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什么情况(三更)

    更新时间:2015-06-20 21:24:35本章字数:2105字

    “抓紧时间,大家动作快点儿!”

    就在张堇夜他们摸上去进一步打探情况的时候,在军车前面的一个隐秘洞穴里走出了一队军人。在一个军官的带领下,那些人的脚步匆忙从洞穴中出来,脸上神色慌张,似乎怕别人发现他们什么秘密。

    而那伙儿军人他们说的话要是张堇夜他们再离得近一些,便会发现根本不是汉语。那伙儿军人从洞穴中出来之后,便马上爬上军车准备离开。

    “小夜,看清楚他们了吗?他们马上就走了,我们怎么办?”

    张堇夜三人一直趴在军车旁边的草丛里,在看到那一队军人要离开之后,唐北他便不知所措了。他们现在连基本的情况都没摸清楚,根本制定不出有效的行动计划。

    “先别慌,等他们走后我们再出去。没想到他们的大本营竟然是旁边的洞穴,一会儿他们走后我们摸上去一探究竟。”

    张堇夜看了两眼军车上的士兵,他一直皱着眉头。经过短暂的思量之后,他还是决定先按兵不动,以免打草惊蛇。

    那伙儿士兵根本没有发现张堇夜他们的存在,在军官的指挥下所有人都呼啦啦的离开了峡谷。张堇夜他们在汽车走远之后,才缓缓的从草丛里爬出来,然后直接奔向前面那伙儿士兵出来的洞穴。

    三个人猫着腰摸索着向洞穴里开进,整个洞穴超乎想象的难走,崎岖不说,越是到后面越狭窄,光线也越暗。深入洞穴之后,完全就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看不到。

    “这是什么破地方,一点儿光亮都没有,蓝军那些人这是要干嘛?”

    张堇夜三人摸进洞穴之后,凌辰看到里面的场景,整个人都不好了。

    张堇夜和唐北对于凌辰的话却视而不见,直接掏出强光手电进行照明。开玩笑,人家蓝军既然这么做肯定有他们的道理和目的,而且人家更不可能告诉你的。

    啪的一声,手电打开,刺眼的光亮打开之后使得整个洞穴都露出了它本来的面目。这个洞穴占地十来平方,里面光秃秃而潮湿的石壁,朦胧的四周除了手电光,没有一丝光线。而且它似乎处在背风口,站在洞穴里,没有一点风。人在里面,明显的感觉到呼吸道充斥着暗晦的味道。

    “哎,这什么破地方,完全不是人呆的。看来那些蓝军为了演习也是够拼的,连这些卡卡角角都来了。”

    “呵呵,我们不也是一样吗?你想,我们为了这次演习,还不是什么手段都用尽了,什么跳崖啊,搭车啊,现在我们也进了这破山洞。”

    唐北听到凌辰的话,他呵呵一笑。其实怎么说呢,演习就是战争,演为战,不为练。在演习中,所有人都是够拼的。或许演习和战争唯一的区别就是,战争会真的死人,而演习只是冒烟儿而已。

    在唐北和凌辰两人站在洞穴里侃大山的时候,张堇夜却是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洞穴中的情况,似乎试想通过周围的事物去寻找一丝蓝军的线索,找出蓝军的身份和目的。

    他围着洞穴转了一圈,然后不远处一个折射着亮光的锡箔包装纸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大步走上去捡起来看了看,然后轻轻的靠近鼻子闻了一下。

    “嗯?”

    张堇夜拿着锡箔包装纸观察了一阵子之后,轻轻的发出了一声疑惑的哼声。

    “小夜,怎么了?”

    本来唐北和凌辰看到张堇夜的举动,二人就停止了攀谈,静静的看着张堇夜。尽管他们不知道张堇夜在干什么,但是他们觉得张堇夜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所以两人都选择安静的配合。在听到张堇夜疑惑的发出哼声之后,唐北才上前询问情况。

    张堇夜听到唐北的问话,他顺手将锡箔包装纸递给唐北:“你看看这个。”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这不就是压缩饼干的包装纸嘛。”唐北接过包装纸和凌辰一起打量起来,凌辰看了一眼那东西之后便不解的说道。

    在他看来,一个压缩饼干的包装纸有什么好奇的。蓝军也是人,他们也会有体力消耗,自然就得补充体力。而压缩饼干这东西,对于他们这些当兵的来说,完全就是家常便饭。

    “不对,我军配发的压缩饼干不是这样。而且你看,这上面的文字根本就不是汉语,说明根本不是我国生产的。但是我们的部队的食品供给你什么时候见过外国货了。”

    张堇夜还没有说话,细心的唐北便发现了问题。确实,一个普通的压缩饼干包装纸没有什么异常,但是它背后透露的消息却是惊人的。

    凌辰听到唐北的话,他拿过包装纸又仔细的打量起来:“确实不是我军的,但是蓝军为什么会用这种压缩饼干呢?咦?可越在什么地方,我怎么没听说过。不过这上面看来,那里倒是挺繁华的。”

    “什么可越?”

    “这上面写着的啊,前面是一个大的绿色的字母B,然后就是可越,背景应该是那个地方的标志性建筑。”

    凌辰听到张堇夜的话,他用手指着包装纸上的logo说道。

    “可越、可越?”

    唐北和张堇夜听到可越这个地方,两个人都迷糊了,不停的念叨着可越两字,希望从里面能获得一丝线索。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知道可越是什么了。”

    就在张堇夜和唐北一筹莫展的时候,边上的凌辰突然激动的说道。

    “是什么?”

    张堇夜和唐北听到凌辰的话,看着他激动的样子,两人都异口同声的问道。

    “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在领国商业、部最近颁布的一项商业商标规范中,就有这个可越。而可越也不是什么地方,只是他们的一种寓意。意思是没有什么是不可超越的,而他们的目标更是超越帝国,成为新的霸主。”

    “就算你说的对,那和这个包装纸、和蓝军又有什么关系?”

    唐北听到凌辰洋洋洒洒的说了这么多,但是他却没有听懂凌辰到底想说什么。

    “意思是这东西是装备领国军队的,而并不是蓝军。”

    “什么?那刚才那一队士兵又是怎么回事儿?”

    “这就不得而知了,不过现在看来,我们这一趟算是白跑了,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