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魔鬼营2(三更)

    更新时间:2015-06-02 20:10:12本章字数:2027字

    “哈——”

    伴随着哈字出口,院子中的三人开始有规律的用拳掌拍打上下左右腹部.如果仔细观察便可以发现,三人在拍打的同时,在用着齿缝吸气.吸一口气可以喷几口气,喷几口气便拍打了多少次.

    拳脚无眼,但是现在的三人似乎根本感觉不到疼痛一般,狠狠的挥动着拳掌拍打自己.

    “气沉腹部,紧收腹肌并外项,臆想腹部抗击外力.”

    白杨看到张堇夜他们虽然动作很规范,但是也只是有形无神,所以他游走在几人身边纠正着三人的动作.

    张堇夜三人听到白杨的话之后,开始凝神臆想,对自己下手也更狠.

    这个动作24下为一组,三人在练习了好几组之后,渐渐有所领悟,也没了刚开始那样锥心的痛.

    “下一个动作,排打胸部.”

    白杨看到三人已经掌握动作要领之后便继续后面的训练,他今天的任务不是要张堇夜他们一口吃个大胖子,今天只要求张堇夜他们记住这些动作要领就够了.

    “哼——”

    张堇夜他们听到白杨的命令,嘴里轻声吐出一个哼字,然后又有规律的拍打着自己左右的胸部.

    “齿缝吸气,同时臆想提气上胸,胸肌紧收.”

    张堇夜他们听到白杨的话,赶紧闭眼凝神又有规律的在自己左胸和右胸各拍打了24下.

    尽管这种疼痛说不上撕心裂肺,但是也不是常人所能忍的.但是为了做个强者,为了自己当初的誓言,他们必须忍受着.

    白杨对于三人的努力也看在眼里,不过这个时候并不是同情心泛滥的时候,他必须保持他冷酷教官的形象.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管让张堇夜他们掌握要领,尽快练就硬气功,这样可以让他们少受一点儿苦.

    看到张堇夜他们如此的努力,白杨说不感动也是假的,不过他现在最多也只能是在训练结束后尽快的帮他们去除痛苦和恢复身体.

    “下一个动作,排打腰部.记住,在排打肾区的时候不要太用力,不然后果自负.”白杨依旧语气冷漠,仿佛他和张堇夜三人根本不熟识.

    张堇夜三人听到白杨的话,立马将手上的力气降低了几分,然后伴随着一声’嗨‘字吐出口,三人的拳掌也干净利落的招呼向自己的腰部.幸好三人是降低了几分力道,不然照着他们前面的打法,估计一个个都得倒地不起.

    “身体前倾,气注于腰,注意控制力度.”

    排打腰部是最危险的,一个不慎就会伤及人之根本.所以白杨对于张堇夜他们这个动作的训练也更加上心,他可不希望看到自己寄予了深厚希望的三个接班人什么都没有练会,反倒是毁了一生.要是那样,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下一个动作,排打两肋.”

    “嗨——”

    经历了前面几个动作的练习之后,张堇夜他们对于力道的掌握已经上了一个新的台阶,而练习这个硬气功也渐窥门道.三人不用白杨多说什么便知道齿缝吸气,然后气注两肋,同时排打两肋24下.

    “下一个动作,排打背部.”

    “哼——”

    张堇夜三人听到白杨的命令不顾全身的疼痛快速的跑到墙边站成一排,然后齿缝吸气,同时收腹扩胸,呼气时再松腹,之后两臂向前用力收紧背肌,以背撞墙.

    “不错,注意吸气呼气,臆想丹田内气过会阴上提背部.所有动作再来一组,然后解散.”

    欲速则不达,身为兵王的白杨深知这个道理,他也看到了张堇夜他们因为第一次训练而出现的一些症状,所以他让三人巩固一下要领之后就结束了训练.

    经历了下午高强度的训练,张堇夜三人再也没有闲心去扯淡,晚饭过后三人咬着牙跑完20公斤负重之后便一个个躺在床上进入了梦乡.

    而一向对三人要求苛刻的白杨今晚也没用强迫他们再进行其他的训练,这会儿他正在食堂忙着给张堇夜三人煎草药和弄营养早餐.他按照记忆趁着张堇夜他们休息的时候到附近的山里采集了一些养身的草药,并按照特种部队里的营养食谱给三人配膳.

    他忙完这些之后已经是夜深人静了,院子里也只有微弱的灯光在那里和天空的星星遥遥相对.白杨带着满意的笑容轻手轻脚的走进张堇夜三人的宿舍.看到三人青稚的面庞,看着三人疲惫的身躯,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心疼的.

    看到三人的样子,白杨想起了年轻时候的自己.他们三个多像以前的自己,同样是那么的桀骜不驯,同样是不服输,同样是在夜深人静之后班长悄悄地莫进来给大家盖被子.

    记得那个时候还闹过笑话,同样是夜深人静,班长进来给大家盖被子.结果一个睡得懵懵憧憧的战士在班长给他盖被子的时候,那丫的抬腿就是一脚,直接把班长踹了出去.班长反应也算快,没有被踹到,但是响动却惊醒了其他战士.

    之后一问才知道那个战士不是故意的,只是碰巧他在做梦,梦见和别人打架,于是乎,弄得所有人都哭笑不得.很长一段时间班里的战士也拿这件事来开涮.

    但是如今,昔日的班长早已转业回家没了联系,昔日的兄弟埋骨他乡,只有自己成了这般模样.白杨想到这里忍不住脸上一阵愁绪,面容痛苦不堪.

    他匆匆给三人盖好被子便落寞的走了出去,没有人知道他怎么了.而一直装睡的张堇夜也忍不住好奇的看着白杨消失的身影,他在白杨给他盖被子的那一刻便醒了.但是他看到白杨的样子,他只能装作睡着了.

    “哎——”

    他轻声叹了一口气,甩了下迷糊的脑袋便接着睡.有些事不是他能接触的,他也不想去触碰谁的隐私.而且他是一个军人,知道什么该打听,什么不该打听,如果白杨真想让他们知道,那么时间到了,白杨自然会告诉他们的,他又何必在这里自寻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