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白杨

    更新时间:2015-05-08 10:52:16本章字数:2054字

    “首长好!”

    张堇夜三人看到养鸭人的军衔,马上一个立定然后敬礼问好.好歹他们现在已是一个士兵,基本的规矩还是懂的,三人敬礼的同时也打量着眼前的这个最高指挥官.

    养鸭人皮肤黝黑,双眼炯炯有神,让人看着瘆得慌,美中不足的是有一条腿废了.这个士官看上去三十多岁了,按年龄算,怎么看都和士官这个军衔不符,而且还是个瘸子.

    说句现实的话,军人吃的就是青春这碗饭,他们始终摆脱不了离开的那一天.不管你之前怎么样,以后怎么样,但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是不变的定律.所以眼前这个养鸭人给了张堇夜他们另一番认知,或者说是养鸭人引起了张堇夜他们的好奇心.

    不过这不是他们眼前该关心的问题,他们关心的是接下来的日子他们住哪儿吃啥怎么玩儿.

    在他们打量养鸭人的同时,养鸭人也在打量着眼前的三个年轻士兵.上面的通知他已经收到知道,在今天会有三个犯错的兵下来改造.

    “你们三个就是张堇夜、凌辰、唐北吧?呵呵,好久没有人下来了,我代表养鸭场欢迎你们的到来,以后大家就是一个坑里的战友了.”养鸭人看了看张堇夜三人,然后露出和煦的笑容温和的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们也不用叫我首长,我叫白杨,要是你们看得起我就叫我一声班长.这里平时也没什么事做,每天按照你们以前的作息时间来,照顾好那些鸭子就行.”

    “是!”张堇夜三人听到白杨的话便条件反射的敬礼回答.

    养鸭人看到三人严肃的样子脸上一阵错愕,这也不像是一个有问题的士兵啊,难道是上面看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太孤单,才派了三个新兵来陪自己?

    “好了,以后没外人在你们不用敬礼,我就是废人一个而已,没那么多道道.”他抬手制止了三人的敬礼,语气颇为落寞的说道,“我先带你们去看看你们住的地方吧.”

    白杨说完便放下手里的竹竿带着张堇夜三人走进红砖院子.

    “喂,小夜,你说为什么白班长这么大年纪了还只是一个士官?难道和他的腿有关?那也不应该啊,要是那样的话他也早就应该转业了吧.”凌辰的好奇心不是一般的强,三人跟着白杨去宿舍,他都忍不住窃窃私语.

    “我觉着不像,估计他和那种老军工差不多,做一辈子的士官,但是资格却不得了.”张堇夜还没说话,唐北便抢过话茬说道,“我给你说,有些时候他们那种人的面子比一些当官的还牛气,背后的能量大着呢.”

    说实在的,好奇心谁没有.特别是在部队这种鸟都不拉屎的地方,平时大家也没什么娱乐的,只能是侃大山,天南地北的聊着.今天难得有不错的谈资,他们当然会打破砂锅问到底.

    “好了,别在背后谈论别人.要是让白班长听到了,人家该不高兴了.人家怎么样都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就行,我们现在可是在改造.”张堇夜看到唐北二人肆无忌惮的在白杨背后谈论着白杨,赶紧制止了他们.

    其实好奇心他也有,但是得分清时候.他们现在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要是和白杨关系搞差了,人家一个报告交上去让退人,他们就有得哭了.

    唐北两人听到张堇夜的制止,他们也只能悻悻作罢.张堇夜的话在他们那里还是很有分量的,他们也知道张堇夜不会无的放矢,反正都是为了大家好.

    在三人窃窃私语的时候,白杨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是一道永痕的伤.张堇夜三人的谈话勾起了他对过往的回忆,他不自觉的停下脚步紧握拳头,脸上露出悲愤的神情.不过这个时候也没人注意到白杨的变化,大家可谓是各怀心思.

    张堇夜三人没注意到白杨停下了脚步,一个不小心张堇夜便撞了上去,后面的唐北和凌辰也跟着倒了过去,就跟多米诺骨牌一样.

    眼看几人就要摔成一团,关键时刻白杨却超乎大家意料的扶住了张堇夜几人,同时也收起了回忆,脸上的悲愤也烟消云散,又是一脸和煦的笑容.

    这个时候的唐北和凌辰倒是大大咧咧的没什么感触,但是张堇夜心里却是大吃了一惊.先不说刚才大家突然撞在一起的突兀,就是白杨刚才扶住他的那速度和力量就令张堇夜咋舌.

    张堇夜可以保证,他在这之前从来没有遇到过以为身手如此强悍的人,哪怕是整个四连都找不出来一个.刚才他撞在白杨身上就跟撞了铁板似的,现在胳膊都还生疼,这不得不让他收起了和唐北凌辰两人一样的心思,更多的是对白杨身份的好奇.

    “这里便是宿舍,你们自己选择床铺吧.赶紧收拾一下然后和我去准备晚饭,今天你们就不用干活了,明天我再带着你们做事.”白杨推开宿舍房门指着空荡荡的房间说道.

    走进房间便有一股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白杨果然没有说假话,这个养鸭场真的只有他一个人,这里还就没有人来过了.房间里空落落的,除了生锈的单人床、潮湿的地板、破落的墙灰和偶尔斜射进来的阳光,没有别的任何多余的东西.

    张堇夜看到这里的环境,他都忍不住哑然.偌大的一个养鸭场,白杨一个人是如何在这里熬下来的.平时也没人给说个话,长年累月只能面对着那些家禽,难道他内心就不煎熬吗?

    不过别人的世界他不懂,而白杨也不需要他懂哈.所以三人听到白杨的话后只是相互看了看便动手开始铺床,这就算是在养鸭场落地生根了.

    从今天开始,四连对他们来说便是过去式了,以后就只能和数百只鸭子共度军旅生涯了.而这个时候的白杨早已离开,继续去指挥鸭群组建方阵演习,似乎一切都没有变化,只是多了几个人而已,一切都无关紧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