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自首(三更)

    更新时间:2015-06-18 21:15:29本章字数:2086字

    “解放军同志,对不起,我有罪,我是罪人,我是来自首的。”

    货车司机越想越不对劲,最后内心挣扎了很久之后,他终于决定跑去向部队自首。

    哨卡的士兵看到去而复返的货车司机心里感觉莫名其妙,不知道司机在说些什么。不过出于礼貌,哨卡的士兵还是主动走上去敬礼:“您好,老乡。请问您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解放军同志,我对不起国家,对不起党啊。就在刚刚我把你们要抓捕的犯罪分子给放跑了,我有罪啊,你们抓我吧,我没有怨言的。”

    货车司机看到士兵一副不解的样子,他马上又手忙脚乱的一边比划一边解释着。这个时候他的后背的已经湿透了,脸上的神情十分慌张。开玩笑,这件事儿可不是闹着玩的,到时候要是给他弄个包庇罪,他就有得哭了。

    “老乡,您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儿,你这么胡乱的比划着,我也不明白您说的什么啊。”

    哨卡的士兵看到货车司机紧张的不行不行的,他马上安慰着司机。比较他们这只是演习,要是惊扰了地方,他吃不了得兜着走。

    “哦,好、好,我慢慢说。事情是这样的,你们前面不是在设卡抓捕罪犯吗?就在前不久,有三个穿着你们军装的人找到我,让我用着拉他们过哨卡。我问他们是谁,他们说是解放军同志,正在执行任务。我听到解放军执行任务,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啊。”

    “军民一家亲,我的爷爷当初也是当兵打仗的。那个时候打领国的黑猴子,他可是勇不可挡。在我爷爷从小灌输思想的影响下,我听到解放军就仰慕啊。于是我就用货车拉着他们过了哨卡,把他们送了出去。但是当我看到你们穿的衣服一样,他们却在躲着你们,我心里就开始有些疑惑了。”

    “按理说,你们要是都是解放军,为什么还自己人躲自己人呢。细想之后,我就感觉不对劲了,他们肯定是犯罪分子冒充解放军,想逃跑,而我不经意间却成了帮凶。想到这里,我就一阵后怕,于是我马上倒回来自首。解放军同志,你们马上派人去追吧,一定要将他们绳之以法,不然我这心里也过意不去啊。”

    货车司机一边说一边看士兵的脸色,心怕自己说错了什么,最后落个不好的下场。不过在看到哨卡战士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之后,他才放心了不少。不过犯罪分子一天不抓到,他心里还是没底。你说万一犯罪分子没有抓到,最后上面拿他这个间接帮凶说事儿,他该如何是好。

    “老乡,你刚才说什么?三个穿着解放军制服的人?”

    哨卡士兵听到货车司机提到张堇夜他们,他立马出声急切的询问货车司机。

    “是啊,就是三个穿着解放军衣服的人,他们的脸上画的花花绿绿的,看不起长什么样子。”

    货车司机听到哨卡士兵的话,他心里马上就咯噔一下。我勒个去,果然如此啊。看来自己搭载的三个人就是冒充解放军的犯罪分子,不然解放军同志怎么会如此紧张。

    “老乡,你确定是三个穿着解放军衣服的男子?他们下车后往哪个方向去了?”

    哨卡士兵听到货车司机的话,他立刻紧张起来。不过为了避免失误,他还是再次询问货车司机情况是否属实。

    “是的,是的,就是三个穿着解放军衣服的男子。不过我并不知道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等我发现情况不对的时候,他们就已经不知所踪了。”

    “行,谢谢老乡。那能不能麻烦老乡在这里稍等一下,我给上面汇报一下你说的情况。”

    哨卡士兵确定了货车司机说的就是他们正在搜捕的红军士兵之后,他先安抚好货车司机,准备去向上面反应最新情况。

    “没事儿,应该的,应该的。那个,解放军同志,你看我这个情况,能不能,能不能......”

    货车司机看到哨卡士兵要向上面反应情况,以为是要把自己给报上去,是不是准备抓自己,所以他期期艾艾的想问个明白。但是话到嘴边他最后还是放弃了,他知道,这些事也不是一个士兵说了算的,他说了也白说。他只能祈祷自己运气好,上面不会拿他开刀。

    “呵呵,老乡,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您就放心吧,您没事儿的。我让您留下来,也不是要抓您,只是想向您了解更多的详细情况,这件事儿和您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到时候希望您回去之后一定要守口如瓶,别到处去说。”

    哨卡士兵看到货车司机的样子,他就明白了货车司机的意思。原来他还惦记着自己会不会抓捕他,呵呵,要是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只是演习而已,不知道这个老乡会怎么想。

    “嗯,放心吧解放军同志,我知道部队纪律,我一定会保密的。”

    货车司机听到哨卡士兵的话,他立马拍着胸脯保证,说完之后还不忘给哨卡士兵敬了一个四不像的礼。

    “好的,那就麻烦老乡了,您稍等一会儿。”

    哨卡士兵安抚好货车司机之后,便急匆匆的赶回哨所里,然后开始向上级汇报情况。而这个时候的张堇夜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三人已经被他们赞不绝口的老乡给打上了犯罪分子的标签,哥仨正忙活着在河沟了洗脸呢。

    “呼呼,我勒个去,总算是混过来了。刚才好险啊,又是哨卡又是军犬的,要是那个货车司机露出什么马脚,我们就全玩儿完了。”

    凌辰双手捧起水洗了一把脸之后忍不住又开始吐槽了,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

    “呵呵,谁说不是呢。哎,还好小夜想了一个办法,躲过了狗鼻子。不过那玩意儿真的不怎样,下次再也不想接这样的任务了。”

    唐北用河沟里的水洗干净身上的赃物之后,站起身惬意的说道。

    “行了,你们就知足吧。只是让你们往身上和稀泥而已,要是下次,我一定让你们用自己的尿把泥土弄稀了再糊在身上。”

    张堇夜听到二人的话,他也玩儿心大气,忍不住拿二人开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