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敌袭

    更新时间:2015-06-06 08:29:37本章字数:2133字

    “恶狼,你说头儿是怎么回事,怎么就让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菜鸟来指挥我们,这不是拿我们多有人的性命开玩笑嘛。你看那个菜鸟指挥个什么,一来就让所有人撤退,实在是窝囊。”

    前面那个不满张堇夜的天狼队员在大家转移到安全区域之后,他就忍不住开始在背后吐槽。

    “谁说不是呢?不过这话就咱哥俩私下说说就行。要是让头儿知道了,非让你脱一层皮不可。”

    恶狼听到男子的话,他谨慎的看了远处的张堇夜他们,然后才低声说道。

    “呵呵,放心吧,别的我不知道,这点儿我冰狼还是懂的。其实头儿那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只是我一时心里觉得憋屈而已。”

    冰狼听到恶狼的话,他呵呵一笑,然后平静的说道。这个时候他完全没有一点儿不冷静什么的,属于自控能力很强的那种。

    “嗯,那就好......”

    “砰、砰——”

    恶狼话还没有说完,在他们身后便响起了凌乱的枪声。两人条件反射的拿起枪警戒,然后迅速向张堇夜他们靠拢。

    “注意隐蔽,有敌袭。”

    张堇夜听到枪声,赶紧下令隐蔽,然后组织还击。这个时候他已经具备了指挥官该有的心里素质,如果再多培养,将来必定是一个出色的指挥官。

    “有没有人受伤?大家寻找掩体还击。火力组,给我把敌人的火力压下去;狙击组,抢占制高点!”

    张堇夜朝着枪声的方向开了两枪之后,有条不紊的组织反击。

    随着张堇夜命令的发出,两个黑影抱着长长的枪便向远处的山坡奔去,另外两人也跳进掩体架起枪任凭子弹突突的喷出火舌。原本宁静漆黑的树林,因为有了热兵器的加入,一时间变得喧嚣起来。那些栖息了的鸟儿也被这不间歇的枪声惊吓的在树林中乱窜,周围的树木也难逃厄运,变得伤痕累累,残枝一片。

    “手雷,趴下!”

    就在双方火力交织不下的时候,张堇夜站起来便看到一个黑影朝着他们飞过来,他大吼一声顺势趴在地上。

    其他人听到他的示警,一个个也都如鸵鸟一般把头埋在掩体下面,整个身体龟缩起来。几人刚刚隐蔽起来,炸弹便落地爆炸。随着轰的一声,炸弹的气浪刮下一大片树木的枝叶,同时卷起无数泥土。

    “不好,火狼中弹了,狙击组火力受阻,没法压制对方的狙击手。”

    祸不单行,毒狼的人扔完炸弹之后,炸弹的火光也暴露了山坡上的狙击手。毒狼的狙击手趁着短暂的时机,迅速出手干掉了张堇夜这边的狙击手。

    “头狼,这里你暂时接管,由你指挥全局。火力组,掩护我!”

    张堇夜看到狙击组受损,他马上移交指挥权准备自己上去顶火狼的位置。

    “你行吗?小心点儿,别莽撞,对面的人很厉害。所有人注意,给我放开了打,别省那几块钱的子弹!”

    头狼听到张堇夜的命令,他快速的进入指挥阵地指挥着正面战场。张堇夜也在火力组的掩护下,迅速的顶替了火狼的位置。这个时候的火狼已经没有了生命气息,全身都被鲜血所覆盖,在他胸膛上有一个大大的窟窿。

    张堇夜看了一眼火狼的尸体,眼中闪过一道敬意和悲凉,然后拿起他的枪重新找了一个掩体。而这个时候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感情色彩,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连和他相隔不远的另一个狙击手都被他的气息所感染,忍不住一阵哆嗦和后怕。

    张堇夜的眼神他只在以前的教官眼里看到过,那种炽热和瘆人,他不敢想象会是从一个普通的小兵身上发出的。这个时候的张堇夜却没有管那么多,他静静的趴在阵地上透过狙击镜看着远处绿油油的一片。

    这个时候有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他有这个信心,只要对方的狙击手一露头,他就能把对方爆掉。但是狙击手考验的就是速度和耐性,对方狙击手开了一枪之后就没了身影。连火狼的搭档都来不及捕捉目标。

    双方的狙击手就这样耗着,正面战场却依旧打得火热,双方进入胶着状态。张堇夜知道,双方这样耗着最后吃亏的还是他们,毕竟他们从一开始就错了,准备工作根本不到位。现代战争考究的就是战备、资源消耗和应变能力,你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还打个屁啊。

    而且特种大队根本不适合阵地战,要是突击斩首什么的还可以,时间越长对张堇夜他们越不利。但是对方狙击手一直不露面,这对于正面战场始终是最大的威胁。所以干掉对方的狙击手是张堇夜他们这边眼下的首要任务。

    时间一点点在流逝,正面战场的枪声已经没有了前面的那么猛烈,显然已经是进入了白热化。这样下去,估计要不了多久,张堇夜他们便会失守了。

    “报告!没子弹了。”

    “报告,我子弹也只剩一梭。”

    ......

    随着一道道不好的消息飞向头狼那里,所有人都把最后的希望压在了狙击组身上。如果张堇夜他们不能迅速的找到对方狙击手的位置,并且干掉他。那么不要说和敌人正面刺刀见红,就是连露脸的机会都没有。

    张堇夜也看到了正面战场的变化,这个时候他也很着急。但是他知道越是关键时刻他越需要镇定,不然不但不能解决眼下的问题,反倒会搭上自己的性命。所以他只能不停的强迫自己镇定,必须镇定。

    夜晚的风很大,堪比原始深林的虎溪山在夜晚更是寒冷异常。但是这个时候的张堇夜却是汗水湿透衣被,脸颊上的迷彩也被汗水冲刷得乱作一团。他微微眯了一下眼,让额头上的汗水得以从眼睛上流过。之后他轻轻的将手指搭在扳机上,等待着一闪而过的机会。

    张堇夜实在没有办法了,他最后只好做了一个大胆的部署,想用一个鱼死网破的办法来灭掉对方狙击手,解决眼下的危机。他退出狙击阵地回过头对火狼的搭档打了一个手势,告诉对方自己的想法。之后也不管火狼搭档的吃惊,给了一个信任的眼神之后便冲出去呈射击死角的步法跑出去,一边跑一边不停得冲毒狼的人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