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灭口(两更)

    更新时间:2015-06-24 17:23:56本章字数:2014字

    “是你?怎么会这样,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军官一只手撑在地上,一只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胸口,语气中充满了不可置信和痛心。他实在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不是死在了战场上,而是死在自己人手中。这是多大的嘲讽,多么的捉弄人。

    “呵呵,怎么就不能是我?没想到吧?”

    军官对面的那个男子听到军官的话,眼神中直射出一道阴冷的眼神,他随手取下自己的眼镜小心擦拭不屑的对军官说道。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如果上面知道了,不但是你,你的家人也难辞其咎!你看看你身旁,倒在你脚下的都是你的战友,是你的同胞。但是你对他们做了什么,你还有良心吗?你就是个畜生!”

    军官听到男子的话,他强忍着身上的剧痛怒火中烧的咆哮着。随着他的情绪波动,时不时的引起一阵咳嗽,可见其受伤不轻。

    然而那个中年男子从始至终都没有变化过神色,完全没有情绪波动,仿佛这件事根本就和他没有关系。军官看到中年男子直接无视自己,心中更加气愤,拼命的想爬起来收拾对方。奈何这会儿他已经是强弩之末,根本站都站不起来。

    “啊——”

    军官正准备再尝试着站起来,结果中年男子直接上前一步一脚踩在军官的胸膛上,引得军官一阵吃痛。中年男子看到军官难受的样子,他心里似乎很享受,脸上挂起残忍的笑容,就静静的看着鲜血将军官的衣服湿透。

    “呵呵,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爽?”

    中年男子一边在脚上慢慢的加重力道,一边对军官进行冷嘲热讽。

    “啊呸!有本事就给我一个痛快的。今天如果你不杀了我,这件事我和你没完,哪怕是闹到军部去,我也得让你血债血还!”

    军官知道中年男子的意图,他怎么可能让中年男子如愿以偿。他是了解中年男子的,他们本来就出自同一个地方,两人更是竞争对手。军官凭借自己的能力一直压着中年男子一头,这次的任务更是将两人的关系进一步恶化。

    既生瑜何生亮的悲剧不只是三国才有,那个军官和中年男子就算是宿命中的对手,从一开始便注定了他们的竞争。但是让军官始料不及的是,他没想到中年男子竟然胆大包天,为了把自己比下去,甚至起了杀心,残忍的杀害自己的战友和同胞。

    军官对着中年男子喷了一口血水之后,他还不忘放下狠话,很明显的找死。

    “哈哈,军部?去啊,我肯定不会拦着你。”

    中年男子听到军官的话,根本不以为意,反倒是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这个时候你还能笑得出来?你有没有一点罪恶感?”

    军官看到中年男子对自己的话嗤之以鼻,完全是一副不屑的表情,他看着就是鬼火冒。

    “笑你,替某些人感到悲哀。都死到临头了,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哈哈!”

    “什么意思?”

    军官听到中年男子的话,他心里咯噔一下,似乎有什么不好的预感。

    “你能不能用脑子好好想想,我们是竞争对手不假,但是以你对我的了解,我真的会是那种丧心病狂,为了上位而不惜杀戮的人么?哈哈!”

    中年男子不管军官的反应,他弯下腰带着嘲讽的语气在军官耳边说道。军官听到中年男子的话,一时间感觉云里雾里的,不知道中年男子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中年男子显然没打算给军官说话的机会了,他说完之后便起身离开,对身边的手下打了一个手势。

    “慢着!姓阮的,我不管我们之间有什么矛盾和冲突,但是我的手下是无辜的,所以我希望你能网开一面。我仍凭你处置,但是这些兵,你让他们走吧。他们很多都有家庭,上有老下有小,生活不易,他们这些顶梁柱都倒了,那些家庭该怎么办?所以,这算是我对你的乞求吧,希望你能答应。”

    军官看到姓阮的男子下令动手,他马上站出来阻止。当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话能不能起作用,但是他至少努力争取了。他自己的生死无所谓,军人嘛,不就希望能马革裹尸还。但是他的这帮子手下是无辜的,他不能牵连他们。

    “排长,不要,要死死一块儿,绝不苟活!”

    “绝不苟活!”

    军官边上仅剩的几个士兵听到军官的话,一个个都感动得热泪盈眶。再怎么说,他们也是热血儿郎,有着他们自己的信仰、荣誉和在意的东西。

    “呵呵,不错不错,挺感人的。不过可惜了,我不能答应你们的要求。今天你们这儿的所有人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全都得死!”

    姓阮的中年男子去而复返,站在一边笑着拍手叫好。

    “为什么?”

    军官听到姓阮的话,他脸色马上就沉了下去,一脸的心灰意冷。或许他早该料到是这个结果了,只是他心中不甘心,还是抱有一丝幻想,希望自己的手下能活着离开。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怎么可能不懂,我可不敢放虎归山。”

    “不,不会的!我用我军人的荣誉保证,如果他们能活着离开这里,他们一定会忘掉这一切,平淡的在家过日子。”

    军官见缝插针,不管有没有希望,他总是会试试,试试总是好的。

    只是这次姓阮的直接懒得说话了,大手一挥便离开。在他刚刚离开,身后便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军官以及他的手下全部倒在了血泊里,没有任何意外。

    “头儿”

    “解决了?”

    “嗯,一个没留。”

    “哎,算了,走吧。”

    等到枪声消停之后,手下人向中年男子汇报了情况。本来一直以为没什么的中年男子在听到所有人终究还是被枪决之后,他到底是没忍住叹了一口气。没有人知道他为何叹息,只能看到落寞的背影消失在夜幕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