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章审讯

    更新时间:2015-08-03 16:47:29本章字数:2046字

    “说吧,要是让我知道有一句假话,后果你是知道的。”

    张堇夜听到军官的话,他还是制止住二壮,给了军官说话的机会。不过这并不代表他就会放过那个军官,不管军官说不说,军官最后都得死。这倒不是说什么保密,毕竟情报是军官自己放出的,他不可能跑去泄密。之所以杀他,主要是军官是一个合格的军官,不配做一个军人。

    “我知道你们在躲避我们的追击,在想办法出境。但是你们现在这样根本出不去,无论哪里都被我们的军队封锁了,特别是和你们华夏接壤的边境。就算你们冲出了层层封锁,你们也跨不过边境,知道收到你们逃往边境的消息,我们的导弹就会对那里进行无差别轰炸。”

    “而且帝国在我们这边的基地也会派遣军舰封锁海路和码头港口,让你们插翅难逃。”

    军官看到张堇夜站在一边不说话,他心里也有些发怵,拿不准张堇夜是什么态度。特别是在他说出了上面的部署,张堇夜却面无表情,他就无计可施了,只能等着张堇夜的裁决。

    “说重点,你不是知道怎么出境吗,怎么走?还有,别想着弄什么幺蛾子,你现在别无选择。”

    张堇夜知道该自己变态了,他冷漠的开口,不忘给军官敲警钟。

    “是是是,我知道。边境出口是走不成的,不过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绝对不会有守军,只是道路有些难走,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路。”

    军官听到张堇夜的警告,他擦了擦身上的汗水,然后点头哈腰的说道。这个时候他什么都顾不上了,说好听点儿,他的命运已经不属于他自己,已经和张堇夜他们牢牢的绑在了一起;说句不好听的,他两边不讨好,就算是死,第一个也绝对是他。

    “我在当兵之前是山区放牛的,我在一次偶然中发现了那条路。本来那里是没有路的,结果那些盗墓的挖了一条甬道,然后几经周折却意外的和以前打仗留下的猫儿洞连上了。我和村里几个发小一起进去过,里面深不可测,我们走了好几天才走出去。结果等我们出去却发现到了华夏的边境小镇,边上还有几户人家和一条大河。”

    “那条甬道在哪里?是不是骆驼山那边?”

    二壮听到军官的话,立马接过话茬激动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

    军官听到二壮的话吃惊的看着二壮,他不知道二壮是怎么知道的,这一直都是他的秘密,要不是今天出于保命,他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本来他还打算等退伍回家后靠着那条路发财的,但是如今,似乎那条路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我怎么知道?我会告诉你那条甬道就是大爷我留下的吗?不过现在走不成了,已经被炸塌了。”

    二壮听到军官的话,他忍不住一阵冷笑。张堇夜看到军官也没什么作用了,他看了一眼军官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而二壮在看到张堇夜走后,他一把抓住军官冷笑一声说“好了,时间到了,你该上路了。”

    “不,不,说好的我给你们情报,你们就放我一条生路的。你们放心,我保证,你们放了我我不会说出去的,我会找一个没人的地方隐姓埋名的。”

    军官被二壮抓住,他立马就慌了。在他看来他已经说出了情报,按照约定张堇夜他们该放了自己的。他以前可是听说过华夏的军人可是作风优良能打仗打胜仗的仁义之师,但是现在怎么会为难他一个小小的俘虏呢。他们眼里还有没有人权,有没有日内瓦公约。

    “嗯,说的不错,没人的地方隐姓埋名。地狱没人,你去吧。”

    二壮听到军官的话,他直接掏出枪给了军官一个痛快。这还不算完,他鄙夷的看了看军官的尸体不满的哼道:“不好意思,我不是华夏的军人,我是土匪。不过就连我这个土匪都看不起你这种没有气节的兵,我呸,还好意思说是军官。”

    “小夜,都办妥了。”

    二壮在杀掉军官之后向张堇夜汇报,尽管他不是华夏的士兵,不过在这段时间里一直把张堇夜当做老大,张堇夜怎么安排他就怎么做,对张堇夜的命令很服从。

    “嗯,大家赶紧选好趁手的家伙,时间不早了,赶紧撤退。”

    张堇夜看了看远处的天空微微点头,他知道,邻国的特战分队已经上来了,接下来将会是一场恶战。虽然嘴上说邻国的特种兵不怎么样,不过他们的实力也不容小觑。说着看不上眼,那只是战术上蔑视敌人,但是在战略上还是得重视,不能轻敌,不然会吃大亏。

    “小夜,看这情况不好啊,邻国的特战分队已经摸上来了,我们下一步怎么走?”

    唐北他们也发现了远处的情况,几人一边打扫战场,一边也在考虑下一步怎么走。

    “二壮,说说吧,那个甬道什么情况。”

    张堇夜听到唐北的话,他似笑非笑的看着二壮,等着二壮的说法。尽管开始二壮没说,不过张堇夜还是从二壮的举动中看出了一丝不对劲儿。至于到底是什么,张堇夜也说不清楚,不过他敢保证肯定不会像二壮少年说的那样,什么甬道毁了不能过人。

    “呵呵,我就知道什么事都瞒不过你小夜。没错,那个甬道确实是被毁了,没法走人。不过呢,用那个地形对付这帮黑猴子却是恰到好处的。只要我们把他们打痛了,打怕了,他们自然也就听话了。”

    二壮听到张堇夜的话,他呵呵一笑。其实他自己也有他的打算,甬道不通是真,但是另一方面他也不想这么快就和张堇夜他们分开。毕竟他不是华夏的士兵,他的身份更是敏感。要是这么快就和张堇夜他们分开,他又该何去何从,这是一个问题。

    或者,他可以重操旧业,继续做以前那些事儿。但是那么做,风险大不说,也没有兄弟几个在一块儿做事顺心。匪终究是匪,他以后又该如何面对张堇夜这个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