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

    更新时间:2015-11-24 23:09:14本章字数:3016字

    没有提起未婚妻的事情,凌玄翼想要避开这个问题,萧雅却主动提了起了,声音有些低落的说道:“未婚妻是校花不好吗?”

    还面带笑容的凌玄翼却表情僵硬了起来,毕竟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而当初的凌玄翼还是一个小屁孩,父母的决定并不表示凌玄翼的,后面父母不在提这件事凌玄翼也早就已经忘记了。

    可是这件事对于萧雅来说却是很重要,当初的她和凌玄翼一起玩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凌玄翼很亲近,虽然最后把她给忘在了路上,她在原地等待的也很害怕,可她这么多年一直喜欢《妹妹背着洋娃娃》这首童谣,后面已经知道了这首童谣是一首禁曲,但她还是非常喜欢,那时的凌玄翼在她的心中抹下了浓重的一笔。

    看着萧雅的脸,凌玄翼并没有回答萧雅的问题:“我父母也快回来了,留下来吃个饭吧,什么事就等以后再说吧,反正我们都还年轻,有些事情是我们无法决定的。好了你先坐,我去给你道杯水。”

    说着凌玄翼走向了厨房,拿出了家中的奶茶,选择了一种香芋味的,将奶茶冲好,凌玄翼又给父母发了一个短信,随后才端着奶茶走出了厨房,看着坐在沙发上愣愣出神的萧雅,凌玄翼只是将奶茶放在了她面前,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两个人无言,气氛也有些压抑,甚至感觉有些让人难受。

    最后凌玄翼只好硬着头皮,拿起了遥控器打开了电视,屏幕上演的什么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只是愣愣的看着屏幕,上面的人影胡乱的舞动,凌玄翼和萧雅都是双眼无神的对着屏幕发愣。

    门外响起了开门声,凌玄翼出门迎接,脸上有些无奈的,凌父已经回到了家里,脸上也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只是看着凌玄翼也有些愣神,随即和凌玄翼一起回到来到客厅的时候。

    “小丫头越来越漂亮了啊?真是的小翼没有好搞笑带你吧?”凌父脸上显出了笑容,可是这笑容有些牵强。

    “凌伯父好,实在是打扰了,这么多年不见凌伯父还是那么帅气,凌伯父怎么就你回来了?凌伯母呢?”萧雅表现得十分礼貌得体。

    凌父皱了皱眉说道:“你凌伯母有事今天就不回来了,怎么今天有空来我这里玩啊?”

    萧雅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的确这么多年虽然一直没有离开天峡县,可是却从来没有来这里看过,也没有来找过凌玄翼,不是她不想来,而是她的父母交代没什么事不要往这里跑。

    这次要不是于深邀请,她也不会见到这个多年未见的未婚夫,而且重新见到凌玄翼,她还发现更加喜欢这个未婚夫了,不管是音乐天赋,还是气质,她都对凌玄翼刮目相看。

    “萧丫头怎么今天过来了?不会是来找小翼玩的吧?”问出这句话凌父的脸上有些奇怪的神色,眉头却皱在一起。

    “好久没见到他了,昨天和朋友出去玩遇到了他,所以今天过来看看。”萧雅解释道,一旁的凌玄翼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个人看着电视。

    凌父的眉头还是皱的很紧,看着萧雅虽然没有厌恶,但是却有一丝冰寒,凌玄翼似乎感觉到了父亲身上的那种感觉,瞬间有些不放心的看着父亲。

    就在这时萧雅也是感觉到了一丝冷意,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随后看了看凌父也没有发现什么,而凌玄翼脸色有些奇怪。

    “那萧丫头你先回去吧,小翼今天还有事,而且你可以回去问问你父亲,他希望你过来吗。”凌父说完就呆着凌玄翼向着楼上走去。

    而凌玄翼看了看眼前的父亲。眼中有心奇怪的意味,随后到了房间,凌玄翼迫不及待问到:“父亲,是不是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感觉到了父亲刚刚的感觉有些不对劲。”

    谈了一口气,凌父看了看眼前英俊帅气的儿子说道:“也该告诉你了,免的以后你幻想着和萧雅在一起了。”

    说完凌玄翼苦笑的摇了摇头,看了看凌父没有说话,等待父亲说话。

    “当初我和他们萧家走的很近,几乎帮了他们很多次,萧田中那家伙当初和我关系很好,甚至就在你未出生我们就把你们两个的亲事订下了,可是就在你三四岁那年,我出门受了伤,随后回来实力大跌,就连他也来到我这里,到却是退婚的,那天你和她玩了一天。

    也从那时开始我与他们没有了联系,最后我实力恢复也没有和任何人提起,我们也就默默的忘记了这件事,没想到我们忘记了她却记得,哎!”

    凌父说完有些无奈,眼中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随后凌玄翼也是无所谓的摇了摇头,毕竟这么多年了也没啥感情,现在也就和新认识一样,所以凌玄翼无所谓这段感情,想到了这里,凌玄翼的脑子中出现了一个背影。

    想了一半摇了摇头,凌玄翼看着父亲:“父亲大人放心,我们不会出什么事情的,孩儿此时只想博览群书,修武巅峰,不曾想过这些儿女私情。”

    听到凌玄翼的话,凌父点了点头说道:“父亲也不是说阻拦你这些谈情说爱,只是年龄不够,修真之人命轮悠长,所以这方面总是不那么着急,如果修为足够高,两三百岁都可以结婚生子。”

    凌玄翼狂汗了一把,随即准备想外面走去,却听到下楼梯那急促的脚步声,凌玄翼本来准备追下去,没想到却被凌父拦住了去路,而且还示意凌玄翼不要出去。

    萧雅快步奔跑在路上,刚刚的话她听到了,原来她早就不知道凌玄翼的未婚妻了,只是家人认为她会慢慢忘记,没想到她却一直记得,眼泪从眼眶中流了出来,那些事情竟然在第一次见面就发生了,第一次见面不是他们缘分的开始,而是结束。

    萧雅奔跑在路上,眼泪从俏丽的脸颊上滑落,娇美的容颜看起来梨花带雨让人心疼,这种打击无疑让萧雅有种站在悬崖摇摇欲坠的感觉。

    她现在只想回去问问父亲为什么,她只想知道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但是又隐隐觉得似乎真的是这样。

    天空开始降下乌云,闪电也开始交织,而萧雅却正麻木的向着自己家跑去,心中有些绞伤般的疼痛,她此时只能默默祈祷刚刚凌父一切都是骗她的。

    想了这么长时间的小男孩,记了这么长时间的未婚夫,竟然只是早就断了线的缘分,对谁不是一种打击呢?

    渐渐的天空下起了濛濛细雨,萧雅还在奔跑者,没有在意天上的雨,没有在意周围人奇怪的目光,突然脚下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腿上火辣辣的疼痛感,让她回过了神,天空中的细雨让她清醒了一点。

    随即看了看眼前的街道,一个人影出现在自己身边,头顶出现了一把伞,一个阳光的微笑对着她闪耀,但却让她感觉到了心痛难受。

    “父亲让我过来防止你出事,给我送你回去吧。”凌玄翼出现递给了她一把伞,然而萧雅此时却无法站起来了,脸上有些发白,痛感瞬间就充斥了她的神经。

    “腿扭到了?”

    萧雅点了点头,凌玄翼看了看直接蹲下,将萧雅抱了起来,此时萧雅动都不能动,背都是一种奢侈,所以凌玄翼选择了抱,公主抱!

    看着抱着自己的凌玄翼,萧雅向着怀里缩了缩,然后眼泪再次奔涌而出,凌玄翼摇了摇头,看了看路边,这里是商业街,一般禁止车辆通行,只有摩托车和电动车可以,所以凌玄翼无法打车只好抱着走。

    看了看窗外的天空,凌玄翼也是叹了一口气,怀中萧雅已经睡着了,凌玄翼看着萧雅,将自己的灵气运转起来,渡入到了萧雅的身上,以免萧雅会感冒什么的。

    感受到了一股暖流的萧雅,在凌玄翼的怀中睡得更加安详,甚至嘴角出现了一丝微笑,凌玄翼不自觉的想要快点到达萧雅家,然后返回,他刚刚出来父亲已经告诉他萧雅的家住在哪里,就连怎么走都已经告诉他了。

    可是凌玄翼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一点的开心,走向萧雅家心情反而有些沉重,毕竟曾经那个时候提出了退婚,的确是挺打脸的,凌玄翼不去想其他的,快步走向萧雅的家,天峡县凤凰城别墅区,那里是天峡县最好的别墅区,也是这样富贵的象征。

    终于跑了二十分钟终于来到了凤凰城,凌玄翼现在别墅区门口保安看着凌玄翼抱着的女孩有些眼熟,也没有去拦他,只是默默地打了一个电话,凌玄翼没有发现这里,直接来到了萧雅家别墅外。

    “叮咚,叮咚”

    “谁啊?”凌玄翼按响门铃以后就有一个声音传出,没有说话,里面就走出了一个中年妇女,好像是这里的保姆,看着凌玄翼抱着萧雅,当时就着急了。

    “小姐……”