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暗流涌动

    更新时间:2015-06-18 11:10:03本章字数:2092字

    “毒狼,到底是什么任务?就我们三个?”

    张堇夜他们在边上听毒狼说了那么多,偏偏就是不告诉他们具体的任务是什么,心里就跟猫挠痒痒似的。

    “听好,任务的内容我只说一次,你们都给我牢牢地记住了。”

    毒狼听到张堇夜的话并没有马上说出任务的内容是什么,反倒是神秘兮兮的看了看四周之后才在张堇夜三人身边耳语几句,并且一再叮嘱他们小心行事。

    张堇夜三人在听到毒狼的话之后,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错愕的神情。开什么玩笑,如此艰巨的任务怎么可能是他们三个就能完成的,这根本就不可能嘛。

    “你们要对自己有信心,既然上面如此安排,那么就是对你们能力的一种信任,也是你们对自己的一种挑战。去吧,等着你们凯旋的消息,到时候和你们一起喝庆功酒。”

    毒狼看到张堇夜三人的反应,他语重心长的说道。别人或许不知道张堇夜他们的实力,但是当初作为张堇夜他们总教练的他,对张堇夜他们的斤两还是一清二楚的。可以说,张堇夜他们是执行这个任务的最佳人选,除了他们或许就没有更加适合的人选了。

    “是——,保证完成任务!”

    张堇夜三人听到毒狼这么说,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三人最终还是接下了任务,然后敬礼转身去准备。

    “报告,最新消息,当初袭击导弹旅和装甲师的三人在133高地出现,目前正赶往1223地区,目的不详!”

    就在张堇夜他们出发后不久,蓝军指挥部里便收到了消息。他们早在导弹旅和装甲师被一锅端之后便开始搜寻张堇夜他们,经过不懈努力,现在终于有了张堇夜他们的消息。

    “哼,三个毛小子,终于肯出现了,这次我一定要让他们插翅难飞。给我命令飞鹰大队,让他们派人过去,务必给我拿下那三个人!”

    蓝军指挥部里的少将听到手下人的汇报之后,他冷哼一声,然后果断开始部署兵力去追击张堇夜他们。

    看得出来,张堇夜他们现在已经成了少将的眼中刺。这也没办法,谁叫你哥仨玩儿偷袭,还玩儿了那么大一票,直接让人家蓝军的两支主力部队歇菜,谁摊上都得冒火。

    “是——”

    士兵听到少将的话,合上文件,然后敬礼离开。而少将在士兵离开之后,他便走到地图前开始打量起来,可以说他现在是被张堇夜他们弄得有些草木皆兵了。他可不相信张堇夜三人会突然凭空消失,然后又凭空出现,他们的出现肯定包含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现在必须赶在张堇夜他们动手之前找到他们的目的,然后做出两手准备。张堇夜他们的资料他已经看过了,那可是可以媲美特种战士的人才,他不能只把希望寄托在同时特战队员的飞鹰身上。

    只是他看了无数遍地图却没能发现张堇夜他们的意图,在标注了红蓝双方兵力部署的地图上,1223这个地区却并没有什么战略目标,张堇夜他们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呢?

    “小夜,我们不该接这个任务的,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不要说飞鹰,就是那层层封锁我们这三个人应付起来也够呛!”

    在张堇夜三人出发后不久,凌辰便开始抱怨起来,脚步也有些磨磨蹭蹭。

    “行了,没有什么应不应该的。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我们也要去闯上一闯。再说了,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自己不行?”

    张堇夜听到凌辰的抱怨,他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凌辰,语气中带着不满的说道。

    “就是,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

    在一边的唐北听到凌辰的话也接过话茬打趣道,现在他似乎都有些麻木了。管他什么任务呢,反正只要好玩儿就行,大不了就是报销退出演习而已。这可是难得的刺激,养鸭场那一层不变的生活他早就有些厌倦了,只是一直舍不得白杨而已。

    “哼,你才不行,你全家都不行!咱们走着瞧,到最后谁不行还难说呢!”

    凌辰听到唐北的打趣,他马上就不干了。他冷哼一声,从唐北身边走过,然后不服输的讽刺道。

    唐北听到他的话却不以为意,只是笑笑不说话,任凭凌辰气冲冲的走在最前面。

    “呵呵——”

    张堇夜看到唐北和凌辰的样子,他摇摇头微微一笑,然后跟上两人的步伐继续前进。有了唐北的激将法,凌辰倒是老实了不少,没有了不停歇的抱怨。

    ......

    “嘘——”

    三人有说有笑的走了一段路之后,走在前面的凌辰却突然停下脚步,然后打出了战斗手语示意张堇夜他们停下。

    “什么情况、”

    张堇夜和唐北看到凌辰的手势之后,两人立刻停下脚步,猫着腰呆在原地不动。凌辰听到张堇夜的问话,他用枪托划开边上的树枝,让张堇夜看清楚前方的情况。

    张堇夜看到凌辰的动作,他用望远镜看了看前方,然后才说道:“看来我们已经引起了蓝军的注意,现在派出了部队在各个通道设卡。”

    “啊?那我们怎么办?”

    唐北听到张堇夜的话便忍不住惊呼出来,还好他的声音不大,要不然他们三个就只有跑路的份儿了。

    张堇夜听到唐北的话却并没有回答他,只是静静的用望远镜看着路卡的情况。过了一会儿之后他才缓缓的说道:“我观察了一下,下面路卡有蓝军一个班的战士,强行突过去肯定是不行的。如果绕道走吧,我们却需要翻过一座大山,会多花好几个小时,在时间上来不及。所以我们必须想个办法混过去才行。”

    “怎么混?在这穷山沟里还能有什么办法,总不能从天上飞吧。”

    凌辰听到张堇夜的话又忍不住开始抱怨,似乎他都已经习惯了这种方式。反正有什么问题他都只是一味的抱怨,就等着张堇夜拿主意想办法解决。这种状况直到有一天他不得不独自面对困境的时候,他才有所改变。而那一刻,变得不只是他,而是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