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现行

    更新时间:2015-05-05 22:07:48本章字数:2291字

    红墙黑瓦、林荫小道,正门处,英雄四连四个鲜红的大字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林荫道上时不时走过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或喊着铿锵有力的口号,迈着矫健的步伐;或面带喜色唱着嘹亮的军歌,一看就是打靶归来.

    “凌辰、唐北、小夜,你们放心的去吧,兄弟们不会忘记你们三贱客的.”

    四连作训场,一群迷彩士兵自发的为战友送行.一个班的兄弟一一向张堇夜他们三剑客道别,其中一个叫郝建的上等兵深情的上前和三人拥别,话语里更是字字流露出兄弟情深.

    “嗯,放心吧,我们也不会忘记你对我们的好,等着我们回来,到时候希望你别让大家失望.”

    凌辰听到郝建的话,立马脸色铁青,咬牙切齿的紧握拳头.三剑客中的老大张堇夜看到凌辰的动作马上站出来拦住他然后皮笑肉不笑的回应郝建.

    站在一旁的唐北却不说话,只是瞪着眼冷冷的看着郝建,只要张堇夜一句话他便会冲上去把郝建打成好贱.

    班里其他的士兵看到四个人的样子都不明就里,在他们看来这只是四人感情十分深厚,舍不得兄弟几个分开.毕竟现在张堇夜他们是被流放,流放到鸟不拉屎的养鸭场.听说那里目前只有一个人,可见他们去的地方有多糟糕.

    张堇夜他们来到四连没有几个月,但是如今在四连已经是传说一般的存在了.和老兵打架,下菜园子偷瓜果,在厕所偷吃开小灶,半夜在宿舍聚众赌博输的洗袜子等等,反正他们三剑客在四连算得上是一炮走红而后臭名昭著.

    不过在他们看来,其实这些都算不得什么,反倒是觉得这围城限制太多,束缚了他们的发展,所以对于这些地下活动那是乐此不疲.

    “呵,小凌子,这可是你不地道.赶紧的,给我点一支.”凌辰正在厕所角落里吞云吐雾,张堇夜便自来熟的走上去讨要军火.

    凌辰鄙视的看了张堇夜一眼,还是把烟叼在嘴里不慌不忙的掏出烟准备匀一支给张堇夜.不过他刚刚站起来,张堇夜就从他手里一把抢过烟抽出一只点上,剩下的也毫不客气的放进了自己的兜里.

    张堇夜深深的吸了一口烟之后不爽的抱怨道:“我说你丫的也是,磨磨唧唧的像个娘们儿,不就一支烟嘛,用的着这样么?”

    “你妹的,当我地主老财啊,我特么抽烟也不容易啊.你看看你和唐北,你丫的两人一个月买过几次烟?哪次不是抢我的?对了,赶紧把剩下的还我,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凌辰听到张堇夜的话就想吐血,尼玛遇上唐北他俩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抽烟完全是把自己当凯子宰.

    张堇夜听到凌辰的话只是坏笑着搓手,也不说话.凌辰看到张堇夜一脸的坏笑就知道自己想拿回香烟基本上比中彩票还难,估计只能拿回烟头了,谁叫自己打不过人家呢.

    张堇夜看到凌辰的样子心里就爽得不行不行的,哼着小曲儿就准备离开.

    “咳咳——”

    张堇夜刚准备出去,厕所门口就传来了咳嗽声.这个时候张堇夜也不嘚瑟了,凌辰也没空憋屈,急匆匆的躲进坑里.

    开玩笑,班上的人都知道,咳嗽传到哪儿,连长那个小瘪三就走到哪儿.要是一会儿被抓住现行,估计班里人一周的臭袜子又该落到他们头上了.

    “哈哈哈,小凌子、小夜,你们两个吃独食的,坑里的味道还好吧?”

    两人听到唐北的声音就知道被唐北那小子给涮了,两人捏紧拳头、咬牙切齿就向唐北招呼着去.唐北见势不对,又来不及撤退,只能硬着头皮上去了.

    结果可想而知,完全是被虐成狗.哎,又一个高估了自己实力的笨蛋,不要说他现在是一打二,就是一打一他也不是张堇夜的对手.

    “停、停、停,两位哥,两位大爷,我错了,饶了我吧,我的老骨头都快散架了.”

    唐北的抗议是那么的势单力薄,不抗议还好,一抗议张堇夜也给他脸上来了一下子,还义正言辞的说长得帅就死得快.自恋又长得不帅,死得就更快,说着就又在唐北脸上来了一下子.

    这次唐北倒是学乖了,随你们怎么玩儿,小爷我护住脸蛋就好.等到文工团下来的时候,小爷再报仇,让你们光棍一辈子,你们看上一个妹子,哥就去抢一个,哼!

    唐北就这样不停的自我安慰着,慢慢的身上就没有了感觉,一点儿都不痛了.他心中忍不住一阵欢呼,哈哈,这招不错,哥一不小心就成教授了.

    “喂,小凌子,你说那丫是不是被我们打傻了,你看他一个人在那儿一个劲儿的傻笑.”张堇夜看到唐北一个人在边上贱贱的傻笑着,便推了推凌辰,然后有些担心的说道.

    凌辰听到张堇夜的话偏过头去看了一眼唐北,然后不以为然的说:“喽、喽、喽,你看他那yin荡的笑容就知道没事儿.好了,别管他,赶紧把烟拿出来过过瘾.”

    张堇夜也是一个老烟枪,听到凌辰说抽烟,就很不仗义的把唐北扔在一边,开始和凌辰吞云吐雾起来.

    而刚才还沉浸在自娱自乐中的唐北,一闻到香烟的味道,马上就回过神来,腰不酸、腿不痛,仇恨也放下了,就乐呵呵的跟着凌辰俩在那儿吞云吐雾,那叫一个爽.看他们现在一脸满足的样子,就知道他们这辈子是没救了,迟早得死在烟屁股上.

    “咳咳——”

    哥仨儿正在兴头上,厕所门口又传来了咳嗽声.这次张堇夜学聪明了,估摸着又是哪个准备蹭烟的毛猴小子在那儿吓唬人,根本不理会.

    凌辰却不满的说道:“滚犊子,哪个小崽子在外面吓唬人,想抽烟就直接进来,还来这招,有劲没劲?”

    “小崽子?哟呵,张堇夜、唐北、凌辰,哥仨儿好雅兴啊?”

    连长在外面听到凌辰的话,肺都要气炸了.

    “连、连长,我们错了……”

    “错了?你几个错得还少吗?死猪不怕开水烫,我办公室的门槛都快被你三个踏破了.”连长痛心疾首的指着他们三个骂道,“你们三个自己去找你们班长交代清楚吧,我都懒得管你们了.”

    连长看到三人的样子就是一肚子气,偏偏他们油盐不进,他为此也颇为头疼,最后他干脆把他们哥仨扔给三班长处理.

    张堇夜哥仨儿听到连长的话,心里就咯噔一下,只能认栽.哥仨心里现在是一肚子火,他们可不相信连长会来得这么巧,那以前怎么没被抓个现行.这个时候他们差不多都知道是谁干的好事了,难怪他这么能忍下被揍的那口恶气呢,原来在这儿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