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白杨往事

    更新时间:2015-05-12 12:28:42本章字数:2622字

    “班长,这么大个养鸭场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儿呢,上面没有派人来帮你么?”

    “呵呵,我一个人在这儿四五年了,上面也问过我需不需要派几个人来帮我,不过我拒绝了.说实话,这里也没什么好帮忙的,我一个人在这儿反倒落得清静.”

    “噢.”

    “好久没有生人来了,你们来了倒是增加了几分生气.”

    “对了,班长,你刚才打的那是什么拳,看着和我们平时训练的军体拳有几分相似.”凌辰突然想到了什么,心中也生起了羡慕之意.

    部队里都是这样的,每个人都崇拜强者,羡慕强者.围城里本就是一个强者为尊的地方,谁不想多学点儿本事成为一个强者.

    再说了,要是他凌辰掌握了更多的本事,他以后也不会在张堇夜面前吃瘪了.

    “它们都是军体拳,不过你们训练的是第一套,属于格斗基础,而我练的是第三套,它更多的是讲究一招制敌.”白杨说到这里,脸上也露出了自豪的神色.

    他的这套拳术算得上是他引以为傲的资本之一,当初他就是凭借着出色的格斗技术获得军区比武大赛的冠军.

    “那个班长,你看...你看...”凌辰听到白杨的解释就更加心动了,开什么玩笑,一招制敌这个是玩儿命的技术,傻子才会不想学.

    “呵呵,我知道你的意思.如果你们真想学,我也不是不可以教你们.但是要想学习这个,你们必须吃得了苦,必须听从我的安排和训练计划,不然你也不用再说.”

    白杨早就猜到了凌辰的小算盘,不过他白杨也不是那种自私的人,他也愿意把他一身的本事交给后辈们.

    这也算得上另一种形式的接力棒传递吧,他不但是在教张堇夜三人保家卫国的本事,更是把守卫边疆的重担交接给了共和国新生代军人的肩上.毕竟他现在已经老了,也力不从心了.

    “谢谢班长,我们一切都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凌辰听到白杨开口答应了,他高兴的跳起来,张堇夜二人心中也激动万分,脑袋捣鼓得跟拨浪鼓似的.

    白杨看到三人的样子,他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然后制止了三人的庆祝严肃的说道:“你们先别高兴那么早,你们能不能通过我的考核都还是一个问题.就算你们通过了考核,能不能坚持到最后,这一切都还是未知的,你们能学到多少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三人听到白杨的这番话,心里就更加激动了,这个时候傻子都知道白杨肯定不会只教他们军体拳那么简单了,不然用得着弄什么考核么.他们现在根本就没有考虑白杨会给出怎样的考题,反正三人是下定决心了,就算脱层皮他们也要咬牙坚持下去.

    白杨看到三人磨拳擦掌的样子,他心里还是很欣慰的,至少算是后继有人了.

    “现在我再强调最重要的一点,你们必须给我铭记于心,刻在你们骨子里,一辈子都不能忘,知道吗?”白杨似乎想到了什么,神情更加严肃的说道,“我教你们本事不是让你们拿去耀武扬威,如果祖国需要,我希望你们能紧握手中滚烫的钢枪义无反顾的走向杀敌的战场.”

    白杨说道这里眼中露出凶狠的眼神,看着是那么的瘆人.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白杨的一席话,张堇夜三人瞬间莫名感觉身体中的血液在沸腾,恨不得现在就驰骋疆场,一个个都紧握双拳,双眼通红.

    “犯我国威者,虽远必诛!”

    狭小的‘食堂’,四个挺拔的身影,一身庄严的迷彩,一声霸气的誓词,它们便是军魂.正因为有无数个这样的脊梁,才构建了国家的安全屏障.

    如果战争来临,这样一片一片的迷彩是一个国家的第一道屏障,也是最后一道屏障.

    “班长,你没事吧?”等张堇夜三人回过神来时才发现了白杨的异常,张堇夜便小声关切的问道.

    “呵呵,没事儿,就是想起了以前的一些往事.”白杨回过神来擦干眼泪后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班长,今天早上你喊的那个番号是什么,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张堇夜听到唐北的话就知道坏事儿了,明明看到现在白杨情绪不对,唐北还要去刺激他.他赶紧给唐北使眼色,可惜还是慢了一步,唐北话已出口.

    白杨把张堇夜的动作看在眼里,他满不在意的说道:“没什么,不用给他使眼色.放心吧,我白杨还没有那么脆弱.”

    张堇夜听到白杨这么说,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在边上听着,希望唐北不要再胡说八道吧.

    “天狼突击队,这是军区特种大队中的一个小队,当年的我就在这支突击队里,而且我还是这支突击队的队长.当初我在师直属侦查营的时候获得军区大比武的冠军,而后又参加了特种部队的选拔,之后便进入了天狼突击队.”白杨说道这里的时候,脸上浮现出沉醉的神情.

    突然他又话锋一转,脸色也有些痛苦:“但是如今整个天狼突击队却只剩下我这么一个光杆司令,我的兄弟们全都埋骨他乡了.”

    “怎么会这样呢?现在是和平时期,难道还有战争不成?”

    “和平时期?呵呵,这个世界每天都会有大大小小的战争在进行着,只是它们远离了普通人的视线罢了.每年都会有许许多多的战士,为了国家和人名而默默付出了年轻的生命,成为无名英雄.到最后他们连尸体都没有,也不能评为烈士,一直默默的长眠于地下.”白杨的语气有些沉重,场面的气氛也变得压抑起来.

    这个时候的张堇夜他们才知道了这个鲜为人知的秘密,他们的心中也翻起了惊涛骇浪.前面他们以为只是喊喊口号而已,和平时期哪会有什么战争,但是现在他们才知道自己错了,错得很离谱.

    “当年的我们也向今天这样一起出操训练,一起侃大山.平时有什么任务大家也是有惊无险的完成,之后又重归平静.但是直到有一天,天狼突击队接到了一个特别的任务,行动之前连遗书都没来得及写.”

    “天狼突击队十二个人参加行动,最后就只有我一个活着回来了,回到国内之后我也是奄奄一息了,伤势恢复之后整个人也算是废了.当初兄弟们为了完成任务,十二个人面对数十倍于自己的敌人,没有一个退缩,拼尽了最后一颗子弹.子弹打完了就用手雷,连光荣弹都不属于我们自己,最后大家更是直接刺刀见红.如果不是要有人回来复命,那天我也不会离开自己的兄弟,我对不起他们啊.”白杨说到这里,双眼又开始泛红,泪水顺着沧桑的脸颊滑落.

    张堇夜三人听到白杨的讲述,他们也一个个热泪盈眶、拳头紧握,果然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后来我身体恢复之后,上面给我记了一个一等功,但是被我拒绝了,我不能拿着兄弟们生命换来的荣誉去谋取私利.我知道上面是为了我好,毕竟那时的我已经不适合呆在特种大队,面临着转业.”

    “最后,在我的恳求下,上面终于同意我继续留在部队,来到了这里.我每天依旧像在天狼一样按时训练,按时出操,带着兄弟们的希望和寄托活着.现在你们来了,希望你们能像你们前面的誓言那样,扛起肩上的责任,而不是像以往一样做一个兵油子.”

    最终白杨还是缓缓的道出了他的往事,眼前的三人他更是寄于了重望.或许只有这样,他活着才算有意义吧,只有这样他才不算辜负了兄弟们的一片赤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