你有资格谈论的吗?你倒好,直接骂人家是瘸子.这不但是在侮、辱白杨,也不是在侮、辱张堇夜三人.这是在赤果果的打脸,打军人的脸.这样的事情要是传出去,让那些为了国家默默付出的军人做何感想?

    “不敢.”郝建听到连长的责问,他一副口服心不服的腔调说道.

    “哼,还有你郝建不敢的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儿破事,也别仗着有什么人给你撑腰,惹毛了我一样卷铺盖走人.”

    连长听到郝建的回答就是一肚子气,手一甩怒气冲冲的转身看都不看郝建一眼.

    连长也是没办法,这个郝建也是上面跑来镀金的,尽管他也一直知道郝建的一些破事儿,但是他却是无能为力,只希望这种人早点儿滚蛋.他四连不是收破烂儿的,也不是什么旅游胜地,别把什么人都往他这里丢.

    前面他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把张堇夜这三尊大神给送走了,郝建这丫的如今又把战火给点燃了.既然如此那倒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一口气把这些牛鬼蛇神全部打发走,后面也得向上面反应反应,别再把他这里当收容所了.

    “报告!”

    “什么事?”

    “王副营长来了,已经到了训练场.”

    就在大家各怀心思的时候,文书从外面进来说副营长来了.

    连长是知道的,营部距离连部还是有点儿距离的,平时有什么事也是直接下达命令,没什么特殊原因一般不会来人的.今天这个王副营长看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多半是为了郝建的事.

    不过这消息也走漏得太快了吧,郝建的事还没发生多久,上面就来人了,看来自己连里还有很多人不把自己这个连长当回事啊.不过今天不管谁来,反正道理站在自己这一边,谁来都不管用.

    “行了,马上带我过去,你们几个就在这里等着,一会儿再来收拾你们,哼!”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自己上级,既然来了,自己总该是去迎接的,起码的规矩还是要有,于是连长冷哼一声便夺门而去.

    所谓山中无老虎,猴子当霸王.连长走后,郝建却得瑟起来:“看到了吧,张堇夜,你们别得意得太早,你们今天是肯定会卷铺盖走人的.而我呢,最多就是一个处分而已,比起你们来这完全不叫事儿,哈哈.”

    “郝建,我也劝你一句,别得意太久.最近雨水比较多,小心被雷劈.别以为你背后有人你就肆无忌惮了,人在做天在看.你千该万该,就不该拿白班长做文章,不然结果一定是出乎你意料的.”

    ......

    在张堇夜他们那边唇枪舌战的时候,连长这边也开始了一番口水仗.反正这些人都没一个简单的,各种滚刀打哈哈,耍太极更是炉火纯青.

    “营长,又有什么指示,还得您亲自跑一趟?文书,去通知炊事班晚上加两个菜.”连长面上带着官方的笑容迎上去.

    管你什么事,我先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主动权控制在自己手里.

    “是”文书听到连长的话,马上敬礼准备通知下去.

    “吃饭就不用了,长话短说,解决完问题我还得赶回去.”

    文书听到王副营长的话便苦、逼了,一个让加菜,一个又不用,我这到底听谁的啊?按理说吧,这里军衔最大的还是王副营长,但是自己的直属上司可是连长,是连长的兵.所以连长没发话,他也不能擅作主张啊,只能把询问的眼神投向连长.

    “行了,下去吧.那王营长,有什么新的指示?我们连一定保质保量的完成.”不管你王营长怎么说,你不把事儿挑破,我也就装作不知,反正打官腔大家都会.

    “好了,不用在我面前这个样子了,去你办公室再说吧.”

    “这...”

    “这什么?你不会告诉我你办公室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吧?”王副营长本来对连长一直给自己打哈哈就不爽,现在还推三阻四,心中一直压着的不悦也散发出来.

    “那倒不是,只是我手底下有几个不规矩的犊子正在那里等着挨批呢,这谈工作有点不合适.”

    “没什么不合适的,都是你的兵,你还信不过他们吗?走吧.”王副营长根本不给连长机会,说完后便自顾自的走向连长办公室.

    连长没办法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去,本来他想的是你营长不直接来,想给我上纲上线,那我也给你来个偷梁换柱.反正你想又插手这件事又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那是不可能的.要不然到时候人家白杨知道了这件事,自己也没法交差.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两边都不得罪,看你们自己怎么玩儿,最后受益的还是自己.

    “首长好.”

    “首长好.”

    张堇夜三人看到连长跟在一个肩扛二毛一的人身后走进办公室赶紧敬礼,郝建看到来人是王副营长之后,眼神里一闪而过一丝欣喜,然后还是装作不认识的敬礼.

    “你们几个怎么回事儿?那个兵,对,你来说一下.”王副营长回礼之后马上就见缝插针,同时准备和郝建演一出好戏.

    “报告.”郝建这人倒也会演戏,他听到王副营长的话,便知道什么意思了,还装作略有顾忌的看了一眼连长.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看他干嘛?”正可谓演戏演全套,王副营长装作不爽的样子呵斥道.

    “是!因为和战友发生了口角,然后就打起来了.其实我也是看到他们好不容易来一次四连便上去和他们聊天,结果两句话不对,他们就动手了.”

    “哼,你们胆子倒是不小,你们知不知道这是什么行为?你们这样不要说挨批,就是处分你们都不带犹豫的.”王副营长听到郝建的话,立马就‘怒’了,“对了,你说什么他们来四连,这又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前面因为他们三个犯了点儿错,然后我就罚他们去养鸭场磨练磨练xing子,今天他们是休假回来看我的.”连长这个时候接过了话茬儿,也算是为张堇夜三人找了个由头.

    本来他对王副营长和郝建的演戏就十分鄙视,眼下郝建更是有避重就轻的趋势,他怎么能让他们的计划成功.要是他什么表示都没有,不但后面没法给白杨一个说法,他也愧对自己的内心.

    连长本来就和白杨是一类人,他也是一个热血军人,只是他的能力有限,有些事不是他所能改变的,但是这不代表他会违背自己的本心,今天这件事他算是和郝建彻底对立上了.

    当然,这不但算是和郝建和王副营长对立,更是和那一类人对立起来.或许换作别人,不会选择这么做,但是对于一个不在乎仕途的热血军人来说,这本就是他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