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会师(两更)

    更新时间:2015-06-05 17:12:18本章字数:2164字

    “唐北,特种大队的人来了,但是他们现在遇到了一点儿麻烦,正在和毒狼的人激战。我曰,毒狼根本就不是一个人,他们现在完全把天狼的人压着打,可见他们是经过精心准备的,就等着我们钻进口袋。”

    张堇夜找到唐北说了他看到的情况,这个时候的他们已经陷入了被动。现在他才知道为什么前面毒狼迟迟没有对他们三人动手,原来是等着天狼的人上门,然后来个一锅端。

    “啊——,怎么会这样?难道这件事并非向班长说的那样隐秘?”

    唐北听到张堇夜的话就震惊了,天狼的人可是他们最后的希望。但是如今天狼的情况也不容乐观,那么身为渣渣的他们又该如何。

    “我想事情可能远远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这中间肯定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现在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想办法把这里的情况汇报上去,同时完成和天狼的汇合。天狼突击队只来了四个人,已经被毒狼咬出了,我们必须想个办法才行。”

    张堇夜说道这里,眼中露出了一丝焦虑。他实在没想到三人的第一次任务便会遇到这种情况,完全超乎了他们的想象和控制。特别是现在凌辰还没有恢复意识,他们的行动很大程度上受到限制,完全放不开手脚。

    “那我们该怎么办?”

    唐北自然也看到了张堇夜眼中的忧虑,他也多想替张堇夜分担一点儿,但是他却是有心无力。让他跟在张堇夜身后默默地做事还行,哪怕是为提着枪上去干架他都无所谓;但是要他消耗自己的脑细胞,这只能是给张堇夜添乱。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凌辰现在的状态根本让我们放不开手脚。哎,本来挺简单的一个任务,现在完全成了烫手山芋。”

    张堇夜看了一眼傻坐在树底下的凌辰,心里多少有些憋屈。

    凌辰现在的样子和傻子没什么区别,眼睛依旧瞪着,不说话、没有动作,要不是还有呼吸,估计没人相信他还活着。

    “要不这样,你带着凌辰隐蔽起来,我去和天狼的人汇合,路上给我留下记号。如果天亮之前我们没有赶回来,你就带着凌辰回去找班长,给他汇报这里的情况。”张堇夜沉思了一会儿之后,一咬牙说道。

    “不行,我是不会离开你的。要死一起死,要生一起生。是,我确实怕死,但是我唐北不是懦夫,还做不到弃战友于不顾。”

    唐北听到张堇夜的话马上就反驳出来,平常他是不会反驳张堇夜的意见的。但是他现在情况不同寻常,他更加知道张堇夜这样做意味着什么。他又怎么能够抛下张堇夜,带着凌辰跑路。

    “没有人说你是懦夫,也没有人说你抛弃兄弟。现在更不是兄弟情深的时候,现在必须要有人把这里的情况汇报出去,让上面及时做出新的部署。不然我们所有的努力就都白费了,而毒狼也会更加嚣张,难道你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吗?”

    唐北听到张堇夜的话一时就语塞了,但是他不甘心就这样离开,只好无奈的看着张堇夜。

    “行了,这是命令,执行吧!”

    张堇夜没想到唐北会反驳自己,一直以来唐北和凌辰对自己都是言听计从的。现在天狼的人正在和毒狼恶战,他多耽误一秒,天狼的人就多一分危险,大家都耗不起。所以他只能下令,然后义无反顾的折回去和天狼的人汇合。

    看着张堇夜逐渐消失的背影,唐北最后也只能无奈的叹气,心里默默地念着:“小夜,你放心,等我把凌辰送出去,完成了你交代的任务,我一定会回来找你,和你并肩作战。”

    凌辰说完便背起呆滞的凌辰,深深地看了一眼张堇夜消失的方向,然后头也不回深一脚浅一脚的离开树林。

    “谁——”

    张堇夜刚刚摸到天狼的后面,就被一支枪堵住了去路。

    “别开枪,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我们都上当了,毒狼根本不是一个人,他早就挖好了陷阱等着我们钻进来。”

    张堇夜面对黑漆漆的枪口,他立马报出自己的身份。

    “头儿,这里有一个自称是我们要找的人。”持枪男子听到张堇夜的话并没有放弃警惕,他依旧将枪口对着张堇夜,然后头也不回的喊道。

    被叫做头儿的男子听到持枪男子的话,抬手就是砰砰几枪,暂时压制住毒狼的人之后,他才快速的跑过来打量起张堇夜。而其他人也快速的补上头儿的空缺,继续对毒狼的人进行火力压制。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不是说好的三个人吗,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你怎么证明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被叫做头儿的男子打量了张堇夜几眼之后,语气冰冷的说道。

    “信不信在于你们,现在我们都面临着毒狼的围困。现在不要说逮捕毒狼,能突围就已经不错了。至于我的两个兄弟,一个被毒狼的炸弹炸伤了,另一个就护送着他离开,同时也是回去给白班长汇报这里的情况。”

    尽管头儿身边的人很畏惧那个所谓的头儿,但是张堇夜根本不了他。看到头儿对自己不屑一顾,语气里充满了冷漠和孤傲,他说话也不客气。

    “白班长?哪个白班长?你当你们是什么人,毒狼这样凶残的罪犯,是你们几个小小的士兵能解决的吗?别说你们一个班,就是一个连拉来也不是对手。”

    头儿听到张堇夜说什么劳什子班长,他作为特种兵的傲气又端了出来。本来他刚才被张堇夜顶撞,心里就不爽。没想到顶撞自己的竟然还是劳什子士兵,连班长都算不上。

    “白杨白班长啊,还能有谁?”

    张堇夜对于头儿的话并不以为意,嘴角微微一翘,不屑的说道。

    “白杨?哪个白杨?是不是腿瘸了?面部棱角分明?”

    张堇夜不以为意不代表没人不紧张,头儿听到张堇夜的话却震惊了。如果张堇夜口中说的那个白杨真的和他想到的那个白杨一样的话,那么他就不得不重新审视张堇夜了。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这个很重要吗?还是先关心关心我们现在的处境吧!”

    张堇夜看到头儿紧张的样子就知道自己的班长果然不是一般的牛叉啊,连天狼的人听到都得震惊。不过现在他可没有心情和天狼的人侃大山,还是想办法脱困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