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震怒

    更新时间:2015-06-28 10:47:31本章字数:2115字

    “各位观众朋友,这里是当读网,我是本站记者尤子涵,下面为大家播报一条最新消息。京城时间6月27日,在我国西南地区的一个偏远山区二郎村,发生了一起特大的火灾。根据图片大家可以看到,整个村子完全被大火所吞没。本来清幽美丽的一个村庄,在大火之后一夜成了灰烬。当地政fu在接到报警之后,立即组织人员前往救援,事故起因和人员伤亡、财产损失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关于进一步的情况,我网会跟踪调查,第一时间为大家直播。”

    在二郎村被屠杀后的两天之后,二郎村的情况终于被外界所获知。各级政fu和部门纷纷行动起来,开始组织救援和事故调查。当然,有事故的地方,当然少不了那些无冕之王。像类似上面的报道,完全就是铺天盖地满街飞。

    在这样一个高速发展的信息化社会,不管什么事,只要一个人知道,分分钟儿,全世界都会知道。当然,其利弊就不说了,反正就是那么一回事儿。

    在二郎村的情况一出来之后,整个社会全都震惊了。火灾大家都见识过或者听说过,但是像二郎村这样,一夜之间整个村子灰飞烟灭,大家还是第一次听说。特别是像二郎村这种经济条件差,没有一点儿现代化气息的山村,到底得是怎样的情况才会如此。

    对于这种情况,外界那是众说纷纭。反正舆论自由,就算说错了也没什么,大家也只是私底下当作谈资聊聊而已。但是不管怎样,这件事却确实进入了大家的视线,也引起了外界的关注。

    对于眼下的情况,除了大大小小的网站和电台众说纷纭之外,guan方却并没有给出太多有用的消息和明确的进展。关于人员伤亡和事故起因更是一笔带过,一个正在调查便带过了。越是这样,反而更多的人好奇这中间的隐藏信息。

    没办法,人都有好奇心,好奇心却会害死猫。一些什么追查真相,喜欢探索发现的人员在得到消息之后,便自发的前往二郎村,想通过自己的手段了解到别人不知道的东西。其实这种事都是优越感在作怪,以往也确实有人成功了,获得了一些小道消息什么的。

    但是这次却不同以往,那些人在赶到二郎村之后,却苦逼了。他们实在没有想到,一个火灾,现场却是重兵把守,生人一靠近便被控制起来。现场的情况,让这些人闻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奈何他们现在都被控制起来了,根本没办法把这里的情况告诉外界。于是乎,这些人开始抗议,想找个办法出去,然后再另作打算。然后那些执行任务的人都是奉命行事,怎么可能因为别人的几句抗议就会妥协。因此矛盾进一步激化,事情也越闹越大,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

    “胡闹,简直荒唐!”

    矛盾进一步恶化,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下面的人已经没法处理了。于是乎,整个事件一层一层往上报,到了中南海之后,老人看到消息后就震怒了。当然,没有人知道他到底震怒的是什么。

    而站在老人边上的秘书等人看到老者发怒,一个个都寒蝉若惊,小心翼翼的在边上等待着下一步的指示。

    “事故原因和人员伤亡出来没有?”

    老者平息了怒火调整好情绪之后,才放下手里的文件缓缓的问道。

    “事故原因已经调查清楚,不是天灾人祸,而是,而是......”

    秘书说到而是两字之后就说不下去了,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心怕一个不小心又让老者生气。

    “而是什么?有什么就直说,干嘛吞吞吐吐的?”

    老者听到秘书的话,本来他还入神的听着,想想有什么着手点可切入。没想到他等了半天,秘书却没有下文了。从这里他便知道或许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看到秘书的样子,他心里更是有些不悦。

    “火灾事故经过现场的调查,发现不是天灾人祸,而是有人故意为之,或许是打击报复,或者是毁尸灭迹。”

    老者听到秘书的话,他眯着眼不说话,也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秘书看到老者的样子,他继续看着事故调查报告说道:“我们的人在现场发现了蛋壳和血迹,村子是在经过一场打斗或者说屠杀之后才发生的。所以,以上两种情况的可能很大,亦或许是两种情况同时存在。”

    “人员伤亡呢?”

    老者听到秘书只说了事故原因,对于大火带来的损失却只字未提,他便开口问道。

    “现场发现了很多焦尸,但是经过技术人员的分析却发现只有少数尸体是人的,更多的却是家畜。而且那些焦尸全部都是老人和小孩儿的,成年人的却一具没有,情况十分奇怪。从现场我们还发现了三批人去过二郎村,其中有我们的人留下的痕迹。”

    “什么?我们的人?哪个方面的?”

    老者听到秘书的话也是大吃一惊,纵然他这个年纪和位置基本上能做到处变不惊了,但是在听到有国家的人去过那里,他却也有些失态了,可见情况不是一般。

    “经过技术人员对留下的信息进行处理,他们是部队的。那个时候,第一集团军正在那边演习,人员混杂,没法知道到底是边防的人还是第一集团军的。不过我们在现场发现了线索,给二郎村的情况作了定xing。”

    “什么xing质?”

    “屠杀。”

    秘书听到老者的话,轻轻的从口中吐出两个字。声音很小,引起的震动却是非同寻常。

    “放肆!命令总政着手调查情况的真伪,一旦情况属实,无论是谁,依法从事,一定要给民众一个交代。”

    老者听到秘书的话,他气得直拍桌子。也难怪他震怒,这么多年来,从未听说过屠村一事,从未出现自己人这么闹腾的,如今倒好,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对了,那几个扣押的人怎么样了没有?放心了,让事故调查的负责人出面发表申明,安抚好民众的情绪,千万不要将矛盾激化。”

    秘书听到老者的话,点点头便下去安排相关事宜,这段时间将够很多人忙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